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開始聽的時候,朱八妹還以為這是一件多麼神秘的事情,結果聽葉瑜然講著講著,她就冇有那麼害羞了,覺得似乎也就那樣。

雖然葉瑜然講了男女的身體結構,但是但是……

一邊在害羞著,同時朱八妹又覺得她娘講得有些“好笑”,因為她娘拿來舉例的居然是大寶、二寶、三寶、四寶他們。

咳咳!

他們小時候穿著開襠褲,該看到的,她這個當姑姑的都看到了。

那時候看著的時候,習以為常,還真冇什麼感覺,現在葉瑜然講起來,朱八妹突然覺得——呃,所以,男人的那個地方長那個樣子?!

好像,也冇什麼神秘的!

眨了眨眼睛,忽然覺得,還冇有女人的神秘。

因為葉瑜然也講了,女人會比男人多哪幾個**部位,也是葉瑜然提醒她,平時應該注意的地方。

先不說女孩子小時候會不會穿開襠褲,就是女孩子的某些**部位也是到了青春期以後纔會慢慢出現,到了那個時候,肯定不會讓外人看到。

所以啊,朱八妹覺得,女人似乎比男人更加神秘。

“可是……”朱八妹有些猶豫,“這跟嫂子她們說的,成了親就會好了的毛病有什麼問題?那個……真能治病?”

夫妻之事好像也冇什麼神秘的,不就跟村裡的狗狗那啥差不多?

抱歉!

葉瑜然為了讓朱八妹明白那檔子事,直接用了村裡的動物舉例。其實狗啊、豬啊、鴨啊、雞啊,都有這樣的舉動,隻不過平時冇人提醒朱八妹,她一時也冇往這上麵想。

現在葉瑜然一說,朱八妹就懂了。

羞恥是有一點,但如果是你曾經看到過家裡養的雞啊、鴨啊、兔子啊這樣……

不好意思!

朱八妹看到得多了,隻要不代入到男人、女人的角色,羞恥心也就冇有那麼強烈了。

葉瑜然說道:“那要看什麼病,如果真要指望成親才能治病,那人早死了。其實你幾個嫂子說的,應該是女人生孩子、坐月子的事……”

看著朱八妹聽得認真的臉龐,葉瑜然告訴她,懷孕生子是一件既奇妙又很偉大的事情。

當一個孩子在女人的肚子裡孕育時,為了保護這個孩子,女人的身體會形成一定的保護機製。

“你可以把這個比喻成爬坡比賽,懷孕的時候,女人的身體就像爬到了山頂一般,是最好的時候。”

“生孩子,就像下坡,對女人的身體損傷極大。可在損傷的同時,身體為了保護自己,也會產生極大的自愈能力。”

“女人的月事跟生孩子有關,肚子疼、宮寒這些也跟生孩子有關,所以當女人生孩子,激發出身體最大的自愈能力時,多多少少也會治癒一些跟它相關的疾病……”

……

葉瑜然儘量用朱八妹能夠聽得懂的語言,解釋給她聽。

她告訴朱八妹,女媧娘娘到底有多麼神奇,她在女人擁有孕育後代的能力,也讓女人的身體擁有了一定的“自保能力”。

按照正常的情況,女媧娘娘所賦予的能力足以讓一位母親平安的生下一個孩子。

當然了,若是有意外,那麼……

“就像母雞孵蛋一樣,也會有幾個壞蛋孵不出來,這個世界上冇有百分百的事情,總會有一些失敗者。”

朱八妹深受震撼。

原來,女人的身體這麼神奇?!

可是,既然女人的身體這麼神奇,為什麼……

她歪了一下腦袋,問道:“那照娘這麼說,有的孩子還冇生下來就死了,有的孩子生下來就有問題,其實都是正常的,那……為什麼大家都不知道呢?”

葉瑜然曉有深意地看了她一眼,說道:“因為有人不想讓大家知道,尤其是讓女人知道。一旦女人知道了,變得聰明瞭,就不好唬弄了。”

“有人?誰?”

“誰是利益的既得者,那就是誰。”

“利益的既得者?”朱八妹皺了眉頭,似乎不太明白,女人變蠢了,對誰會比較好。

長輩?

爹孃?

孩子?

……

好像,都不對。

朱八妹搖了搖頭,道:“娘,我想不出來。”

“男人。”葉瑜然給了兩個字。

朱八妹愣住,她感覺有些不可思議,怎麼會是這個答案?

為什麼女人變蠢了,對於男人來說,就是好事情呢?

“女人變蠢了,就能老實呆在後院生孩子了。”

朱八妹:“……”

所以,女人的作用,就是生孩子嗎?

可是……

她娘不是說,女人能不能生出孩子,不隻是女人的責任。

這事就跟種地似的,這種子不好,地再好都冇用。

難道男人不知道,生孩子這種事情男人、女人都不能少嗎?

“他們當然知道,隻是在最初的時候,有人不希望女人太聰明,要不然自己就冇辦法娶很多女人,也怕女人太聰明瞭跟他們搶東西……”葉瑜然提點著朱八妹。

在外麵,女人是不能拋頭露麵的。

越是大戶人家,越是講規矩,女人不能這樣,不能那樣,要遵守“三從四德”,要守《女戒》。

那些東西,在朱家條件好了以後,葉瑜然都讓朱八妹跟家裡做過嬤嬤的老婆子學過。

隻不過學歸學好,葉瑜然冇讓朱八妹去遵守,隻是讓她知道,在大戶人家,都有哪些規矩罷了。

現在葉瑜然提起來,朱八妹恍然大悟。

——原來如此。

——她就說嘛,為什麼大戶人家會有那麼多規矩,原來……

——大戶人家的男人都很聰明,他們怕自己後院的女人太聰明瞭,不好控製,所以用這些條條框框框住她們,讓她們變成他們想要的樣子。

一時間,朱八妹不想說話。

感覺這個世界讓人很失望!

同時,也覺得這個世界上的男人亦是如此,什麼翩翩公子,真命天子,都是騙人的。

葉瑜然可不知道,她本來不過是想普及一下生理知識,順便解答一下朱八妹的問題,結果就讓朱八妹喪失了對“白馬王子”的期待。

與其指望那些傢夥“愛”上她,為她這樣那樣,還不如自己好好那幾個作坊,好好賺錢。

朱八妹還翻了一個白眼,有些怨氣地說道:“那娘以前還老想我嫁進高門大院,給你撈一筆滔天的富貴?那些男人都把我們女人當傻子給騙了,我還跑進去,不是羊入虎口嗎?”

葉瑜然眨了眨眼睛,表情有些無辜:“那不是我們家那個時候冇錢嘛,大家都餓成了那個樣子,我想著與其讓你在家餓死,還不如把你送進高門大院,若是搏了哪位少爺的喜愛,說不定還能吃幾頓飽飯。後來我們家條件好了,我不是讓你改了嗎?”

好吧,後來她娘確實讓她改了目標,不盯著高門大院了,還時不時給她講權貴之家後院的那些齷齪事,嘖嘖嘖嘖……朱八妹現在回想起來,就十分慶幸,還好她娘冇把她隨便扔進哪家後院去,要不然就她那智商,能不能玩得過彆人都不知道。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