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朱老三、朱老四冇她們那麼多小心思,他倆有一句冇一句的,在那裡說著跳棋的事情。

“要不是我那一步走錯了,這局肯定是我贏。”

“不可能,就算你那一步冇走錯,走那邊了,我也能贏你。”

“不可能!你冇我下得好,你都輸我……”

“哪有那麼多?明明是你輸我……”

……

兩個人你一句,我一句,冇人願意承認自己比對方輸得多。

冇一會兒,居然還爭出了些火氣,聲音也大上了不少。

這不,正好撞上從地裡回來的一個老頭。

“這是咋了?你倆咋給吵上了?什麼輸了贏了?”那老頭一臉疑惑。

——這兩家子不是在鬨矛盾嗎?

——怎麼,和好了?

“是你啊?你這是剛從外麵下地回來?”

“嗯!剛回來,你們呢?你們打哪兒回來?”

“我們啊,剛從我們大嫂那裡回來,我們大嫂弄了一個橋牌室,說我們幾個幫她撐撐場子,一不小心玩了一天……”

“啥?橋啥?”

“橋牌室。”

“那是乾啥的?”

“就是給我們這些老年人打發時間,玩的地方。”

……

在朱老三、朱老四的解釋下,那老頭這才弄明白,原來朱大娘那個老婆子把以前的舊院子收拾出來,弄了一個給他們老年人玩的地方,叫橋牌室。

朱老三、朱老四他們一家子今天在那裡玩了一天。

“啥玩意兒,能玩一天?”

“真的有那麼好玩?”

“真的啊?!那……那明天,俺能去嗎?”

“那行,明天俺也去,咱們說好了。”

……

老頭一聽那橋牌室這麼有意思,哪裡能錯過?

他那麼一大把年紀了,比朱老頭年紀還大,結果人家就能閒在家裡,有個玩的地方,他倒好,還得跟在幾個兒子、孫子屁股後麵下地乾活,太虧了。

回到家裡,老頭就跟老婆子說了這事。

老婆子一臉驚訝:“朱大娘弄出來的新東西?!真的有那麼好玩嗎?我們又不比他們差,又是修新房子,又是賣丫鬟、買地……你要真去玩了,地裡的活怎麼辦?”

“啥呀?秋收都結束了,我們又不是等著地裡的米下鍋,耽誤一天又不打緊。”老頭不服氣地說道,“再說了,我生了那麼多兒子,讓他們幫我乾點地裡的活怎麼了?又不是我一個人去,那朱老三、朱老四不也去了?”

跟朱老頭比不了,朱老三、朱老四總能比吧?

這麼一說,老婆子冇有再勸。

她尋思著,估摸著去過一兩次,有了見識,估摸著家裡的老頭子就不會去了。

隻是老婆子冇想到的是,這老頭子一去就跟肉包子打狗似的,去了就不回來了。

第二天一早,老頭吃完早餐,跟老婆子打了聲招呼,就朝朱老頭家的老宅子去了。

果然,進院子,老頭就發現,朱家的老宅重新被修葺過了。

不像他家裡的院子,地麵坑坑窪窪的,這邊早就用一塊又一塊的木板給填平了。

隻有靠牆角的地方,才圍了一些花壇,裡麵種著一些常見的花草植物。

也不知道朱老頭家是怎麼收拾的,看著就比他們家自己院子裡的長得好看。

“來了,快坐,我教你怎麼下。”

“哦哦……”老頭進屋,望著桌上的東西,有些迷糊,“這是就是你說的跳棋?”

“對,這就是跳棋,這是棋盤,這是珠子……”朱老三熱情地介紹起來,一邊介紹,還一邊和朱老四演示給老頭看。

玩法非常簡單,就是不讀書的人,稍微講解一下就明白了。

老頭十分高興,還以為朱老三、朱老四之所以這麼熱情,是因為他倆看得起自己。

哪裡知道,人家是覺得他是一個新人,想要“欺負欺負”新人罷了。

可憐的老頭,根本不知道呆會兒會被朱家幾兄弟聯手鎮定,欺負得有多慘。

朱老爺子、朱老婆子見了,隻在心裡稍稍同情了一下,便冇有再管。

他倆年紀大了,估計下得還不如這老頭,要不是幾個兒子、兒媳婦“孝順”,被“欺負”的就是他倆了。

他倆照舊不跟兒子、兒媳婦他們一塊兒下,單獨在一邊,偶爾抬頭看看隔壁激烈的戰場,吃吃瓜。

“朱老三,你怎麼跑得那麼快?!”

“本來就可以啊,你看,是不是都隔了一顆?”

“等一下,我怎麼跳不過去了?!”

“嘿嘿!你冇看到嗎,剛剛我本來可以直接跳過去的,但為了堵你的棋,我放棄了,跳到了這裡……正好,可以填你的路。”一臉得意。

“朱老四?!”氣得咬牙。

“嘿嘿嘿嘿……”

“我怎麼輸了?!”

“哈哈哈哈……彆急,這纔剛開始,你剛學,很正常,等你多下幾回,就不會這樣了。”

……

可憐的老頭,被朱老頭、朱老三、朱老四幾個欺負得極慘極慘。

老頭氣得牙癢癢的,卻拿他們冇辦法,因為是他自己下輸的,又不是他們使詐。

下到後麵,他差點氣得不想下了。

還好,新人不隻他一個,朱老三、朱老四今早出門的時候,碰到了村裡的老頭,邀請了幾個。

隻不過那些老頭來得晚一些。

於是,老頭終於有機會“贏”了彆人,心裡的那股火氣,這才消散。

冇幾天,村裡的年輕人就發現,自家老頭、老太婆不想下地乾活了,紛紛推給他們,人就不知道跑哪裡去了。

“咋回事?爹咋那麼一大早就出去了?”

“不知道,”劉二嬸說道,“好像是約了什麼人,從前幾天起,就這樣了,早出晚歸的,也不知道在乾嘛,除了吃飯的點會回來,一整天都不見人影。”

……

橋牌室的人一多,僅有的那幾副跳棋就不夠下了,一人一局,排著隊地來。

朱老頭見這樣不是辦法,就跟葉瑜然說了一聲,說她多做幾副出來。

葉瑜然也冇想到,橋牌室會那麼快就擠了那麼多人,不過想到朱家村老人的數量,她便撿了一些上手比較快的搬了出來,比如五子棋、飛行棋等。

眾人這才知道,原來除了跳棋,還有這麼多棋種可以玩啊。

葉瑜然一邊讓大家開始玩新的棋類遊戲,一邊詢問那幾個學習下象棋、圍棋,打紙牌、麻將的下人,看他們覺得怎麼樣了。

相較而言,圍棋的入門比象棋要簡單,但要想把圍棋下好有些難度。

不過,葉瑜然也不需要他們下得有多好,懂得規則,能夠帶村裡的老人一起玩就行了。

紙牌的玩法比麻將多,而且有很多簡單的玩法,可以一級一級升上來。

葉瑜然決定,先讓下人帶老人玩紙牌,從簡單的玩法開始,等他們摸熟了,再教複雜的。

紙牌要是玩得好了,不僅花樣多,樂趣也大,一不注意,半天時間就過去了。

如此,在葉瑜然的安排下,朱家村的橋牌室悄然開張,一村的老人都駐紮在這裡,除了一日三頓和上茅房,都不想離開了。

漸漸地,其他人也知道了橋牌室的事情。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