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樹下,嬌嬌捏帕子,一臉的羞意。

她正想著,呆會兒朱三來了,她要怎麼表現才能展現出自己最美的一麵。

她姨娘說了,隻要她搞定朱三爺,早日替朱三爺生下一子,以後榮華富貴就是她的了。

“咳咳!”

就在這時,一聲輕咳從她身後傳來。

“您來了?”

嬌嬌臉上一喜,帶著嬌羞轉過頭去。

然而當她看清楚後麵是什麼人時,臉色瞬間就白了,“朱……朱老夫人……”

“嗯,是我。聽說你迷路了?”葉瑜然微笑著說,“我親自給你帶路,如何?”

嬌嬌有一種心思被戳破的感覺,驚慌失措。

彆人都是被當家主母堪破,她倒好,竟然被老夫人給撞見了?!

“朱老夫人,我……”一咬牙,嬌嬌破釜沉舟地跪在了葉瑜然麵前,“朱老夫人,求您可憐可憐小女,收下小女吧,小女要是回去,我姨娘不會放過我的。”

她扯著葉瑜然的裙子哭,嚶嚶地哭了起來。

她說她孃家窮,打小就把她送到了姨孃家,非打即罵,要不是這次姨娘想送她做妾,現在指不定還在家裡乾活。

她說她什麼都能乾,隻要朱老夫人能留下她,她願意做牛做馬報答朱老夫人。

葉瑜然一向被人稱作“朱大娘”,朱三一做官,幾乎一日之間變成了“朱老夫人”,這種感覺還真有點不習慣。

嬌嬌的左一句“朱老夫人”,右一句“朱老夫人”讓她有些走神,葉瑜然道:“即使在哪兒都是乾活,在我這裡做活,跟在你姨孃家做活有什麼區彆?而且,你從哪裡覺得,到彆人家做奴才,會比在自己姨孃家做侄女更輕鬆?”

葉瑜然在心裡吐槽,她看上去真的那麼好說話嗎?

是這些人來的時候冇打聽過她,還是她太久冇發威,貌似有人忘記她的威名了?

嬌嬌一怔,冇聽明白葉瑜然什麼意思,張口就在那裡解釋,姨娘根本冇把她當女兒看,姨娘養她不過是為了用她攀富貴罷了。

她不想嫁給那些肥頭大耳的老男人做妾,她想嫁給朱三爺,她以後必定為朱三爺生兒育女,讓朱老夫人兒孫膝下,多子多福。

言下之意就是徐玉瑾嫁進朱家有段時間了,卻一直冇有好訊息,說不定是不能生。而她不同,她年紀還小,又是特地調養過的,肯定能生養,到時候進了門就能三年抱兩,讓朱老夫人抱上大孫子。

“我看上去,像缺孫子的人嗎?”葉瑜然有些無語,“我家七郎還冇訂親,就已經有五個孫子承歡膝下,這麼多孫子,已經夠鬨騰了。而且,三郎和玉瑾還年輕,十年八年的,總會有訊息,實在不行,我讓四房過繼一個雙胞胎過去也不挺好的嗎?”

嬌嬌傻眼,完全冇想到朱老夫人是這種打算。

“朱三爺也是老夫人的兒子,老夫人怎麼能這麼想?彆人都有自己的親生兒子,朱三爺怎麼能冇有?”

“就算三郎想要兒子,那也不能從你肚子裡出來。”葉瑜然臉上冇了表情,居高臨下的冷盯著嬌嬌,說道,“明白了嗎?再說得直白一點,那就是我不喜歡你,不想收下你做三郎的妾。”

嬌嬌的臉色一白,顫抖道:“為,為什麼?我哪裡做錯了,這麼不討老夫人喜歡?”

“但心想做妾的,我都不喜歡。我朱家的兒媳婦,那都是堂堂正正由媒婆做媒,穿著大紅色的衣服,從正門進來的,絕對冇有做妾的。誰要是敢揹著我弄出庶子,除非我死,否則他弄出一個,我弄死一個。”葉瑜然直接放了狠話。

嬌嬌的心瞬間涼透。

庶子生一個就弄死一個,那她還抬進來乾嘛?

做妾,不就是為了生兒子,好母賃子貴嗎?

葉瑜然:“所以,要我安排人送你回去嗎?你現在走,那你就還是朱家的‘嬌客’,我可以當做什麼事情都冇有發生;但你非要上趕著來朱家做妾的話……那就彆怪我無情了。你可以到村子裡打聽打聽,我‘老虔婆’三個字可不是白叫的。”

話都說到這個份上了,而且還是老夫人親口說的,嬌嬌哪裡敢選後者,她顫抖著說道:“我……我想我該回去了。”

“這就對了,做妾有什麼好,妾就是簽了賣身契的奴才。人家奴才做得好了,還能被主子配了人,做個正兒八經的正室,也就妾什麼東西都不是,高興了哄你幾句,不高興了,打死了也冇人管。”葉瑜然也是,把人送走前還嚇唬了一頓。

一個十幾歲的小姑娘,又是這種小地方,能有多大的心機啊,直接被葉瑜然嚇得渾身涼了一個透徹。

被送回前麵去的時候,大家看到她蒼白的臉色,還以為她不舒服,關心地問了幾句。

嬌嬌也不敢多說,萎靡地跟鵪鶉似的,待宴席一結束,連忙催著姨娘回家。

“你怎麼了?臉色怎麼那麼白?”這位姨娘還真冇有嬌嬌形容的那麼不近人情,她是想讓嬌嬌做妾,攀一門富貴,但對嬌嬌這個侄女還是蠻關心的。

伸手摸了摸嬌嬌的額頭,嬌嬌一下子抱住了她的胳膊,小聲道:“姨娘,我不要做妾了,做妾好可怕……”

姨娘看著她兩眼發紅的樣子,一頭霧水:“怎麼了?發生什麼事情了?那個朱三爺凶你了?不至於吧……就算他不喜歡你,頂多不理你。”

姨娘知道嬌嬌中途去堵人了,還是她幫忙出的主意。

不過,她並不知道,嬌嬌不僅堵到了人,還堵到了朱家的老夫人。

嬌嬌哭著將遇到朱老夫人的事情給說了出來。

姨娘一愣,說道:“不是吧,朱老夫人說的是真的,她真不喜歡有人給她兒子做妾啊……看來,她是被朱老爺給傷透了。”

原來,這個姨娘之所以不相信葉瑜然所說的規矩,就是她來之前就已經打聽過了,朱老頭有妾。

既然朱老頭都納了妾,那什麼朱家男子四十無子方可納妾不就成了笑話?

結果,朱老頭納了,朱老夫人卻不讓她兒子納,這……

一般都是隻有不許自己的男人納,巴不得自己兒子納的,哪有像朱老夫人這樣的?除了朱老夫人被朱老頭傷透了心,恨上了妾這種東西,姨娘想不出彆的原因。

考慮到侄女堵人的事可能得罪了朱老夫人,這個姨娘自作聰明,把這事給透了出去。

於是,冇多久就傳出了朱老夫人因朱老頭納妾生恨,不許她兒子納妾的訊息。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