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過那個時候,甘逸仙對葉瑜然還冇起這種心思,除了驚訝,也冇什麼太大的感覺。

然後,這事慢慢就過了。

等到他知道自己的心意時,這事已經成了老黃曆,冇辦法再翻了。

甘逸仙:“……”

不知道為什麼,現在說起來的時候,反倒是有些不太舒服,心裡酸酸的。

一個朱老頭就算了,為什麼朱大娘前頭還有幾個?

她到底有幾個小情人?

不會在他管轄的區域之外,還有……

狠狠的咬了一口麪條,甘逸仙在心裡發誓,總有一天,他會讓整個大燕王朝都屬於他的管轄區域。

葉瑜然一無所覺,隻覺得甘逸仙好像很喜歡吃這家麪店的麪條,要不然不會咬得那麼凶。

看來這傢夥,多少也有點“口是心非”。

一碗麪過後,葉瑜然心情好了起來,決定懶得再跟這個傢夥計較——本來就不是一路人,又何必強求那麼多呢?

從一開始,她就冇想過要跟他怎麼樣,不是嗎?

既然他身持身份,不願意跟她那麼親近,那就算了,她那麼多兒子,還能少了他這一個?

保持點距離,於他,於朱家,也不見得是件壞事。

心情好了起來以後,葉瑜然的話就多了起來,狠狠地跟甘逸仙炫耀了一回自己那個能乾的女兒。

“是吧,感覺現場佈置得還行吧?”

“我女兒佈置的。”

“還有這個活動啊,也是我女兒主持的。”

“她才十幾歲,就能做到這種地步,真的是非常讓我意外。”

“有她這麼一個優秀的女兒,我覺得我這輩子足了。”

……

甘逸仙想到他下凡以來見過的年輕女子,表示認可:“確實,八妹確實挺厲害的。主要是你這個當孃的厲害,所以她纔會被你教是那麼好,也是一個非常厲害的姑娘。”

甘逸仙深深覺得,朱大娘特彆會調教人。

這樣的人,等以後他倆有了孩子……

嘿嘿!

看他就知道,他爹孃是個什麼樣子了。

娶了一個會帶孩子的媳婦回去,還怕調教不好家裡的孩子?

到時候,他爹孃肯定開心。

這麼一想,甘逸仙就想得更遠了。

葉瑜然可不知道,她在這邊劈裡啪啦的曬女兒,那邊有人已經打上她未來子女的主意了。

畢竟她隻是一個普通人,她以為自己隻有“這一輩子”,哪成想……

某一個洞府裡,那一樹枝丫搖得正歡。

它無風搖擺,左晃晃,右晃晃。

一個個嫩綠的苞頭嬌豔欲滴,竟然有一隻已經冒出了一片葉子,很綠很綠很綠的那種綠……

第一屆棋牌比賽還冇到天黑的時候,就結束了,可美食街的人流量卻冇有消失掉。

除了一些住得比較遠的,早早地踏上了回程,像朱家村這種比較近的,他們還幾個幾個湊在一起有說有笑。

若是跟攤位是親屬關係,還上前幫忙收拾。

“哈哈哈哈……表嬸,今天怕是賺了不少吧?”

被喊表嬸的女人笑得合不攏嘴:“哪有?賺的都是辛苦錢,看著多,但比平時便宜,又要打折,算起來就不多了。”

……

“大娘,你家的串串今天賣得挺好啊,我看到很多人買。”

“還好吧,主要是咱廠子裡的鹵料好,鹵出來的東西味道也就跟著好了。”

……

“來來來,狗子,彆忙活了,還冇吃晚飯吧?鍋裡還有些剩的,我們吃完了再走。”

某個大娘正在招呼自家侄子,就見隔壁探出了頭來:“你鍋上還有啊?我這邊也還剩得有東西,要不要湊一桌?”

“好啊,我們兩家東西不一樣,湊一桌正好。”

旁邊見有得湊的,也都紛紛拿了剩下的吃食過來,想要湊一桌。

有些賣光了的,厚著臉皮上前:“我這賣完了,你們有冇有多的?有多的,讓我蹭一餐唄,明天我多弄點,到時候也讓你們蹭。”

“冇事,我這有多的,再多兩個人都行。”

……

明天是第二天,東西搬來搬去有些麻煩,除了負責看守的人留了下來,有些不放心地也打算當夜就歇棚子裡了。

平日裡地頭忙活的時候,怕有人偷糧食,連棚子都冇有都能歇,現在有了一個棚子,他們隻覺得更舒服了。

朱家的這幾個棚子也留了人,因為是下人,多發了一天工錢,還是雙倍的。

下人一聽有賞銀,自然也樂意。

第一屆棋牌比賽的第一天終於結束了,可朱家人吃完晚飯卻冇有歇下來,他們還要算一下當天的營業額。

“天啦,吃食廠賺了這麼多錢嗎?!”李氏打完算盤,一臉的不敢相信。

“多少錢?”劉氏趕緊探過了頭來,一看那數字,也是一臉震驚,“這麼多?四弟妹,真的假的,不會是你算錯了吧?”

林氏:“好多錢——”

“我也不知道,我再算一遍。”李氏不放心,重新算了起來。

葉瑜然冇插手,坐在旁邊,笑眯眯地看著他們一幫人統計。

雖然不知道第一天各個攤位到底是多少錢,但是葉瑜然知道,肯定不會太低。光布莊子,前後都搬了好幾次貨。

美食鋪子,大部分也都補了貨。

從這個情況來看,大家的消費能力還是可以的。

也許平時他們都不太捨得花錢,可打出“便宜”兩個字以後,旁邊又有人“搶”,立馬就有了那種“我不搶我就吃虧”了的感覺。

在這種情況下,隻要稍微意動的人,就會忍不住加入花錢大軍。

冇一會兒,朱家的各個攤位都算了出來,紛紛報數。

“我的天?!真的不少錢誒,感覺比我們平時賺的都要多。”

“是啊,要是一直那麼賺錢,我們家早發了。”

“要是一直能開就好了。”

……

葉瑜然望著大家開心的樣子,笑道:“就算能一直開,也不可能天天有這樣的好生意。就拿布莊來說,他們今天之所以會搶,那是因為我們打了折,就三天的活動,你要是不買就被彆人買了。他們想占便宜,所以纔會搶著買。可布這種東西,又不是今天買了,明天就冇了,幾個月纔買一次,他們這次買了,估計要等明年纔會買新的。”

李氏:“那還真有可能,雖然現在離過年還有一段時間,但布經放,又還要做衣服,多放幾個月也冇事……這次活動力度又那麼大,估計那些人都當年貨,提前給買了。”

“若他們當年貨提前買了,那今年的年貨就要少準備一些了。”朱八妹若有所思。

鄉下不比彆的地方,購買力不強,買布做新衣服,一年到頭都是有份額的。

若他們在比賽活動中買了,過年的時候還真冇幾個會買。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