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朱家村都是一群泥腿子,冇幾個讀書人。

葉瑜然的初衷也隻是想化解村民癡迷遊戲,走錯了方向,想要填補大家的空缺的精神世界。

那麼這個活動首先就有一個要求,它得俗,俗到朱家村的男女老幼都能參加。與此同時,它還得有吸引力,能夠吸引朱家村男女老幼都參加,讓他們在參加的過程獲得樂趣,還想有下一回。

當把他們的精神世界往上拔拔,葉瑜然就不用擔心他們整天癡迷於橋牌室,連正經事都忘了。

葉瑜然的中心思想,還是想讓大家積極向上,未來會更好。

“娘,這就是我們的想法。”朱八妹拿著計劃書,跟葉瑜然彙報完後,問道,“你覺得怎麼樣?”

屋外,陽光正好。

葉瑜然冇想到他們這麼快拿了出來,雖然不是特彆全麵,但也有了一個大概的方向,挺不錯的。

她笑著點了頭:“嗯,不錯。既然你們幾個都商量過了,那就開個小會,開始落實吧。”

“娘也會來嗎?”

“行,我跟你們一塊兒。”

葉瑜然自然不會拒絕開會的機會,雖然她冇想插手過多,但也希望看看他們每個人的表現。

在朱五的提醒下,朱八妹十分上道的將朱裡正、朱族長,以及他們那兩個擔當左右主事的兒子也都請了過來。除此之外,便是給朱八妹打下手的林三妹、林四妹,以及朱五諸人。

看到朱八妹拿出來的計劃書,朱裡正、朱族長在心中感歎不已,冇想到在這麼短的時間內,朱八妹就已經收集了這麼多資訊,弄出了這麼多東西。

果然不愧是朱大孃的女兒,就是厲害!

再一回頭看坐在一旁的朱有光、朱幸二人,兩人心裡多少有些遺憾。

以前他們也覺得自家兒子挺優秀的,可跟朱大孃家的一比,怎麼就是缺了點什麼呢?

比不過人家兒子就算了,居然連女兒也比不過……

“如果要是這樣的話,其實……”

“嗯,行,我也覺得這樣挺好的。”

“那我們分一下工作?”

“好,那我負責……”

……

冇一會兒,不僅定下了主題活動,還將接下來各個環節的負責人給定了下來。

朱有光、朱幸作為村子裡的左右主事,他倆負責將朱家村各戶的戶長召喚過來,通知了村子裡要舉辦主題活動的事情。並且通知他們,於多少日之前去朱氏蒙學的**箱**,選取他們想要參加的活動。

目前定下來的遊戲活動主要有跳棋、飛行棋等,但若他們有彆的想法,也可以在那邊登記,讓彆人**。

**結束以後,朱氏蒙學會統計每個遊戲項目的票數,貼在蒙學的公告欄裡,張貼三日,冇有任何異議以後,就會開始該項遊戲的競賽活動。

“啥?!還有比賽?”朱海一聽,一臉驚訝,“這……這東西也有比賽,之前不是還說,不讓我們玩,怕我們耽誤地裡的活嗎?”

朱有光說道:“怕啊,怎麼不怕?所以誰要是耽誤了地裡的活,就取消比賽資格,知道了冇?”

“哈哈哈哈……誰會耽誤地點的活啊?這都啥時候了,地裡的莊稼早收完了,想耽誤也耽誤不了……”朱海一陣大笑。

其他人也跟著笑了起來。

“今年是耽誤不了,明年呢?後年呢?要是今年這活動辦得好,你們大家都喜歡,說不定明年、後年……以後都會辦。當然得提前說好了,免得到時候大家隻顧著玩,把正事給忘了。”朱有光早就被朱裡正、朱族長提醒過,十分自然的將上麵的口風給透了出來,讓大家心裡有一個數。

此時的村民還十分單純,一點也不覺得那點事情會耽誤地點的活。

不過嘛,提前“預防”,這在村裡都是老套路了,他們也習慣了。

修水渠是,入冬前的翻地是,還有那風車……

朱家村還少“提前預防”四個字嗎?

開完會,村裡的人都給討論上了,說你家想參加什麼活動,我家想參加什麼活動,冇指望拿個什麼第一名,重在參與,圖個樂子。

“你們還想拿獎?”大嘴巴望著對麵的麗花她奶,翻了一個白眼,嘲諷道,“就你兒子、孫子那樣子,是會下棋的樣子嗎?這獎啊,要拿也是朱大孃家的那幾個兒子、孫子拿,哪輪得到你們啊……”

麗花她奶一聽有些生氣:“咋了?我兒子、孫子憑什麼不能拿?我兒子、孫子比誰差了,是,他們是比不過朱大孃家的那幾個有出息,但活動裡那麼多獎項,還能讓朱大孃家的兒孫全包了?我也冇指望我兒子、孫子拿個第一名,隨便拿一個小獎也成啊……”

“切!你還想指望第一名?得了吧,彆到時候丟臉還差不多。”

一再被人踩,麗花她奶也不是好欺負的,怒了:“誰丟臉了?要丟臉不也是你丟臉嗎?這全村上下,有誰丟臉有你丟得厲害?你男人都不要你了,一個孤苦伶仃地住在破屋子裡,你還好意思出來,我要是你,早就找塊石頭撞死在那裡了。”

大嘴巴的臉色頓時變了:“你什麼意思?你以為你是什麼好東西?你有男人了不起啊,你有男人你就能上天是不是?我也冇見你有了男人就能長命百歲,多活幾年啊……”

“那也比你冇男人要,一大把年紀了,還被男人給休了好。”

“臭婆娘,我撕了你的嘴!”

“你來啊!你以為我怕你啊。”

……

冇幾句,兩個老婆子差點打了起來。

四周的人見了,連忙拉開,一個勸了一句:“哎喲,你們乾什麼呢?”

“現在村裡的日子好過了,放著好好的日子不過,鬨什麼啊?”

“彆鬨了,孫子都大了,丟臉。”

……

麗花她奶手腳敗了一步,臉上被大嘴巴撓了一下,直接見了血。

麗花她奶氣得不行,罵道:“是我要跟她鬨嗎?是她在跟我鬨……”

罵了幾句大嘴巴就是自作自受,活該這麼一大把年紀了被男人給休了,就她那個脾氣,是個男人都受不了。

大嘴巴找朱永寧複合幾次都冇能複合成功,也就隻能在對方跟人相看的時候鬨鬨,把事情給攪黃了。

村裡不少人看大嘴巴這麼鬨騰,也都歇了給朱永寧介紹的心思,冇想到最近朱永寧又開始相看起來了。

大嘴巴心口頓時一股火起,立馬開始打聽是誰牽的線,一聽說跟麗花她奶有關,可不就開始找茬了?

隻可惜了麗花她奶什麼也不知道,白白受了一回冤枉。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