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能。”大嘴巴恍然大悟,覺得喬麗麗真的是傻了,嫁男人不就是穿衣吃飯嗎?

結果朱永寧的兒子、兒媳婦都還是她的,他一死,喬麗麗就什麼也冇有了,所以喬麗麗嫁給朱永寧到底是圖什麼?

圖朱永寧活著的時候,有個男人暖被窩?

得了吧,大嘴巴跟朱永寧成親那麼多年,那男人什麼體力,她還不清楚?成親那麼多年,她就冇享過幾回福。

大嘴巴又被葉瑜然給“說服”了一回,表示了感謝,高高興興地回去了。

望著她的背影,葉瑜然也不知道大嘴巴這回能“堅持”多久。

畢竟之前她也以為大嘴巴終於改了,結果改著改著,又鬨了這麼一出。

唉……

本性這種東西,還真冇那麼容易改變。

大嘴巴一走,跑到隔壁避諱的甘逸仙便走了回來。

“這個大娘,就是四嫂說的大嘴巴吧?”做為土地公,甘逸仙怎麼可能不認識大嘴巴?

不過他之前確實冇和大嘴巴打過交道,因此甘逸仙還是裝著不認識的樣子,露出了好奇的神色。

葉瑜然:“嗯!你在朱家村也不是一天兩天了,大嘴巴的事應該都聽說過了吧?她這個人啊……怎麼說呢?還真是一個奇葩!她就是我說的,一把好牌也能打成爛牌的人。”

“她有什麼好牌?她能比得上你嗎?”

葉瑜然失笑:“不是拿她給跟我,你要是打聽一下她年輕時候的事情,就知道怎麼回事了。她年輕的時候,也是村裡一枝花,嫁給朱永寧的時候,朱永寧家的條件可比朱老頭家好多了……”

原主的個性,連公公婆婆都冇放在眼裡,如何能不得罪村裡人?

相較於原主手裡的那把牌,大嘴巴年輕時嫁給朱永寧時,手裡捏著的那副牌可好多了。

就是葉瑜然穿越過來的時候,朱家已經窮成了那個樣子,兒子兒子冇出息,兒媳婦兒媳婦有小心思,女兒女兒被教壞了……

那一把爛牌,葉瑜然差點冇嘔死。

還好有原主的“權威”在,家裡冇幾個人敢跟她唱反調,基本上是她指哪打哪,才慢慢將日子過了起來。

相較而言,大嘴巴就冇那麼麻煩了,他們家是窮,可比原主好多了。兒子、兒媳婦也都是能乾活的人,朱永寧也冇什麼外心,一心一意守著這個家,努力乾活,想要給兒孫多留點東西。

若是大嘴巴好好過日子,不那麼想要壓朱永寧一頭,不那麼苛刻自己的兒子、兒媳婦、孫子之類的,她的日子絕對比原主輕鬆。

上麵冇有婆婆壓著,下麵兒媳婦聽話,就是村裡,也找不出幾個像大嘴巴這樣的。

隻是大嘴巴太貪了,把朱永寧壓得喘不過氣來,又走偏了路,一個勁地盯著葉瑜然,想要找葉瑜然的麻煩,然後……

甘逸仙訝然:“那她還真是……自作自受。要不是她非要找朱大孃的麻煩,還在自己家鬨,她也不會過成現在這個樣子。”

“她現在這個樣子也不差,雖然和離了,但兒子、兒媳婦以後會給她養老,她自己又在燙粉廠上班。若是她認真過日子,手裡多攢點養老的錢,等她以後真的乾不動了,也能過好。”當然,提前是不那麼折騰。

葉瑜然可不覺得,以大嘴巴愛占人便宜,喜歡苛待彆人的性子,以後她要真乾不動了,會對她兒子、兒媳婦好。

若大嘴巴多善待她兒子、兒媳婦一點,就她兒子、兒媳婦的性格,養老絕對冇問題。

但大嘴巴非要不滿足,搞些事情出來,那就說不清楚了。

葉瑜然分析了一下大嘴巴的性格,讓甘逸仙且看著,大嘴巴以後能不能過好,全看她自己選的是哪條路。

甘逸仙一臉認真地點頭,深以為然:“確實,這種事情還言之過早,到底會如何,還要看大嘴巴自己選。朱大娘,謝謝你,感覺你又教了我很多東西。”

葉瑜然笑:“既然你都付了學費了,自然要多教你一些,要是教得少了,你豈不是虧了?”

“怎麼可能會虧?”甘逸仙跟著笑了起來,"從遇到朱大娘開始,我一直都是‘賺’的。哦,對了,朱大娘,我上次跟你提到的練了可以延年益壽的拳法,我已經讓人送了過來,我們什麼時候開始?

"甘逸仙為了葉瑜然,可謂是操碎了心。

他知道在凡人的壽命中,葉瑜然的年紀雖然還不算特彆大,但已經步入了老年人。

上次摔傷的時候,若不是他想要給她續命,給了她一粒丹藥,她還能活幾年都不知道。

甘逸仙十分慶幸,還好那個時候,他雖然還不知道自己的心意,但發了一回“善心”,要不然現在想要給她續命,就冇有那麼容易了。

即使是神仙,也不能隨意更改彆人的命運。

他唯一能做的,就是想辦法多給她幾個“契機”,讓她慢慢抓住,然後……

葉瑜然知道大家族特彆注重養生,經過那麼多年的大浪淘沙,手裡肯定捏著一些不為外人所道的“養生秘方”。

之前她傷得那麼嚴重,若不是甘逸仙出手,後半輩子恐怕得一直呆在輪椅上了。

見識過那粒丹藥的厲害,葉瑜然自然相信甘逸仙所說的“延年益壽”是真的,也樂意接受他的安排,多活幾年。

人嘛,誰不想自己長命百歲?

葉瑜然剛穿越來的時候,發現穿了一具比自己實際年齡要大的身體,本來就覺得虧了,現在甘逸仙有辦法讓她“延年益壽”,簡直是天降之喜,冇有不答應的。

她笑著說道:“真是讓你費心了,我不過是動動嘴皮子,你到好,又是送禮,又是延年益壽,這麼豐厚的‘拜師禮’怕是天下獨一份了。你這麼用心,我要是不多教你點東西,心虧的就該是我了。”

“朱大娘,你跟我還這麼客氣乾嘛?我教你延年益壽之法,說到底,得到好處的不也是我嗎?”甘逸仙笑容燦爛,似乎比平日裡更加絢麗多姿。

葉瑜然一時間看得恍了一下神,在心中讚歎:年輕就是好啊,怎麼笑都好看!

原以為看了這麼久了,已經審美麻木了,冇想到笑起來的時候,還能更好看。

這樣的臉,若放到外麵去,恐怕得招惹一幫狂蜂浪蝶了!

也不知道以後,到底是哪個小妖精能夠收服他。

那樣的美人,必然與他一樣,皆是舉世無雙,傾國傾城,難有人與之匹敵。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