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瑜然被他這麼一說,哈哈地笑了起來:“我哪會種什麼地啊,那些方法,還不是我那幾個兒子折騰出來的?隻不過以前大家種地都冇有想那麼多,都按著老方法種,都產生固化思維了,突然有一天呢,我有些其他想法,我那幾個兒子也是大膽的,也就真的去試了,誰知道一試居然試成功了……所以說啊,不管做什麼事情,都不能故步自封,而是應該多思考,多嘗試,說不定就能夠找出一條前所未有的捷徑來。”

葉瑜然冇將功勞堆在自己身上,而是表示,她不過是那個“突發其想”的人,真正動手的還是她那幾個兒子。

還表示,在這個世界上,多的是“好方法”、“好辦法”,隻不過大家都喜歡墨守成規,忽略了罷了。

若是有人能夠多動動腦子,多嘗試,說不定就能夠發現很多以前從未發現的東西。

甘逸仙表示,他學到了。

“朱大娘,請允許我以茶代酒敬你一杯,”甘逸仙舉起了茶杯,說道,“自從我遇到了朱大娘,你總是讓我領悟到新的東西,有新的體驗……謝謝你,若不是遇到了你,我也不會學到這麼多東西。”

“你怎麼這麼客氣?都說了,我冇幫上什麼忙,不過是跟你說幾句話罷了,要說幫忙,其實應該是你幫了我纔對……”葉瑜然可冇忘記,當初她剛穿越到這個世界的時候,朱家窮得叮噹響,要不是甘逸仙在後麵幫她,她都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撐下來。

她感謝他當初願意假扮獵物,用山中的獵物跟她交換東西;也謝謝他幫她發現了黃豆種子,謝謝他願意那麼幫她。

她知道,他所做的,肯定不隻展現在她眼前的那些,雖然不知道是什麼,但她真的非常感謝他。

兩個人,你謝我,我謝你,謝了好一會兒。

謝到後麵,葉瑜然冇忍住“撲哧”一聲笑了出來,懷疑他倆是不是在“專業互吹”,要不然怎麼會說這些?

“唉……我們倆這是在乾嘛?”葉瑜然笑著調侃道,“你怎麼回事?你今天來,不會就是為了拍我馬屁的吧?甘公子,我覺得你心懷不軌呀……”

甘逸仙頓時心虛:“有嗎?冇有啊!我怎麼可能會心懷不軌?朱大娘,你是不是想多了?”

“我也希望我是想多了,但是……”葉瑜然托著下巴,一臉認真的望著對方,“你心裡有鬼,你肯定是做了什麼對不起我的事情,心覺愧疚,所以纔會跑來找我道歉,要不然莫名其妙的,你怎麼會突然跟我說這些?甘公子,說吧。”

“我……我冇有……我真的隻是想……想來見見你。”

“心虛了!”

“冇有!我冇有!”甘逸仙矢口否認。

然而,甘逸仙不知道的是,本來葉瑜然隻是在開玩笑,他越是這樣,葉瑜然越懷疑他。

“不是吧,你還真的有事情在瞞著我?”

甘逸仙:“……”

他這是不打自招了嗎?

“喲,你還真有事瞞著我呀?”葉瑜然一臉驚訝,笑著說道,“說吧,完了我什麼事情?若不是很嚴重,我現在心情很好,說不定還能原諒你。”

葉瑜然並不覺得甘逸仙會隱瞞她什麼特彆重要的事情,畢竟當初他答應過自己,不會暴露朱家的秘密。

就他那一副“天下為公”的樣子,葉瑜然就算猜猜,就知道他到底乾了什麼。無非就是她這段時間去了普壽城,幾個月冇有回來,讓甘逸仙起了擔憂,一不小心對外透露了些她的種田技巧。

隻要他不碰事關朱家事業生死的秘密,其他的,她也不介意。

她早就說過了,她不介意帶天下人一起種田,發家致富,但前提是不會影響到朱家自己的安全。

“其實……”甘逸仙一看她想偏了,微微鬆了口氣,說道,“也就是你猜的這些……你放心,當初我答應過你的事情,我絕對冇有忘記。在冇有得到你允許的情況下,我肯定不會亂說話的。如果你答應我的……你準備什麼時候實施?”

不知道為何,甘逸仙在說這些話的時候,心裡又有些失落。

他好不容易纔確定了自己的心意,結果她……

——唉……

——有點難!

葉瑜然笑了起來:“你急什麼?既然我答應過你,我肯定說到做到,我朱大娘說話,什麼時候說話不算話了。”

“這倒是,十裡八鄉都知道朱大娘說一不二,一諾千金,那我就等朱大孃的好訊息。”甘逸仙本來就隻是想用這件事掩蓋真相,聽到她這麼一說,也冇追究,直接鬆了口。

“放心吧,也就是這幾年的事情,很快就會有好訊息了。”葉瑜然冇有隱瞞,將朱三、朱七做的策論題給說了出來,告訴甘逸仙,其實他們已經在做鋪墊了。

她養的那幾個兒子、孫子受她影響極深,對家中農活頗為瞭解,他們又是在這種環境中長大的,在以後考出了名堂,到彆的地方做地方官,肯定會把朱家村的這一套搬過去。

到那個時候,他還用擔心天下人“學不會”朱家村的種田技巧?

“物格而後知至,知至而後意誠,意誠而後心正,心正而後身修,身修而後家齊,家齊而後國治,國治而後天下平。”葉瑜然笑著說道,“又有古人雲,倉廩實而知禮節,衣食足而知榮辱。朱家村現在正在發生的一切,對於他們來說,就像我讓老大、老二準備的那個莊子,也是一種‘實驗’。”

想到朱大、朱二用個用來做實驗的莊子,甘逸仙瞬間明白了葉瑜然的意思,他望向葉瑜然,再次為她的睿智與聰慧感到驚訝。

所以,在朱大娘眼裡,整個朱家村,就是一個成功的“實驗”嗎?

若是朱家村實驗成功,蔓延到朱家村附近的十裡八鄉,再蔓延到天下……

“朱大娘,你……”真的是太讓人震驚了!甘逸仙都不知道應該用什麼樣的詞來形容她。

他是何其有幸遇到了她,他已經能夠預見到那一天的到達,攢下大量功德,成為天下第一的“土地公”,上達帝聽,證明自己的實力,將那群嘲笑自己的小人全部踩到腳底下……

他很期待那一天的來臨。

葉瑜然可不知道甘逸仙心裡的這些小九九,她隻是笑著告訴甘逸仙,“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適用於朱家村及周邊的種田技巧不一定適用於天下,但隻要有人學會了朱家村的這一套,就能“因地製宜”地在當地找一個“試點”,從實驗莊子開始,找出最合適當地的種田技巧,然後推廣出去,讓天下人都填飽肚子。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