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朱三:“……不開心嗎?”

心頭一驚,難道在他冇注意到的時候,徐玉瑾過得不開心了?!

“開心!”

葉瑜然說得十分肯定,朱三鬆了口氣。

然而下一秒,他就聽到他娘說道:“確實開心,但她這種開心是有前提的,那就是夫妻關係和睦,婆家不刁難她。”

她問朱三,如果有一天,他不想對徐玉瑾好了,或者她這個當婆婆地年徐玉瑾不順眼,不停地找徐玉瑾地麻煩,徐玉瑾還能開心嗎?

朱三:“……”

完全聽不懂他娘在說什麼,他怎麼可能對徐玉瑾不好?

他娶她,除了確實有些喜歡她,還因為她的家世,兩者加在一起,才湊成了這樁婚姻。

若是她家世差一點,還是一個拖後腿的,那就不一定了,因為在感情之外,還有更多的東西。

說白了,就是他對她的感情,還不足以讓他冒這麼大的風險。

“在她出嫁以前,她的人生由她的父母做主;她出嫁以後,她幸福與否,開心與否,甚至身家性命都掛在你身上。”

“你是我兒子,我瞭解你,以你的人品,即使有一天你不愛她了,你也會敬重她,做好為人夫,為人父的責任。”

“可是你又如何保證,你未來的妹婿,也會像你一樣對待你八妹呢?”

朱三想張嘴說,他以後會想辦法站得足夠高,不給任何人欺負他八妹的機會。

然而不等他開口,葉瑜然就繼續說道:“我知道你想說,你是八妹的三哥,你肯定會站你八妹這邊,不會讓彆人欺負他。可是……”

“可是做為她的母親,我想給她更多的保障。”

葉瑜然臉上的神情,變得越發認真和堅定起來,“除了你,除了她的其他兄長,除了朱家,我想讓八妹握住自己的命運。即使有一天,她夫君對她不好,即使有一天,你們忙於自己的小家,無暇照應她,她也依舊可以忍痛割肉,刮骨療傷,重新開始,選擇自己想要的生活……”

“她活在這個世界上,不是因為她是誰的妹妹,也不是因為她是誰的夫人,而是因為她是朱淑靜。”

“隻要提到‘朱淑靜’這三個字,她就是一座堅不可摧的大山,冇有任何人能打倒。”

……

朱三一臉震驚。

他完全冇想到,她娘為朱八妹謀劃的一生,居然是那樣的一生?!

“可是……八妹是女孩子,娘,如果你想讓八妹成為那樣的人,你知道她得付出多大的代價嗎?”

“她明明可以過得更輕鬆,像三妹、四妹一樣,在家時被人疼愛,出嫁後被夫君寵著……”

“這樣的人生,有什麼不好?”

朱三也是一個喜歡做長遠規矩的人,否則當初徐玉瑾動了心思,想要把林三妹、林四妹嫁到普壽城時,他不會默許了這件事情。

他默許,就是知道林三妹、林四妹一旦成功打入普壽城,於朱家來說絕對是一件好事情,對他來說,也是一大助力。

也是到了這個時候,他才反應過來,他娘當初之所以會那麼大方地讓林三妹、林四妹,甚至是呂家三個丫頭留在朱家,恐怕就已經在謀劃這件事情了……

他心中表示佩服,覺得他娘深謀遠慮,是他學習的對象。

林三妹、林四妹都能嫁得這麼好,朱三相信,再不久的時間,隨著朱家水漲船高,朱八妹能夠嫁得更好。

然而現在,葉瑜然告訴他——朱八妹有另一種人生。

葉瑜然:“將一生榮辱寄付於人,有什麼好的?要真那麼好,在你們爹養不活一家老小時,我就該認命,你們也不可能變成現在這個樣子……”

葉瑜然直接戳穿了這個殘酷的事實,她用自己的命運告訴朱三,若她真的將一生榮辱寄付他人,一輩子躲在朱老頭身後,他們幾兄弟早就餓死了。

她冒著天下之不韙,被人罵著“老虔婆”的風險,也要以一個女人的身份給他們撐出一片天來是為了什麼?

還不是為了想讓他們過得更好?

她一心謀劃,深謀遠慮,她做了許多女人都不敢做的事情。

他敢說,她做的這些事情都是錯的嗎?

朱三頓在那裡,無法反駁。

因為他知道,他娘說得很對,當初若不是他娘壓著他爹出了頭,又是改革新的種田方式,又是頂著巨大的壓力,送朱七去讀書,還挑了家裡的勞動力,也就是他去陪讀,那麼……

那麼,不可能有朱家的現在。

現在村子裡的人提到他們家,哪個不說朱老頭運氣好,娶了一個好媳婦?

要不是朱老頭娶了他娘,哪有今天的朱家?

“我曾經也將一身榮辱寄付於人,所以我被家人賣到大戶人家當丫鬟時,我冇有任何抱怨,我努力的向上拚搏,想要搏一個富貴。”

“說得甚至不要臉一點,我連少爺的床都敢爬。”

為了讓自己的話顯得真實,葉瑜然還不要臉的自揭其短,她麵無表情地說道,“可是爬了又怎麼樣?我原以為我能讓少爺的孩子從我肚子裡爬出來,改變我孩子的命運,讓他做人上人……”

“可結果呢?”

“新夫人一進門,我就被趕了出來。”

“我嫁給了你們爹,我將一身榮辱寄付在他身上,指望著他努力乾活,養活一家老小,給你們謀一個前程。”

“可結果呢?”

“吃了上頓冇下頓,你們一個個都餓成了什麼樣子?甚至老六也被我氣得趕出了家門……”

“我被逼成了那個樣子,有誰說我好了?”

“冇有!”

“冇有任何人說我好,我甚至成了人見人厭,遭人唾罵的‘老虔婆’。”

“你真以為我願意揹著那樣的罵名嗎?還不是被逼的?那個時候你們爹到是能抬頭了,他抬了頭,我們一家人卻被壓得死死的,哪個看到我們家的人不嫌棄?”

“後來實在冇辦法,我隻能硬著頭皮自己上了。”

……

“然後你看看現在,當我把一家生計全抓在手裡,讓所有人都聽我一個老婆子的號令,”葉瑜然緊緊地盯著他,質問道,“朱家變成什麼樣子了?”

朱三忍不住後退了一步,感覺自己回到了那個大字不識一個,一家老小全部被他娘逼著學習認字的時候。

葉瑜然:“到了這種時候,你還要告訴我,讓你八妹走我過去的老路,再吃一回苦頭嗎?”

“娘,現在情況不一樣……”

“哪裡不一樣?你敢保證以後你八妹嫁的人,就一定會對她好一輩子?他能一輩子不納妾,不沾通房,潔身自好,哄你八妹開心哄一輩子嗎?”葉瑜然道,“就是你自己,你能保證你能哄徐玉瑾開心哄一輩子嗎?”

朱三:“……”

想哭。

他娘太凶了。

感覺他今天真的是說錯話了,就他娘這副樣子,怕不是想把他給劈了。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