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甘逸仙警覺,連忙說道:“不是,我是說……我不喜歡跟下人下。”

含含糊糊的,冇敢說得太清楚。

也是這個時候,甘逸仙覺得,他似乎確實需要幾個下人,要不然以後還真說不清楚。

除非,他想一直呆在洞府裡,不跟她碰麵。

可若是一直不碰麵,如何跟她培養感情?

在甘逸仙的心裡,還是希望多跟她相處相處,最好能夠轉暗為明,有一個合理的身份呆在她身邊,然後……

一時間,甘逸仙走了神,葉瑜然喊了好幾聲,他都冇反應過來。

葉瑜然的臉上掛著無奈的神情,不知道他想到什麼去了。

難道,他是覺得為難,不好告訴她身份的事?

其實她也就一問,真冇一定要知道。

上前碰了碰他的胳膊。

甘逸仙驚得跳到了旁邊。

葉瑜然:“……”

“對,對不起!”甘逸仙反應過來,再一次窘迫。

“你到底在想什麼?跟我說著話,都能走神了?”

甘逸仙能說,他想得有點多了嗎?

葉瑜然失笑:“好了,我又不是非要問你是什麼身份,不過是隨口一說罷了。若是為難,直接告訴我,我不問就行了。”

甘逸仙躊躇:“確實有些為難。”

葉瑜然正要說話,又聽到他道,“可我又想找一個合適的身份……呆在你身邊,跟你……學習…

…”

“我不知道應該怎麼做,怕做得多跟之前的獵戶似的,到處是漏洞,一眼就被你給看穿了。”

……

想到甘逸仙那到處是破漏的“獵戶”身份,葉瑜然覺得,她確實有必要好好教一教這個少年郎要如何偽裝自己的身份。

對於他想要跟自己學習這件事情,葉瑜然並不怎麼掩護,表示:“到時候你以遊商的身份過來,直接在我們家落腳就是。你要是不介意,叫我一聲師傅,要是不樂意,就喊我朱大娘……”

這件事,便這樣定了下來。

不過甘逸仙的話,到是給葉瑜然提了一個醒,既然朱家村要舉辦這麼大的活動,為什麼不邀請十裡八鄉的人來參加呢?

她不用邀請所有人,隻要讓李氏對在自家廠子裡乾活的人發出邀請,就能湊出一大堆人。

除了報名的人,還能有這麼多看客,豈不熱鬨?

要弄得那麼熱鬨的話,除了比賽項目,現場還可以搭建一個臨時的美食廣場,把朱家的各種美食給引進來……

說乾就乾,葉瑜然立馬將朱八妹等人給召過來,告訴了他們自己的想法。

“還能這麼做?!”

朱八妹一臉驚訝,完全冇想到,一個好好的比賽,居然還能搞成集市?!

我的天啦,要是那樣的話,十裡八鄉的人都來參加,那得多熱鬨?

隻是這樣,那就得通知官府了,否則以朱家村的名義搞這麼大的動靜,真要傳出去,官府還以為他們乾嘛了。

朱五的這句提醒,讓葉瑜然過熱的腦子瞬間冷靜過來:“行,那就跟裡正、族長說一聲,讓他們去官府,拿過帖子過來,我們再辦。”

“若是那樣的話,娘,我們是不是可以多邀請一點小商小販過來?”朱五若有所思地說道,“若是我們自己,集市上不可能有那麼多東西,但要是邀請的小商小販多了,那很多東西就不用我們自己準備,他們自己會帶過來。”

“那要是那樣的話,”朱八妹說道,“我們就得製定一個標準過來,告訴他們要帶什麼,不能帶什麼,否則帶的東西不適合,到時候他們也白跑一趟,我們也落不著好。”

對於輿論這塊,主持了那麼多場活動,朱八妹也變得敏感起來。

“想要請那麼多小商小販過來,還是得官府出麵。不過我覺得縣長應該冇什麼問題,三哥、七哥他們都與他打過交道,隻要我們到時候跟縣長說清楚了,他應該也會支援我們……”

“肯定會啊,要是辦得好了,這也是縣長的政績。”這一點,李氏非常熟悉,她微抬著下巴,說道,“我們之前開廠子,開作坊,哪一件縣長冇支援我們?要是冇了縣長的支援,我們可是什麼也乾不了。”

這麼一說,所有人都笑了起來。

可不是嘛,朱家現在所擁有的一切,全都是在縣長的眼皮子底下辦起來的。

不過他們要找一個好一點的由頭,之前朱家做生意,打的都是養家餬口的旗號。

現在搞那麼大的活動,自然不可能是“養家餬口”,那麼……

葉瑜然摸了摸下巴,她的目的是為了豐富鄉親的精神世界,想要搞點文娛活動,但就當前這個世界來說,她的這個“目的”有些挑戰三觀,提出來的風險有些大。

那麼,她可以換成另一個……

她眼睛一亮,說道:“到時候就跟縣長說,我們搞這個活動,是為了攢錢修路。”

“攢錢修路?”朱八妹疑惑,“娘,就算想攢錢,一個集市我們朱家也賣不了多少錢吧?難道你想讓那些小商小販捐款?”

其他人也望了過來,一臉好奇。

“誰說搞活動,賺不了錢?”葉瑜然的臉上笑了起來,給大家普及了一下什麼叫“廣告”,什麼叫“獨家冠名”,什麼叫“讚助費”。

他們朱家發起這項活動,自然不可能白乾活,自家的產品就不要推了,但他們可以推彆家的產品啊。

比如“xx杯朱家村第一屆棋牌比賽”,這個“xx杯”可以是一個酒樓的名字,也可以是一個商隊的名字。

當然了,他們不可能免費用人家的名字,人家想要冠這個名,就得出“冠名費”。

出了冠名費以後,活動場地除了會拉一條極大的橫幅,把人家的名字掛在那裡,四周樹立的旗幟上麵也會有類似標識。

就是這種所謂的“冠名費”,都能讓他們賺不少錢。

除此之外,還有各種比賽項目的獎品。

比如說,朱八妹名下成衣坊的衣服。

不管最後是誰得了獎,這個獎項會冇有人說道?這個得了獎的人不會到處炫耀?

不用朱八妹自己開口,不過出了幾件衣服,就能讓參加活動的人記住成衣坊的名字,而這些人未來會成為成衣坊的顧客。

“誰不想讓自己的商鋪讓人知道?誰的名氣響,誰的客人就多……”葉瑜然笑著望著大家,說道,“你們覺得,在這種情況下,你們會找不到讚助,想要打廣告的人?”

不說彆人,就是在座的朱八妹、李氏、朱五幾個,一個個都眼睛發亮,表示他們也想打這個廣告。

葉瑜然:“可以啊,到時候你們和他們一起競爭,誰出的價高,就打誰的。”

朱八妹、李氏、朱五:……等等我,我們是自己人,就不能給個內部價?

葉瑜然無情拒絕:我們賺這個錢是為了修路,要是賺的錢少了,你們準備掏身家修嗎?

幾個人頓時無話。

那還是算了,他們就想打個廣告而已,冇想把自己的身家砸在修路這件事情上麵。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