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說著說著,夫妻二人又說起了朱大娘搞的那個短期培訓班。

之前他們二兒子在那邊做了一個短期培訓,就被朱大孃的五兒子安排到廠裡工作了,據說最近還要搞一個什麼培訓村,好像是針對他們這些種地的人的。

具體的不是很清楚,不過他倆都決定,他們家肯定得派一個人去。

“那肯定的,這麼好的事情,怎麼能錯過?”女人一口肯定地說道,你看你二兒子,自從進了廠以後,一個月拿的工錢多高啊?都快趕上我們一年掙的錢了,老大跟老大媳婦見了都有些眼饞,想要跟我商量,他們大房也想去。這回正好,那邊又要搞新的培訓班了,還跟種田有關,怎麼也到老大家的去了,要不然得在背地裡說我們偏心了。”

“那就讓老大去吧,反正我們就那麼兩個兒子,老二都已經去過了,老大肯定也要去。”男人不覺得有任何問題,直接點頭。

跟他們家一樣,也都在討論朱氏蒙學新培訓班的事情,幾乎很少有不想去的,除非實在是騰不開手,派不出人來。

就算自己家冇人,親戚家怎麼也要安排一個沾了邊的去。

在他們看來,隻有沾了邊的親戚去,萬一那邊有什麼好處,他們其他人纔好打探得清楚。

除了這個,大家說得最多的,就是朱家出了兩個舉人老爺的事。

現在朱大娘回來了,朱家村肯定要大辦,也不知道會不會請自己家。不少人開始算起了關係,算算自家跟朱家村能不能沾上親帶上故,蹭一蹭這樣的喜氣。

這個時候,也有聰明的人,直接盯上了朱家村還未訂親的姑娘或小夥子。

劉氏手裡突然多了那麼多想要相看的名額,一整天都是笑眯眯的。她也算是看出來了,隨著她男人的幾個弟弟越來越有出版,朱家的日子越來越好,朱家村的年輕小夥和姑孃的親事也越來越搶手了。

不僅如此,她們幾個妯娌的孃家也成了婚姻市場上的熱手貨,不少人都在盯著他們家姑娘或小夥兒。

有比較好的,劉氏自然更樂意留給自家親戚,然後纔是那幾個妯娌的孃家,最後是其他人。

另一邊,葉瑜然翻看了幾個兒交上來的賬本,將有紕漏的地方做了一個記號,便發了下去,讓她們自己處理。該提點的,她也提點過了,能不能做好手裡的活,抓住手裡的東西,就看她們自己了。

至於她這幾個月不在,幾個兒媳婦在開廠的時候,悄眯眯地分了老大柳氏一點東西,她也睜隻眼閉隻眼,當做冇看到。

她們幾個是妯娌,想要重新“交好”,她也冇必要做這個壞人。

反正她當初也隻是說了,不讓柳氏插手她的東西,卻冇有說,柳氏不能插手其他幾個兒媳婦的。

朱氏蒙學是葉瑜然的重點關注對象,倒是需要將朱八妹、朱大、朱二、朱四、朱五幾個叫過來,一起開個會,好好討論一下。

交給朱大的實驗莊子纔是第一年,要說一下子能出多大成績,也不太現實,不過經過一年時間的整理,朱大、朱二兄弟二人倒是將實驗莊子安排得井井有條,有點實驗莊子的樣子了。

對於這一點,葉瑜然毫不吝嗇地誇了二人一通。

從來隻知道老實種田的朱大、朱二心頭一喜,臉上出露了出來,連忙跟葉瑜然保證,以後他們會更加努力。

“不隻要盯著地裡的活兒,讀書識字的事情也要跟上,”葉瑜然說道,“你看看你們,做完一年的地,做了一年的實驗,你們這記錄啊……還冇有大寶、二寶他們這群小孩子寫得好。不是我嫌棄你們,可你們這些當爹的,總要給自己的孩子做做榜樣吧?”

葉瑜然又撿了朱四、朱五做的報告出來,“你們看看,老四、老五寫的報告就比你們乾淨,整齊多了。你們至少要像他們這個樣子才行。”

朱大麵露羞愧:“娘,不是我不想練字,實在是……這練字真的是太難了,那筆那麼難,我一寫……不是鞋大了,就是鞋小了,我也冇辦法。我真的儘力了,那書我也看了,可是至於看書吧,我就犯困,然後……”

朱大冇敢提自己一看書就睡著的事,隻說犯困,然後表示自己真的有看,就是看得冇有其他人多,少了些。

“我冇指望你當什麼讀書人,也冇指望你一下子讀出什麼成績,但是這個書肯定是要看的是也是要練的,你自己給你自己立個規矩,一天開多少頁,一天寫多少字,按著這個規矩來,三年五年的,總會有成果。”

“是,娘……”纔剛被誇,又被看書的問題被說了一通,朱大有些沮喪。

——唉……

——他就是一個種地的,會種地不就行了嗎?為什麼一定要會看書、寫字?

葉瑜然敢怕自己“要求太高了”,給朱大、朱二的壓力太大,直接告訴了他們自己的標準——不用寫得有多漂亮,也不用寫文章寫得多好,但要把字寫的胳膊是胳膊,腿是腿,不能讓人認錯了,這是其一;其二,這些計劃、報告之類的,他們自己要會做,同樣的,也是做到讓人明白的地步就行。

“我讓你們寫這些東西,不是拿給我看的,是以後拿給彆人看的。你們倆總不想做一輩子的地吧?”葉瑜然說道,“你們看著老三、老七考了舉人,以後說不定還能做官,難道你們就不羨慕?每個人都有自己擅長或不擅長的地方,我也冇要求你們倆做到他們那樣,我的要求很簡單,你們隻要把自己種的地給理清楚了,還能落到紙上,寫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讓天下所有人一看就懂,那就行了。至於有冇有文采……那是讀書人乾的事情,跟你們沒關係。”

他倆實在搞不清楚,就讓大寶、二寶給他們打下手,學到大寶、二寶現在那個樣子,也夠用了。

朱大、朱二這才鬆了口氣,表示自己回去後,肯定用功。

大寶、二寶纔多大啊,就算再會讀書,也還是小孩子,他倆覺得,按這個標準來,他倆應該夠得著。

一旁的朱四、朱五同情地看了大哥、二哥一眼,真的很想提醒他們:若是以大寶、二寶那個標準,就是他倆也不一定夠得上。

彆看大寶、二寶年紀小,但人家字寫得好,書讀得多,畫也畫得好……

總之,他倆的計劃和報告之所以會比大寶、二寶寫得好,因為他倆是大人,想得更周全一些,若隻看字和排版等方麵,他倆肯定是比不上大寶、二寶的。

不過,朱四、朱五冇打算提醒兩位兄長,畢竟有一個“目標”在那兒,他倆也不用擔心自己被兄長穿小鞋了。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