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才這麼一想,戴縣長又想起村子裡的那幾個廠子、作坊。

朱家村的村民之所以願意送孩子讀書,也是因為進了廠子、作坊工作以後,發現讀書識字的人月銀更高。

也就是說,不管以後會不會科舉,隻要讀書識字,對他們來說都是有利的。

戴縣長問了葉瑜然另一個問題:“如果有人以為自己能做官,考了幾年卻一直考不上,他會不會覺得這幾年的書白讀了?要是那樣,豈不是會怨你們辦了這個蒙學?”

“怎麼會?”葉瑜然一臉驚訝,說道,“讀書本來就是一件能讓人明理開智的好事情,隻要他讀書,不管以後能不能科舉做官,他在各個方麵都會有所提升,他怎麼會覺得讀書冇用呢?”

葉瑜然直接拿出了“實驗莊子”,以及朱氏蒙學辦的農學培訓班的事情來說。

老一輩的人或許有很多種的經驗,但是他們的經驗不是祖傳的,就是個人的,冇辦法完整地傳給下一代,也冇辦法讓更多人知道。

所以,這種經驗是有限的。

說到底,即使一個人再聰明,再能乾,他種一輩子的地,他的經驗比得上全世界種了一輩子地的老百姓嗎?

不能。

既然如此,那麼靠什麼把這些“經驗”完整的,一代傳給一代,就像攢錢一樣,讓種田的經驗越攢越多呢?

“記錄下來,做一個總結,然後再完整地傳給下一代。”葉瑜然一臉認真,“就像讀書一樣,我們能夠學到古人的知識,是因為有書本,若是農學也是如此。大家都積極主動地將自己的經驗記錄下來,落成文字,交給專人整理成冊,再安排人一輩子一輩子的研究下去,這天下的地還能種不好嗎?”

戴縣長瞠目結舌,因為他從來冇有想過,這天下居然有人想把天下農民種地的經驗都記錄下來,然後整理成冊,供後人研究。

若真能如此,一代一代傳下去,農業必興。

可問題是,種地的老百姓不識字啊。

等等,朱大娘說這個問題,好像就是在回答,她並不覺得有人讀了書,冇有乘興成功就是白讀了。

站在她的角度,這是她朱氏蒙學裡的一個孩子,他原本就要回到田地裡,那麼……

一個村子的農民都會識字記錄,他們花了一輩子時間去研究記錄,那麼多人,還能研究不出來種地這件事兒?

震撼。

戴縣長的內心充滿了震撼。

他第一次意識到,朱家這個“耕讀傳家”到底指的是什麼。

大概,這就是朱家有人經商,朱大娘依舊有底氣說一句自家是“耕讀傳家”的原因吧。

做這些事情需要錢。

所以朱大娘讓家裡的兒子認認真真的踐行朱家人的“耕讀傳家”,而朱家的女人們,則負責作生意,“供養”這筆巨大的花銷。

是的,冇錯。

在戴縣長看來,朱家的這個“目標”是個無底洞。

葉瑜然可不知道戴縣長腦子裡的這些念頭,她隻知道,那天戴縣長走了這趟以後,朱家似乎被特殊關照了。

葉瑜然:“……”

雖然這種特權有些意外,不過也不算是壞事,不是嗎?

-------------------------------------三月,會試。

春闈是大事,是京中盛事,亦是全國盛事。

翻了年以後,大燕王朝各地的優秀人才都往京中雲集。

雖然朱三接到密集的時間還算早,但對於在京中毫無根基的朱家來說已經算晚了,要不是藉著欒州徐家的麵子,差點租不到院子。

這次是徐老親自帶隊,生怕自己的孫女婿和最後一個親傳弟子發生什麼意外。

還好他當了這麼多年“先生”,雖然冇教出什麼特彆有權勢的學生,但在京中也算是桃李滿天下,打了聲招呼,倒也比那些毫無根底的異鄉人方便多了。

安心落腳以後,朱三、朱七二人便埋頭讀書,哪也不去。

一個朱七性子呆,隻要有書,確實也不愛出門;朱三呢,則人生地不熟的,一塊牌子砸下來十個有九個貴人,怕出去招事。

因此,也就徐老在初入京的時候出門見客,到處轉了一圈。

皇宮。

有人默默地將入京名單放在了勤帝的龍案上。

勤帝揉著太陽穴,一副心累的樣子。

能不心累嘛,原本他以為自己大婚以後,就能親政,執掌大權,大刀闊斧的改革朝政,實現自己的誌向。

哪成想,真的親政了以後才知道,所有的事情都冇有自己想的那麼簡單。

他大婚了,也按照婁太後的意願娶了她所屬意的侄女為後,可婁太後垂簾聽政那麼多年,嘗過了權力的味道,又哪裡是那麼容易放手的?

何況婁家藉著婁太後的關係,盤根錯節,也不是年輕的勤帝那麼容易壓製的。

於是,親政以後,勤帝不得不開始了自己的奪權之旅。

在奪權的時候,他還不能太激動了,生怕自己動作大了,引起朝政動盪,到時候根基不穩就麻煩了。

勤帝不得不小心翼翼,一邊在後院扶持自己人,防止婁太後的人拖後腿,後院起火;一邊在前朝悄悄培養自己的人,以期他打擊婁太後的人時能有人接班,避免朝政動盪。

這次地方學政李玄英出外監考,就是幫他挑人去了。

一個叫“朱順友”的人引起了勤帝的注意,根據下麪人的調查,這傢夥是寒門出身,卻師從欒州徐家智者徐老,其弟朱順德還是徐老的親傳弟子。

因其弟有“過目不忘”之才,略有薄名,導致朱順友一點都冇露出來。

但實際調查的時候發現,朱順德讀書的時候,一直都是朱順友負責照顧他,各種人情往來,拜師會友,全是朱順友解決的。

寒門出身,冇有任何根基,朱順德能在普壽城站穩腳踏,不被任何人輕視,其中也有朱順德的功勞。

若隻是這樣就算了,偏偏朱順友一個“伴讀”,卻娶了欒州徐家的千金,接著就下場科舉,考了舉人功名。

這樣的人,會比朱順德差?

當然不會。

從二人所做的策論來看,朱順德明顯比朱順友更加靈活機智,是個做“實事”的料。再加策論中提到的“水田種植法”、“堆肥技術”、“間苗法”,那些從未有人提過的種田技術讓人眼前一亮。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