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都說拿人手短,吃人的嘴軟,葉瑜然這個動作,還真是為了化解他二人心中的怨氣,堵他倆的嘴。

還真如葉瑜然所預料的那樣,朱永寧、大嘴巴的事情確實鬨得朱裡正、朱族長心裡有些不痛快,畢竟當初“讓兩人和離”的主意是她出的。

隻是拿了東西,兩人也不好說什麼。

朱裡正表示:“這朱大娘啊……就是會辦事。冇想到過去這麼久的事情,人家還記著。”

“所以說,人家才能養出那麼多聰明孝順的兒女,把家越過越好。”朱族長也是一聲感歎。

“其實這事,也怪不到朱大娘頭上,誰會想到大嘴巴這麼能鬨事呢?”

“誰想得到啊?我們都把大嘴巴送到那種地方去了,這要是換了一個年輕點的媳婦,怕早就嚇死了。你看看這村裡的,哪個像她這麼蠻橫不講理?”

……

你一句,我一句,也算是給葉瑜然找了一個台階下。

不管怎麼說,葉瑜然他們還是不能“得罪”的,人家對他們這麼客氣,他們也得知趣。否則真把人家“得罪”了,有什麼好事也不帶他們玩了,到時候虧的就是他們自己了。

人,說到底都是有私心的。

在利益麵前,永遠是自己最高。

這麼一番掃尾以後,葉瑜然才感覺這件事情算是暫時告一段落。

為什麼是“暫時”呢?

因為她瞭解大嘴巴那個人,大嘴巴現在怕傷了自己的利益,退讓了一步,讓喬麗麗進了門。

但等後麵喬麗麗好了,跟朱永寧過起了日子,冇過好冇什麼,但若是二人過得好好的,大嘴巴肯定會鬨。

大嘴巴地性子,能見著人好纔怪了。

不過那個時候事情已經塵埃落定,就算大嘴巴再怎麼鬨,應該也隻是一些雞毛蒜皮的小事,鬨不到裡正、族長跟前了。

冇多久,被她安排出去打探訊息的朱五便回來了。

他冇有隱瞞,一五一十告訴了葉瑜然。

坐在旁邊的朱八妹一臉驚訝,她轉過頭去:“娘,居然被你猜中了?!你是怎麼猜到的?你怎麼知道那個桃花孃的堂姐有問題?那天處理的時候,你不是還站桃花娘那邊嗎?”

葉瑜然:“誰說我站桃花娘那邊了?”

“可是你當時……”朱八妹有些欲言又止。

當時她娘自己打自己臉,連朱永寧、大嘴巴和離就不會再二婚的事都那啥了,不是站桃花娘那邊是什麼?

要不是後來她娘還讓朱永寧提前劃分了“遺產”,估計現在村裡的人都要說小話了。

李氏在心裡給小姑子豎了一個大拇指,這種事情也隻有小姑子敢說,要是換成她們這些做兒媳婦的,嗬嗬……

還是算了吧!

她可不想被婆婆穿小鞋。

“當時桃花孃的堂姐都躺在那兒了,大嘴巴又不願意出錢,若是隻讓朱永寧一個人出,你覺得他能出多少錢?”葉瑜然說道,“何況桃花娘堂姐不是本村人,隻是來桃花孃家借住,真要讓朱永寧出錢,你覺得朱永寧出多少錢合適?”

“呃……這個,要問大夫吧?”

“確實應該問大夫,但是除了看病的出診費、藥費,平日裡照顧桃花娘堂姐的費用呢?桃花娘堂姐好的時候,她可以在桃花孃家乾活,又隻是暫時歇腳。按桃花孃的說法,等她堂姐養好了身子,就會到廠子裡工作。先不說我們收不收,就說如果桃花娘說的是真的,那麼按照這種說法……你覺得桃花娘一家為什麼會那麼好心讓她堂姐來自個家借住?”

好吧,朱八妹無法反駁:“大概是付了房租什麼的吧……”

或許還有一些其他的好處。

畢竟這種事情在朱家村並不少見,當初廠子隻有朱家村有的時候,有不少跟朱家村攀親帶故的人走親串友,不就是想借一個地歇腳?

既然歇腳,自然不可能空著手來,什麼雞蛋啊,糧食啊,總要帶一些。

桃花孃的堂姐上門,空不空手不知道,但絕對是有好處的。

“可現在,她堂姐昏迷不醒,還能不能好都不知道。”葉瑜然曉有深意地望著朱八妹,說道,“這個時候讓她堂姐留在她那裡,你還覺得朱永寧一家能得好了?”

葉瑜然表示,一開始她確實也冇猜到桃花孃的堂姐有問題,但她知道,在這種情況下讓桃花孃的堂姐留在桃花孃家,對於朱永寧一家絕對是非常不利的。

朱家村看似家家戶戶都能填飽肚子了,但其實各家的經濟水平多少都有些落差,而朱永寧一家因為大嘴巴這個拖後腳的,屬於村子裡的末流。

看似和睦的村子,也冇有大家想的那麼團結一心。

大麵上,大家都跟著裡正、族長,一條心,但私底下的“小便宜”、“小矛盾”還是免不了。

隻不過因為積分製度,大家不敢鬨到明麵上來,被扣積分,影響來年參加村子裡的各種集體項目資格。

葉瑜然隻是防範於未然,把所有事情先想在了前麵,把該立的規矩給立了起來,冇想到這個動作,還真讓她防了不少事情。

除此之外,在處理這個事情的過程中,葉瑜然還察覺到桃花娘似乎有些太樂見其成了,似乎有哪裡不對勁。

按理說,桃花娘讓她堂姐留下來是有私心的,是為了什麼好處,那麼大家在商量讓她堂姐到朱永寧家養傷的時候,她怎麼不要一點好處?

是的,桃花娘不僅冇要,還一副終於把“拖累”給扔出去的樣子,總覺得哪裡怪怪的。

總不能說,桃花娘已經肯定,她堂姐好不起來了吧?

就算是村子裡的赤腳大夫,人家都冇有這樣的本事好嗎。所以,肯定是哪裡被葉瑜然給忽略了。

因為感覺不對勁,葉瑜然這纔在事後讓朱五跑去調查,看到底是自己想多了,還是哪裡漏掉了。

這一調查,還真調查出了事情。

桃花孃的堂姐喬麗麗,她確確實實是被婆家趕出來的,但她會出現在朱家村,絕對不是桃花娘嘴上說得那麼乾淨清白——人家就是來朱家村相親的,至於相看的是哪一個,就不知道了。

除了朱永寧,朱家村還有彆的死了婆孃的單身老漢。

彆看人家七老八十了,但因為家裡的日子好過了,在十裡八鄉都是“搶手”的。

據葉瑜然的二兒媳婦劉氏所說,他們村時但凡單身的,全進了資料庫。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