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其實戴縣長並不是什麼不食人間煙火的官員。

隻不過,他冇下地乾過活,對農活的瞭解僅限於書本,對田間的事宜不甚敏感。

要不然朱家村離安九鎮這麼近,他也不會意識到朱家村的變化意味著什麼。

現在有了人提醒,戴縣長自然重視。

戴縣長一重視,葉瑜然順理成章的便把朱大、朱二負責的“實驗莊子”的事給說了出來。

“這個莊子啊,其實就是研究種田的,就像之前的水田種植法,也是像這樣采取不同的種植方法,慢慢研究出來的。”

“還有堆肥、間苗法……”

“這些都需要一點一點慢慢去試,試得多了,就知道哪一種方法好用。”

“知道好用了,也不能隨便用,還要小範圍的試點,讓大家試著用,看看還有冇有什麼需要查缺補漏的,然後再一點一點把完善。”

……

葉瑜然直接拿水田種植法舉例,一開始也是從朱家開始,先由朱家試種,確定確實有效以後,才帶著朱家村的人一起種。

即使是一起種,也非常小心,不敢讓他們把所有的水田都改了,而是每家每戶隻分配了一個名額。

一個是嘗試,一個是學習,攢經驗。

第一年成功了,第二年才稍微放寬了些。

然後是第三年……

“什麼事情,都是從無到有,從不完善到完善,都是一點一點積累來的。”葉瑜然說道,“種地這種事情急不來,它得一年一年的來,一年一年的試。”

“可是地是農民的命根子,不可能讓所有農民去試,所以纔有了這個‘實驗莊子’。”

“呆會兒戴縣長可以到實驗莊子上去看看,莊子裡的田地都是分成一塊一塊的,插著牌子,每塊地負責一樣。十塊地算下來,一年就是十種方法,三五年時間,怎麼也能摸索出一些東西。”

葉瑜然隻能說大的方向,真到了實驗莊子上,要說種田的事,還得朱大、朱二來。

所幸兩人笨嘴笨舌了些,但實驗莊子打理得極好,各種記錄、數據列表弄得清清楚楚的。

學會了阿拉伯數字的戴縣長一看就懂。

從實驗莊子成立之初,到如今,不能說有多大的成果,但有了方向,進一步就是經曆時間的考驗,看最終走向了。

“不錯不錯!你們兩個要好好加油,到時候本官等你們的好訊息。”戴縣長看著這些東西,十分滿意,還誇了朱大、朱二幾句。

他看得出來,這個實驗莊子做的是“實事”,不比做生意花裡胡哨的,容易引人注意。

再加上朱氏蒙學還有農學培訓班,戴縣長打心眼裡認同了朱家是“耕讀傳家”的說法。

哪家當家做主的不是男人?

女人賺點胭脂錢,隻要不耽誤家裡男人的事情,那就行了。

葉瑜然目光微閃,還帶著戴縣長參加了朱氏蒙學。

“這蒙學也是為了方便村裡人,冇收什麼束脩,就收了些先生的口糧和書本的成本錢……”葉瑜然說道,“現在孩子還小,都讓他們在沙盤上練習,對紙張的消耗小,成本也比較低。”

其實葉瑜然也想過解決“紙”、“筆”、“墨”的問題,隻是前期若冇有一個鋪墊,貿然拿出來太突兀了。

所以,她準備朱氏蒙學的需求量再大一些——為了節省成本問題,不得不踏上“造紙”之路,從而開啟活字印刷、報紙、雜誌……

最後建一所村級圖書館。

當然了,這是後話。

“他們都願意送孩子來讀書?”戴縣長略微有些詫異,他之前就聽說朱家村有蒙學的事情,但他一直以為規模極小,也有那麼幾個人上學。

冇想到實地考察了才發現,人家這蒙學辦得可不比鎮上的小,好幾間大教室呢。

他也走訪過其他村子,極少有村子願意讀書的,朱家村這麼開明嗎?

葉瑜然笑著說道:“怎麼不願意?哪個當父母的不是為了孩子,不想自己的孩子以後能過上好日子?這會識字寫字的人,跟不會識字寫字的人區彆還是挺大的……”

冇有什麼大道理,有的隻是一些現場的例子。

比如朱三、朱七。

朱家都能養出兩個讀書人,他們一個村子,還能養不出第二個嗎?

何況,在朱家那些廠子、作坊裡乾活的,一般能當上小組長的,也都是能寫會算的。

除此外,去外麵打短工的,那種能寫會算的,也比較容易拿到高薪水。

這麼一講,戴縣長懂了,這是見了兔子才撒的鷹,朱家村的人見到了好處,難怪願意送村裡的孩子讀書。

朱家村的人嚐到了甜頭,附近其他村子的人見了,也跟著心動,於是……

朱氏蒙學裡,不隻有朱家村的孩子,還有附近村子裡的孩子。

戴縣長問道:“裡麵真的有特彆會讀書的孩子?”

“有啊,怎麼冇有,每個年級每個班,都會有幾個會讀書的。他們記憶力好,識字快,學東西也快……”葉瑜然讓先生拿出了學生平時的考試成績。

這種記分方法讓戴縣長眼前一亮:“你們這分數,居然算得這麼細?”

再一看考試試卷,每道題後麵都標得有分數,總分一百分,也難怪每個人的分數都確定到了個位上。

不像他之前讀的書,先生隻會憑一個甲乙丙丁。

準確說,就是先生憑個人感覺打分,個人的審美和偏好對分數的影響特彆大。

但朱氏蒙學的試卷不同,人家有填空題、選擇題、簡答題、論述題……

主觀題的比例極小,比重比較大的還是客觀題。

“你們這卷子……很特彆啊,怎麼想到設計出這種卷子的?”戴縣長有些蠢蠢欲動,想要帶幾份回去給自家小孩子做。

這些卷子不僅有四書五經上的題目,居然還有涉及農學、算術、地理、遊記。

這麼小一點,考這麼寬的內容,真的冇有問題嗎?

葉瑜然笑著說道:“小孩子的重點就是打基礎,告訴他們一些常識性的問題,比如說每年的春耕是從什麼時候開始,育苗分為哪幾個步驟……我們這上啟蒙班,隻有很少的一部分孩子會走科舉的路子,大部分人會留在村子裡種地,養家餬口。所以我們也要多做幾手準備,讓他們多學一些基礎性的常識,等大一點再根據他們的學習情況做調整,做有側重性的選擇,這樣纔不會耽誤了他們以後的人生。”

“這到是。”戴縣長點頭。

他家裡的孩子,以後肯定是要走科舉的路子,冇有彆的選擇,所以從啟蒙開始,學的就是四書五經,直接奔著科舉去的。

而朱氏蒙學的孩子不同,他們是農民的孩子,有的會繼續讀書,選擇科舉;有的則回到村子裡,繼續種地。

隻是這樣,讀書識字不會浪費了嗎?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