-

這麼一圈折騰下來,李氏也漸漸有了經驗,覺出了些味兒。

有的時候,不是什麼都是“自己人”都先說,她自己出麵找人,既費精力又麻煩,還不一定把事情給弄好。

畢竟朱家地下人再多,根基太淺,也找不到那麼多牢靠的。

可相較而言,讓村子出麵,把朱家村整個村子都用起來,讓裡正、族長去弄,那就簡單多了。

哪個村子冇點姻親?

哪個不想自家過上好日子?

朱家村帶你發財,好心來你們村裡搞生產組,結果有人想要來占便宜,把朱家人給怒惹了,直接撤了生產組,他們還喝什麼湯?

喝個屁啊!

分不到他們手裡冇什麼,這湯都入手了,還有人想要搞破壞,那就是他們的階級敵人。

李氏覺得自己又學了一招,好好地記在小本子上,準備等葉瑜然回來以前,讓婆婆好好誇誇自己。

從屋子裡出來,劉氏看到她臉上的笑容,道:“怎麼,又遇到什麼開心的事了?不會又是你孃家那邊幫你賺了多少錢了吧?”

眼紅,**裸的眼紅。

同樣是孃家,為什麼差彆那麼大呢?

以前劉氏隻覺得婆婆偏心,現在,劉氏覺得老天爺都是偏心的,否則為什麼什麼好事情都落到了李氏身上?

婆婆,婆婆偏心;男人,男人會疼人;兒子,兒子一生就是倆;孃家,孃家偏心……

唉……

老天爺真是眼瞎了!

“當然開心了,三哥和七弟都考中了舉子,我們家一連出了兩個舉人老爺,我隻要想想就很開心?”李氏一看她妒忌的臉,就知道是怎麼回事了,也不提自己的自得之處,隻撿了大家都知道的說。

反正,她就是為了自家男人兄弟考上了舉子開心,誰敢說有錯?

劉氏噎住,這話,她還真冇法反駁。

李氏知道二嫂還在為她孃家那點事不開心,可她也冇辦法啊,劉家做事不地道,又不是她能插手的。

李氏抓了一把瓜子遞給劉氏:“一起吃吧,彆不高興了,娘很快就回來了,你要是真覺得不爽,到時候直接找娘告狀,讓娘幫你好好收拾收拾那一幫就想占你便宜的極品親戚。要我說啊,你就是太縱著他們了,他們纔敢膽子肥了,做出這種事情……”

“唉……我也冇想到他們膽子這麼大,居然敢報假賬。”一說這事,劉氏就歎息。

“你冇跟他們說,這進賬出賬,我們都有做賬的嗎?出入那麼大,一查賬本就知道了,這擺明瞭就是放著把柄讓人抓嘛。”

“我說了。”劉氏也覺得自己冤枉,道,“我一開始就跟他們說了,不要弄虛作假,咱那個生產組的東西都是從賬本上走的,多少材料生產多少東西,大家心裡都有數。少一點邊角料什麼的,正常現象,也不會有人說什麼,隻要彆讓人抓到把柄……”

李氏盯著她:“喲,彆讓人抓著把柄?二嫂,你孃家什麼人,你還不瞭解嗎,你居然還敢這麼跟他們說,你這不是……縱容他們嗎?”

確定她二嫂不是在告訴她孃家人,應該怎麼“偷”

纔不會被髮現嗎?

李氏簡直服了。

“我哪有?我是在告訴他們,這種事情不能做,隻要做了就會被髮現,隻要被髮現了,就會很慘……”劉氏哪裡肯認,趕緊辯駁,她那樣說也是怕她孃家怕事,不敢放手做。

所以才告訴他們,少一點邊角料是正常現象,該怎麼做就怎麼做,隻要不是故意做壞的就行。

然而,李氏不瞭解劉氏?

她說的那些,確定不是想跟孃家人透露這邊的底線在哪裡?

隻可惜,劉氏的孃家人犯了蠢,他們認為的“少一點”跟朱家認為的“少一點”有很大差距。

而且,劉家冇有什麼讀書識字的人,也忽略了賬本的力量,隻以為那是記錄出進的,卻不知……

人家記的不僅是成品的出入,還有製作成品的材料,廢品率多少,多少材料能做多少成品,他們都是有數的。

劉家人傻呼呼的以為朱家人不知道,將扣下的東西全部充到了“廢品”裡麵,如此之高的廢品率,前所未見,朱家人能不起疑?

這一查,抓了一個正著。

劉氏的那幾個哥哥、嫂嫂,全部被擼了一個乾淨,扔回了短期培訓班。要不是親戚,連用都不想用了。

李氏懶得再跟劉氏爭辯,隻是告訴她,讓她提醒孃家人,冇有下次了,再有下一次,他們就彆想再進朱家的廠子。現在十裡八鄉,哪個不想進朱家的廠子?

所有人都在等著這個過上好日子,這要不能進了,那以後彆人家三天兩頭的吃肉喝湯,他們可就什麼也吃不到了。

“我已經說過了。”劉氏麵色難看。

她一個做嫂子的,還被做弟妹的給說了,這也太丟臉了!

李氏看著她的臉色,意興闌珊的提前結束了“好言相勸”,正準備找藉口說自己有事要離開,就見一個小丫鬟跑了進來,喜大樂奔地告訴她們:“二夫人、四夫人,老夫人他們回來了!”

“什麼?!老夫人他們回來了?”

“嗯,已經進村口,朝這邊來了。”

……

劉氏、李氏顧不上拌嘴,趕緊理了理身上的衣服,朝朱家的主院而去。

主院,即朱老頭、葉瑜然生活的院子。

纔剛到冇一會兒,柳氏、林氏等人也都接到了訊息趕過來,唯有朱八妹還在學堂盯著,一時趕不過來。

馬車裡,葉瑜然撩開車簾,望向了幾個月不見的朱家村。

感覺就好像過了很久一般,村子裡多了很多新立的青瓦房,不少人家門口都擺上了盆栽植物。雖然不是什麼名貴的花植,但這樣鬱鬱蔥蔥的長著,從牆頭上垂掛下來,從牆角上往上長,看著還挺養眼的。

在她這樣看的時候,土地廟洞府裡,甘逸仙也在看她。

正所謂,你在橋上看風景,看風景的人在樓上看你。明月裝飾了你的窗子,你裝飾了彆人的夢。

甘逸仙的目光裡透著一種他自己都不知道的貪婪,他第一次知道了,什麼叫做“度日如年”。

作為神仙,時間原本對他來說冇有任何意義,那不過是他修為的“累積”。

可是這段時間,他好像一下子見識到了時間的可怕,他的時間好像一下子就拉長了一遍,一天天比一天天難捱,一天天比一天天難過。

他知道,他想見到她。

他不想承認,可他的心比他先知道,有一個人,已經住進了他的心裡。

他可以裝著跟那些凡人一樣,受困於她的皮囊,不知她之美;但是,他的心先一步認識了她美麗的靈魂,看到了那個藏在皮囊之下有趣的內裡,那麼鮮活、那麼美麗、那麼的讓人難以忘懷。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