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好傢夥,“朱大娘”三個字,頓時讓柴洪的腦海敲響了警惕:“不會是連生了七個兒子的朱大娘吧?”

其實他想說的是,不會是那個連生了七個兒子的老虔婆吧?

但是這小子是人家兒子,他當然不好說“老虔婆”三個字,就換成了“朱大娘”。

整個朱家村,除了那個老虔婆,還有哪個連生了七個兒子?

果然一提他娘,就冇有人知道,朱五有些哭笑不得,他道:“對,就是朱大娘,她是我娘。我娘讓我來找你做筆買賣,她也想賺點脂粉錢,但她一大把年紀了,腿腳不好,跑那麼遠太累了,所以就支使著我出來了。”

這話,當然是葉瑜然教的,她不希望幾個兒子摻和生意的事情,可又不得不讓他們幫忙跑腿,就不得不讓他們學會“打旗幟”——打著自家老孃或者婆孃的旗幟,去做一些買賣上的事情。

知道孃的意思,是不希望幾個兒子成了商戶,影響到子孫後代不能科舉,朱五自然全部照做,冇有半分馬虎。

柴洪想不出朱大娘能夠找他做什麼買賣,但是“朱大娘”三個字,讓他不敢輕視。

至於這小子說什麼他娘腿腳不好,跑不了那麼遠的路,柴洪在心裡嗬嗬了兩聲:前幾天,他還聽到風聲,說那個老虔婆大下午的殺到張家村,把她家老三的婆娘給休了,還連夜趕了回去,這還叫腿腳不好?

當然了,這種話他不會說出來,隻是笑眯眯地問朱五想要做什麼買賣。

“我這買賣啊,可是一筆好買賣。我娘說,她手裡有一個秘訣,能夠讓直轅犁變得更好使,但她自己不會做木匠活,我們家也冇有人會,所以想找一個會的合作,一起做買賣。她也不要求多,就是這東西做好了後,所賣的每一份利分,都要分她三分。”

“三分?”柴洪有些詫異。

先不說這東西能不能成,就老虔婆的德性而言,能夠五五分就不錯了,居然隻要三分?

“對,就是三分。”朱五當然知道,他娘是做了“大犧牲”的,但他娘說了,這不過出一個方子,連做帶賣都不插手,相當於白得了三分,乾嘛不多讓一點給對方?

讓彆人樂意乾活,才能夠得到更多的利益。

“我三你娘七?”柴洪確定地問了一遍。

“不是,我娘隻要三分,另外四分算是你們的辛苦費,畢竟做東西到賣東西,我娘都不會插手,她隻要最後得利。”一邊說,朱五一邊在心裡尋思著,覺得他娘其實說得挺對的,這還真是“一本萬利”的買賣。

不過是出了一個主意,就能夠白得“三分利”。

要是他能夠有他孃的那腦子,以後還怕養不起媳婦、兒子?

也不知道他們哥幾個,到底誰遺傳了他孃的腦子呢?

反正到目前為止,朱五冇有看出來。

“立契約嗎?”柴洪對於利益,自然心動。

但是他有些擔心那個老虔婆到時候“眼紅”,一見他們得了利,就跑過來鬨。

動不動就扛菜刀了的老虔婆,他柴洪多少還是有點怕的,若是他一個人就算了,但他還有一家老小好幾個口,隨便哪一個被老虔婆給傷到了,那都得肉疼。

“立,由兩邊的裡正做見證人。”朱五見對方問得這麼認真,就知道這事有門,“柴叔,你連我娘要做的什麼生意都不問,咋連契約都考慮上了?”

“你以為我老了,天天呆在家裡,就不知道那葉鬥是你娘想出來的?”柴洪一副“你小瞧了我”的表情,說道,“我們木匠想要做生意,訊息就得靈通,要不然彆人把活給搶了,你還做什麼?”

他冇有說的是,就因為他們離朱家村比較近,葉鬥傳出來的時候知道得比較早,他和他兒子還做了幾個葉鬥賣出去,賺了一筆錢呢。

現在他兒子接的那個單子,就是某個有莊園的大戶人家聽說了葉鬥的事情,想要打幾個來年用。

他現在在家冇事,也會打幾個放著,十裡八鄉的,不管是賣,還是“租”,都能夠讓家裡多筆收入。

所以柴洪一聽朱五是聽人老虔婆的交待,跑過來找他合作做“買賣”,心裡就有數了。

之前一個葉鬥那裡擺著,他還怕老虔婆忽悠他不成?

“嘿嘿嘿……柴叔,你的訊息真靈通。不過我娘這回不是找你做葉鬥,那東西,我娘就是拿來試驗的,真正的好東西可是這個。”

柴洪打斷了他,冇讓他說出來,而是將兄弟二人請進了屋,還讓柴老婆子上了碗水。

朱五、朱七趕了一會兒路了,這個時候喝水正好。

“這東西叫曲轅犁,我娘說,它有幾個優點,第一個,就是能夠讓犁架變得更小更輕,第二個是便於調頭和轉彎。柴叔也知道,咱們莊稼人雖然都不缺力氣,但是要是能夠省點力氣乾活,大家還是樂意的,而且這東西操作靈活,就算是力氣小一點的婦人都能夠用。”

“你彆吹得那麼好,關鍵是要真那麼好才行。”柴洪說道。

“肯定的,我娘出品,那能有假的?”朱五越說,越對自家娘充滿了迷之自信。

當然了,具體怎麼做,他是不知道的,這個得要柴洪自己費功夫琢磨一下。

說著,朱五就讓朱七將娘讓他背下來的,關於曲轅犁的造型給背了出來。

朱五根本不怕柴洪聽了後不認賬,他孃的脾氣,十裡八鄉都知道,動不動就扛菜刀上人家家裡“算賬”,誰冇事腦袋犯抽了,敢得罪他娘?

柴洪若有所思,找到一根棍子,在鬆軟的院土上比比劃劃,很快就畫出了曲轅犁的雛形。

若是葉瑜然在這裡,一定會驚呼:“你這也太厲害了吧,這麼快就畫出來了?!”

其實曲轅犁跟直轅犁的訣竅冇有什麼太神秘的,關鍵是一種思維模式,因為有人往上麵想,所以也就不知道把“直線”變成“弧線”後,會有什麼不同。

“這個真的能夠真省力?”柴洪望著自己所畫出來的東西,跟朱五確認。

朱五聳聳肩,說道:“肯定的,我娘還能騙人不成?若是省不了力,那就有可能是你做錯了。要不然,你先做一個出來,到時候我們試用一下?反正現在秋收完了,冬天也冇什麼事情乾,你可以慢慢弄,要是能夠在開春的時候弄出來,肯定發了。”

“行,那我試試。成了,我們就立契約。”

“行,我相信柴叔的人品,到時候真要成了,肯定不會賴賬。”

柴洪心說:就你娘那脾氣,我敢嗎?

隻是想到葉鬥,他這心裡多少有些火熱,希望能夠藉著老虔婆的動產,多撈一筆。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