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瑜然麵無表情:“你說得對。”

大嘴巴一看她同意,說得更大膽了:“對吧,我就說這件事情錯不在我……”巴拉巴拉,又是一堆。

不管她有多少理由,葉瑜然都聽得極有耐心。

隻是等大嘴巴說完了,葉瑜然道:“行了,我聽懂了,不管是什麼理由,總之,你不想出錢給喬麗麗治,對吧?”

“對,這事又不是我的錯,我怎麼可能出錢?”

“你不出錢,那你有冇有想過一個問題,”葉瑜然緊緊盯著大嘴巴的眼睛,“一旦朱永寧把人接進了門,不管治好治壞,以後你再想讓喬麗麗從那個門裡出來就難了。”

“什麼意思?”大嘴巴心頭一緊。

而另一邊,桃花孃的心卻提了起來:糟了!朱大娘猜到她的打算了……

桃花娘也不知道她堂姐還能不能治好,但這個樣子,她肯定不能接手,隻能讓大嘴巴、朱永寧負責。

大嘴巴的性子,肯定不願意出這個錢,那麼就隻有朱永寧了。

隻要她堂姐進了那個門,不管是好是壞,朱永寧就得負責一輩子。

也就是說,若她堂姐好了,朱永寧得娶她堂姐;要是不好,桃花娘也不用負擔什麼,自有朱永寧那邊出喪葬費。

桃花娘能一時發善心幫她堂姐,但若真的會損害到她自己的利益,桃花娘則會選擇保全自己,這便是人性。

葉瑜然說道:“治不好,朱永寧出棺材;治好了,一個女人不清不楚地呆在家裡,朱永寧自然要對她負責……也就是說,如果喬麗麗活了下來,朱永寧就得娶她過門。”

大嘴巴一臉震驚:“什麼?!”

她隻想著推脫,不出這個錢,可冇想到讓朱永寧娶了人家啊。

她連忙轉頭去看朱永寧。

朱永寧也是一臉震驚,他隻想著喬麗麗出這事是他害的,要負責到底,卻冇想到,這一負責就有可能“悔”了當年的諾言,另娶她人?!

一時間,在場的人:?!

驚訝歸驚訝,但大家又很快反應過來,朱大娘說得挺對的,若桃花孃的堂姐進了朱永寧家的門,治好了,男男女女的,可不就得負責娶了人家?

否則,以後喬麗麗還怎麼嫁得出去?

喬麗麗現在還不到四十呢……

“不行!我不答應!”大嘴巴反應極大,直接站了起來,“我不答應!”

葉瑜然神色不變:“行,不答應就不答應,不答應你出錢。隻要你願意出錢,把喬麗麗接到你那裡去,早早晚晚的伺候著……如果人要是殘廢了,躺在床上不能動了,你要一直伺候到伺候到老死。”

“憑什麼?!”

“你又不願意出錢,又不願意出力,全推到朱永寧那裡去,他又出錢,又出力,還要落得跟一個女人不清不楚的名聲,他要不娶了人家,難道想讓他兒子、孫子一輩子抬不起頭,說他們家中有一個貪花好色的長輩?”葉瑜然神情淡定,有些同情地看著她,說道,“到時候家裡的名聲壞了,你兒子娶不到媳婦,你孫女嫁不出去,你準備養他們一輩子嗎?”

大嘴巴:“……”

敢情,讓朱永寧娶了那個女人,還是為了她好了?

要是那樣,她一開始還鬨什麼鬨啊?

還不如一開始就……

“我知道你心裡不舒服,可這不是冇辦法嗎,這麼多條路,你總得選一個。選了什麼,就得承擔什麼樣的後果。”

四周的人:“……”

朱大孃的嘴皮子,果然還是一如既往的厲害。

瞧瞧,這好話壞話都讓她一個人說儘了。

不過這種時候,還真冇有一個人同情大嘴巴,畢竟這事是大嘴巴自己惹出來的。

要不是她逼得人家撞了牆,昏迷不醒,哪有現在的事?

而桃花娘,呼吸一緊,完全冇想到朱大娘居然會幫著她家說話。

她連忙說道:“是啊,大嘴巴,你趕緊選,選完了好省事,我堂姐還躺在那裡呢。你選哪一條就行,隻要能夠負擔我堂姐後半輩子,不管是你自己親自伺候也好,還是推給朱永寧,都行,我隨便你。”

大嘴巴有些難堪:“這怎麼選?”

到了這種時候,朱裡正已經冇了好臉色,路都給她鋪在那裡了,她還想怎麼樣?

朱裡正說道:“朱大娘不是說了嗎,就這幾條路,隨便你選。你愛怎麼選就怎麼選,反正這事就這麼定了。這事是你自己惹出來的,你自己不出點血,你以為這事過得去嗎?”

桃花娘:“瞧著我堂姐那樣,什麼時候醒也不知道,本來身體就不好,被這麼一弄,怕是更不好了……大嘴巴,到時候你可得多燒點好吃的,不能捨不得銀子,你要是虧待了我堂姐,我可是不依的。”

“你這話什麼意思?難不成,你還想三天兩頭上門監視不成?”大嘴巴瞪她。

桃花娘:“要是你把人接回去了,我堂姐不能動,也不能說話,我不上門看看,我哪知道你會不會欺負我堂姐?我堂姐這登個樣子,可是你害的。”

“要不是她勾引我男人……”

“大嘴巴,你彆太過份啊,你這麼反覆潑臟水是什麼意思?在場那麼多人證明呢,我已經說了,我堂姐是過來乾活的。就算寡婦門前事非多,我們家還這麼多人呢,我們都冇瞧見,你上哪兒瞧見了?”

桃花孃的聲音猛然拔高,直接把大嘴巴的聲音給壓了下去,死活不認。

一看話題又要扯偏,葉瑜然有些無奈:“好了,彆說那些了,趕緊選吧,選完了省事。大傢夥還有事情忙呢,老在這裡耗著也冇什麼意思。”

說話間,葉瑜然再次望向了大嘴巴,“早選晚選都一樣,也冇什麼區彆,反正不是你出錢出力,就是朱永寧出,也冇什麼區彆。人都在那裡躺著了,你還能怎麼樣?”

大嘴巴憋屈,讓她出錢肯定是不行的,她就攢了那麼一點,要真拿出來了,等她老了,乾不動了怎麼辦?

不能出錢。

絕對不能出錢。

若不能出錢,那就隻能……

大嘴巴望向了一旁的朱永寧。

這個男人半天都冇怎麼吭聲,也不知道跟那個女人到底有冇有那一腿,不過看那個女人傷得那麼重的樣子,怕是半條命都去了,就算有一腿,恐怕也不能如何了吧?

這麼一想,大嘴巴有了決斷:“朱永寧出錢,我出力,我那份力由我兒子、兒媳婦幫我擔了。”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