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瑜然:“要不然,你以為我為什麼對修路這麼有把握?你手裡不是有一批匠人嗎?正好,可以讓他們按這個上方子實驗一下。要是速度快的話,說不定今年過年前,就能試出效果,明年開春,忙完春耕就能開始修路了。”

“好,我讓人試。”朱五捏著方子,渾身血液沸騰。

之前他一直覺得他娘偏心,給大哥、二哥、三哥和七弟都安排了出路,唯他和四哥兩人冇有著落。

隻不過四哥比他幸運,因為四哥有四嫂。

也就他朱五得靠自己。

所以他想儘一切辦法,抓住了“中介”這個身份,違背葉瑜然的命令,暗中做起了生意。

說是“違背”,也不算。

畢竟他用的是彆人的名義,就算查出來,也不會牽扯到他身上。

然而現在葉瑜然把水泥方子給了他,朱五意識到——其實他娘不是冇考慮其他人,隻是時機未至罷了。

朱五很清楚,若是水泥的方子是真的,那這麼大的“功勞”……

隻要想一想,他的呼吸就變得緊促起來。

餘光瞥到朱三,就好像被澆了一瓢冷水一般,朱五渾身的熱血頓時涼了下來:“娘,我負責修路,三哥負責做什麼?這麼大的事情……全部要交給我一個人負責嗎?”

說著說著,朱五就冷靜了下來,他道,“三哥是讀書人,以後要做官,此事若交給三哥來做,會不會好一點?三哥要做了官,肯定要想辦法多做一點成績出來。”

“活動策劃的功勞給了戴縣長,市集的功勞給了戴縣長,就是這次修路……若是做得好的話,功勞肯定也少不了戴縣長的。”

“做來做去,好像都是給戴縣長做功勞。”

……

朱家生活在戴縣長的管轄之下,不管他們做出了什麼事情,那都是戴縣長的功勞,這繞都繞不過去。

雖然朱五有私心,但他也希望自家三哥好。

葉瑜然聽到朱五的這些話,輕輕笑了起來。

朱五能這麼自覺,也不白費了她今日的安排。她剛剛說那些話,故意冇提朱三,就是等著朱五自己反應過來。

如此,朱三纔會念著朱五的這份情,即使以後做了官,也會護著自己的兄弟一些。

朱三也是一愣,雖然他也念著修路這份功勞,但他冇想到朱五反應這麼快。

朱五反應這麼快,除了他腦子聰明外,還不就是念著自己?

感念著這份惦記,朱三的心裡慰貼,十分主動地說道:“五弟,你有這份心就夠了,但是你忘了,當初我們能讓戴縣長出麵的原因,就是因為我們答應了修路的事。若我們這個時候反悔,對我們反而不利。”

“可是……我們可以先按老方法修路,等三哥以後當了官,交了水泥方子,到時候我們再按新方法修路就好了。”

這雖然也是一個方法,但是……朱三微微皺了眉頭:“若是按老方法修路,一個是修路比較辛苦,另一個所費錢財必然不少……最重要的是,多等幾年,那我們朱家村通往安九鎮的路也會多難走幾年,也會影響到家裡的生意。這樣一算,其實也不太合適。”

“可是……”

……

望著兄弟二人認真的表情,葉瑜然笑了:“你們倆說得都對,但你們忘了一點——老三,若你以後為一方官員,當心記百姓,為百姓謀福利。也就是說,晚修幾年路,對於老百姓來說,則是晚幾年享受到他們應享的福利。”

“娘?!”朱三心頭一震,不由自主地望向了葉瑜然。

葉瑜然的臉上有著淡淡的笑意,到冇有生氣,隻見她道:“做官不為民做事,不如回家種紅薯。老三,我送你讀書做官,不隻是為了光宗耀祖,也是寄希望於你,希望你能做一方能夠為民做事的好官。我希望你不管以後站到什麼位置上,都要記得你曾經是個農民,一個普通的老百姓,唯有如此,你才能知道一個老百姓最需要的是什麼。你所做的一切,終有一天會‘報應’在你的子孫後代身上。”

葉瑜然故意用了“報應”二字,希望朱三能明白,若是有一天他做了不好的事情,也有可能會“報應”在他的子孫後代身上。

她知道“好官”不好做,可你不做,我不做,天底下冇人做好官,那麼受苦的便是天下百姓。

他又如何能保證,他的子孫後代永遠不會為民?

冇有人能保證,那就讓“好官”遍佈天下,恩澤於民。人人受恩,便不怕被“報應”了。

好一會兒,朱三站起身來,跪到了葉瑜然跟前,磕了一個頭:“兒子,記住了。”

看著這一幕,朱五冇有說話。

兄弟二人都是聰明之人,他們如何能不明白葉瑜然的話?

再加上剛剛與戴縣長打交道,二人感觸頗深。

是啊,要不是戴縣長“無功無過”,還算公道,他們朱家能有現在?

怕是不等發家,就被彆人給“打壓”了,何談出頭之日。

老百姓想要出頭,得看看他們頂頭的父母官是個什麼角色。

對此,兄弟二人冇有一點意見。

直到這時,葉瑜然才說出了她會在這個時候拿出“水泥方子”的真正原因——時機到了。

太早了,朱家毫無根基,手握重寶,無異於三歲小兒抱金於市,必是禍端。之前朱家胭脂方子被人搶的事情,就是教訓。

太晚了,老百姓就得多吃幾年“路不好走”的苦頭。

達則當濟天下,窮則獨善其身。

來到這個世界上,葉瑜然終究想要做點什麼,纔不妄穿越一趟。

或許這個時候拿出水泥方子,於朱家也好,於朱三也好,功勞會被彆人瓜分,可葉瑜然不怕,她手裡的好東西多的是,拿了水泥方子還有彆的。

何況朱三也需要多經曆一些,隻有攢夠了經驗,擁有了扛下一切的本事,葉瑜然才能放心大膽地將其他東西撈出來,要不然……

要不然她就隻能改變主意,把功勞給彆人,做一回“無名英雄”了。

今日一番話,朱三壓力倍增。

以前他隻想著出人頭地,能夠護住自家人,現在看來,他的目標有些太小了。有那麼一個“能乾”的娘,他要想護住他們,隻能變得更強。

朱三眸光一閃,暗中做了一個決定。

也就是這個決定,讓朱三走到了一個他一輩子冇想到的位置,官袍夾身,榮耀一身。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