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等後來,朱八妹、李氏學會算數,就自己算了,根本不需要大寶、二寶幫忙了。

葉瑜然懷疑,朱八妹學是真學,李氏學估計是為了“算賬”。

因為總是掰著手指頭或者拿著石頭粒子在那裡算來算去,真的不如會算數快,後者腦子過一遍,就有答案了。

“你自己算一下,做桂花油費不費功夫,從采花到蒸煮、靜放,冇有半個月完全做不出來。”葉瑜然說道,“不僅如此,麻油也是要花錢的,所以說你們平時買桂花油,怎麼可能不貴?”

桂花油是古代最常用的護髮用品,那麼長的頭髮,如果不用點,很容易發黃起叉。

所以當朱八妹手裡一有了點錢,她的第一個念頭,就是給自己買桂花油。

當然了,她不敢揹著葉瑜然偷偷的買,買之前是問過的。也就有了葉瑜然知道她手裡的桂花油,教她利用桂花油做胭脂的這一遭。

“是挺貴的,我買的時候,還肉疼了一下。”朱八妹想到自己好不容易存了一筆“钜款”,結果有一小半花在了桂花油上麵,可不就心疼了。

隻有自己賺錢再自己花,才知道錢有多麼來自之易,再花的時候就會節省一點了。

“那你在桂花油的基本上,再加一點點價就行了,”葉瑜然笑道,“主要是你自己製作的花餅費了些工夫,但桂花油買現成的,能夠省很多事情。而且我還可以教你一個方法,如果你覺得一個人采花來不及,你可以算一下,彆人賣多少鮮花給你,可以從這裡獲取報酬,這樣你就不用自己出去采花就能夠得到任何一種你想要的花了。”

“還可以這樣?!”

“為什麼不可以?你不覺得,你四嫂現在做的,就是這種類型嗎?”

在葉瑜然的點撥下,朱八妹好好想了想:“好像是呢。”

隻不過,四嫂給彆人的“報酬”是提前說好了,賺多少分多少給彆人,而她則需要算清楚自己能夠賺多少,從自己賺的裡麵劃一些出來給彆人。

雖然一單賺的少了一點,但是她賣的單數多了,豈不是比以前賺得更多?

就像四嫂之前肉醬是自己賣,後來“批發”給了錢婆子,一次性就能夠賺不少錢。

“你自己摘花,再陰乾,是不是特彆費事?但你交給彆人呢?”

朱八妹若有所思的點著頭。

“當然了,這也不是冇有一點風險,”朱瑜然繼續說道,“你得小心有人拿不好的花忽悠你,所以每次收貨的時候,你得當場檢驗,清場了結,事後根不負責。

朱八妹點頭。

葉瑜然當然也冇有將所有細節理出來,她不過是畫了一個框架,讓朱八妹自己思考。

雖然現在的朱八妹還是一個小姑娘,但是總有一天這個小姑娘會“獨立”,所以她需要教會小姑娘自己思考、自己解決問題,隻有掌握了這個方法,小姑娘以後纔不會吃虧。

到了最後,葉瑜然還告訴她,如何做麵脂。

麵脂也是葉瑜然到了古代才知道的說法,其實也就是現代人所用的護膚品。

不要以為古人就不護膚了,人家也是很講究的。

“如果摻入黃蠟,還可以做成抹臉用的麵脂。黃蠟村裡的大夫那裡有,你可以去那邊買一點回來,添到胭脂裡麵試試。不過既然是做麵脂,那麼顏色一定要調得極淡極淡。”葉瑜然想到了一個形容詞,說道,“清水芙蓉,人麵桃花,這些詞你應該都懂吧?講究的是一個輕薄、自然、極淺……”

這一回,朱八妹真的是見識到了“知識”的力量了,她真的不知道,同要一種桂花油,稍微一加工後,居然還能做這麼多東西。

她連忙問黃臘貴不貴,要是太貴了,她可捨不得。

不,不僅她捨不得,就算她做出來了,恐怕也冇有人買。

葉瑜然說道:“不貴,它是用榨乾的蜂窩,加水熬成的,本來就是一味中藥,具有收澀、斂瘡、生股、止痛的作用,你想想,這樣的東西敷到臉上能不好嗎?”

朱八妹狂點頭,恨不得立馬就去試。

得到葉瑜然的首肯後,她就有些耐不住性子,跑出去買了。

桂花油現成的,花餅也是現成的,隻要有了黃臘,還有什麼不能做?

葉瑜然冇有盯著朱八妹,給她找了件事情之後,就去忙彆的事情了。

柳氏、劉氏、林氏忙完了一天的農活之後,在那裡做磨豆子,做豆漿、做豆腐。

朱家村自從知道朱家有人會做豆腐後,基本上天天都會有人過來買,一板的豆腐肯定賣得完。

就算賣不完也沒關係,做成豆乾就行了。

至於豆渣,被李氏加了肉醬,做成了帶著肉味的丸子,稍微放冇炸一下,那香氣就能夠饞得隔壁的小孩子跑過來。

這東西比肉便宜多了,調料配好了,卻又有肉的味道,男女老少都有人喜歡。

葉瑜然都有些哭笑不得,做一次豆腐,那纔多少豆渣啊,結果人家都隻想得要這肉味的豆渣丸子,不想要豆腐好嗎?

所以,他們家的豆乾也開始做了起來,不管是薰的、醃製的,反正各種方法都試一遍,大家喜歡什麼,他們家就重點做什麼。

錢婆子這次來取肉醬的時候,發現朱家有了新東西,二話不說,就跟李氏下了單子,這個要一點,那個要一點。

其他的都好說,但豆腐不能隔夜,否則容易壞掉,這就為難死了錢婆子。

“這麼好的東西,怎麼不能放呢?”

李氏笑眯眯地說道:“就是因為不經放,所以纔是好東西啊,要是那麼經放,那還有什麼稀奇的?這東西放點肉醬煮煮,整個都能夠帶上肉的香味,那才叫好吃。”

已經品嚐過肉味豆渣丸子的錢婆子點頭:“嗯,那個丸子確實滿好吃的,我剛進門的時候就聞到了,饞得我直流口水。”

彆看她自己是做生意的,其實平時也不怎麼捨得買肉,若不是沾上了肉醬生意,家裡的一日三餐估計也不比彆人家好多少。

李氏見錢婆子實在饞豆腐,又苦於嫩豆腐不經放,給她出了一個主意:“你要是實在想賣,不如這樣吧,你花點功夫,租一個人,讓他每天幫你跑一趟,挑過去不就行了?你想想,他就跑那麼一兩趟,一個月纔要多少錢?”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