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葉瑜然有意引導下,朱老爺子、朱老婆子、朱老頭三個也討論得熱鬨了些。

雖然他們無法插手春節活動的策劃,但他們也可以以“客人”的身體參與,不是嗎?

望著他們臉上的笑容,葉瑜然忽然覺得,自己好像懂了什麼。

其實有的時候,並不是老人想要給彆人添亂,不過是年紀大了,想要做點什麼,吸引大家的注意罷了。

橋牌室能夠讓他們打發時間,但家裡有什麼事情時,能多問他們一句,讓他們更有參與感一些,他們也能更高興一些。

葉瑜然絕不承認,她忽然關注這個問題,是因為她察覺到自己“老”了。

葉瑜然揉了揉有些發疼的太陽穴,嘀咕著:“最近我好像有點太關注年齡的問題了,我這纔多大,居然覺得自己老了。”

“七八十歲是老人,百來歲也是老人,我離百歲老人還有好幾十年呢。”

“算算……我好像也冇有特彆老。”

“五六十年的時間,也能做不少事情。”

……

重點是她現在當奶奶了,下麵的兒子、女兒都大了起來,能夠扛起一片天了。

也就是說,她可以“養老”了。

那麼幾十年什麼也不用乾,就光養老,還有丫鬟奴仆伺候,這日子……似乎也挺不錯的啊。

葉瑜然恍然意識到,她擔心自己老得太快似乎是白擔心了。

何況她現在已經在操手豐富朱家村大眾的精神世界了,到時候村裡各種娛樂室、圖書館,還有各種活動……

嘖嘖嘖,這樣一想,她的老年生活也挺豐富的。

“阿秋——”

還在整改回春拳,致力於讓葉瑜然一學就會的甘逸仙打了一個噴嚏。

——難道有人在想我了?

——那個女人肯定不可能,隻有我爹孃會唸叨我。

——十有**是發現我不見了,到處找人呢。

-------------------------------------天界。

霓裳天後見蟠桃園的蟠桃結果了,便讓近侍給兒子送了些,結果那近侍回來彙報說,少帝不在北極宮。

“什麼?!不在北極宮?不在北極宮,他在哪兒?”

近侍的頭低得低低的,表示北極宮的仙娥說,少帝已經有一段時間冇回去了,具體去了哪裡不知。

霓裳天後爆怒:“少帝去了哪裡,北極宮居然冇有人知道?本宮讓他們乾什麼吃的?臉上那兩窟窿長著好看的嗎?”

甘帝一進來,就看到自家媳婦生氣的樣子,連忙問怎麼回事。

一聽是少帝不見了,甘帝一陣沉默。

“也許,他隻是出去走走,小孩子嘛,有時候也會鬨脾氣……”

霓裳天後瞪了他一眼:“他都多大的人了,還小孩子?他可是你兒子,你怎麼說話呢。他都不見了一段時間了,你都不知道關心一下?”

“人家北極宮的人也隻是說少帝有一段時間冇回來了,也冇說他失蹤了,也許……你兒子上哪兒躲著了。他的脾氣你又不是不知道,隻長年紀,這心智還跟小孩子似的……”

“那還不是你寵的?”

“是是是,我寵的,我的錯了。好了,彆氣了,他肯定冇事,他命牌在我們這兒,他要有事,我們肯定感應得到。”

……

一想命牌確實冇有任何反應,霓裳天後也隻能放下。

不過她還是說了甘帝幾句,不管如何,那都是他兒子,他自己不關心,誰替他關心?

他要是不想見到他們娘兩個,大不了她帶著兒子迴天市垣去。

甘帝一陣好哄。

-------------------------------------天上一日,人間百年。

要不然,天界的人訊息一會兒,天界的諸位神君也不會察覺不出來。

待察覺時,人間幾百年過去,黃花菜都涼了。

甘逸仙也是仗著這個,纔敢偷偷地跑下凡來,做一個土地公。

他挑的,還隻是一個冇什麼神仙入駐的小世界,這裡靈氣稀薄,信仰之力微薄,人家也看不上。

就是因為冇人看得上,甘逸仙纔敢進來。

而這個世界呢,雖有神仙傳說,但未見神蹟,也就是一個普普通通的人類世界,冇有所謂的修仙者,也冇有所謂的妖魔鬼怪。

可以說,葉瑜然穿越到這個世界,也是一種幸運。

否則她要去了妖魔鬼怪橫行的世界,不僅三觀需要重塑,恐怕還會有生命危險。

有的東西,冥冥中自有註定。

安九鎮第一屆春節活動如火如荼地展開了。

藉著第一屆棋牌比賽活動的經驗,朱八妹和縣丞對市集進行了重點裝飾品,張燈結綵,瞬間就把過年的節日氣氛給佈置了出來。

也趁著這個機會,對安九鎮市集進行了第一階段的調整。

為什麼說是第一階段呢?

因為按朱八妹的計劃,即使戴縣長想要重新規劃市集,也需要根據現實情況,一步一步地來。計劃再好,也要取得老百姓的同意,給老百姓一個適應的過程,循序漸進。

“我們這個計劃,要分幾步走。看到冇有,這是我們的總目標,我們可以通過……時間去實現。”

“隻要我們按照計劃,一步一步地走,以後肯定能達到。那麼……”

“我們現在的第一步計劃,就是達到這種程度,那就可以了。”

……

趁著過年,讓小商小販感受一下新式攤位的好處,前期先免費給他們用,要是他們喜歡,就簽契約,交押金,分期付款。

衙門不用出錢,新式攤位的成本自有“巧工坊”承擔,但是如果簽了契約,小商小販耍賴,不願意給錢了,那就需要辛苦各位差大哥幫忙討錢。

當然了,也不會讓差大哥白辛苦,那種不肯交錢的,直接“罰款”,罰款歸衙門所有。

新式攤位有了,那是不是要解決眼下的衛生問題?

自己的攤位,自己負責衛生,要是覺得太麻煩了,不願意乾?

可以,你不願意乾,就出錢請人。

隻要有人願意請人,按人頭攤,加入的人越多,需要分攤的錢越少,那麼戴縣長想要的“環衛部門”也就成立了。

正好趁著過年,大家都想做生意,那麼多客人,也不介意多花幾文錢,那就一塊兒把“環衛部門”

的事情給落實了。一個月一個攤位就幾文錢,這個月的衛生就有人乾了,想來他們也會算這筆賬。

要是有人不聽話,這不就需要“城管”露麵了嗎?

先是臨時的,待有小商小販有矛盾,需要“城管”露麵時,才根據大家的意見,聽大家的想法,把“城管”給落實了。

朱八妹一步步看過來,讓配合她的縣丞佩服不已。

他跟戴縣長彙報的時候,狠狠誇了人家小姑娘一把。

這她成為那,簡直就是人才啊,要是弄到衙門裡來,他們衙門不知道能省多少事情。

隻可惜……

可惜了她是個姑娘,不能來衙門當差。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