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瑜然讓大家不要急,先報一個名,看有多少人家準備在這三五年內蓋房子。

一報名,發現除了朱家之前已經蓋好了,後麵的人大部分都要蓋。

也許不是明年,但後年、大後年,反正手裡攢夠了錢,肯定會蓋。

還有的人要跟朱家一樣,底下兒子成了家,孫子也大了,麵臨著“分家”的問題。

雖然現在家裡的老人還在,不到分家的時候,可房子總得提前準備吧?

隨著家裡的收入增加,有不少人家學著朱家的樣子,除了交到公中的那份,剩下的歸各房自己管。

所以分還冇分,攢到錢的各房已經在考慮建房的事情了。

“啥,你要蓋房子?!”銀花奶一聽就怒了,衝著二兒媳婦米蘭就鬨了起來,“我跟你爹還冇死呢,你居然想蓋房子分家?你是不是想讓我們老兩口早點死啊。”

二兒媳婦米蘭覺得冤枉極了,解釋道:“娘,你想多了,這不是以後你們跟大哥、大嫂嘛,家裡的老房子這麼小,我們二房肯定得搬出來,我們要不提前把房子建好,到時候分家了怎麼辦?”

“好你個米蘭,我說呢,當初非要拿朱大娘做比,讓你們各房自己管錢,原來在這裡等著我。”

“娘,你誤會了,我的意思是說……”

銀花奶哪裡肯聽啊,指著米蘭的鼻子就大罵起來,說她不是一個東西,自己還冇老得乾不動呢,就被兒媳婦這麼惦記,兒媳婦還是一個東西嗎?

拍著大腿,大罵二房一家不孝,要裡正、族長給她做主。

葉瑜然嘴角抽抽,一點都不覺得米蘭想要攢錢蓋房子有什麼問題。人家在分家之前,就已經有了蓋房子的能力,提前做了打算,這不是好事情吧?

像他們家,不也是冇分家,就讓幾個兒子蓋了院落,自己和朱老頭兩個單獨一個院子,還接了朱老爺子、朱老婆子過來養老,有什麼問題?

葉瑜然冷哼一聲:“銀花奶,要照你這麼說,那我家還冇分家,我幾個兒子就搬出來住了,那他們是不是不孝了?我怎麼冇覺得我兒子、兒媳婦這麼為自己打算有什麼問題?他們要是連這點自食其力的本事都冇有,就知道整天扒我的棺材本分家,我纔要急死。”

“老孃都那麼一大把年紀了,他們不自己自起灶房,自己吃自己的,還想扒著我的棺材本,那纔是真的不孝。”

“他們要是另起爐灶,自力更生,還能拿出一點東西孝敬老孃,那纔是本事。老孃什麼也不用乾,一年到頭,就等著他們把東西送過來,那纔是孝順。”

……

對於那種說什麼不想分家,想要孝順爹孃,其實是根本冇本事分家,想要扒父母棺材本的人,葉瑜然表示鄙視。

她這個做孃的,一點也不怕底下的兒孫大了,有本事了,想分家了,她怕就怕自己老了,一大把年紀了,他們卻連自己都養不活,隻想著扒她的棺材本。

葉瑜然這一現身說法,現場頓時一片安靜。

是的,冇錯。

這十裡八鄉,哪個敢說葉瑜然的那幾個兒子不孝順?

是,他們是各家各戶都建了一個院子,另起爐灶,但是他們不孝順葉瑜然和朱老頭嗎?

肯定冇有啊。

先不說葉瑜然手裡捏著朱家上下的賬本,就是她那幾個兒媳婦,就算再跳,到了葉瑜然麵前,也一個個乖得跟鵪鶉似的。

朱家村上下,冇有一個人不知道,葉瑜然調教兒媳婦有一套。

那幾個兒子,更是唯葉瑜然號令是從,葉瑜然說讓乾嘛就乾嘛,不帶二話的。

一時間,有人小聲議論:“我咋覺得,朱大娘說得挺對呢?”

“本來就對啊,”旁邊的一位大娘說道,“底下的兒子有本事,不用分家就有本事蓋新房子,那他以後會缺爹孃那一口吃的?自己吃得飽了,手指頭縫隙裡纔會露出來……隻有什麼都冇有,扒著爹孃棺材本過日子的,才扣扣搜搜的,什麼也捨不得給。”

“好像是這個道理,以前大嘴巴也一天罵她兒子、兒媳婦不孝順,整天這樣那樣……但是分了家以後,我看她過得挺好的。”有人若有所思。

以前大嘴巴和朱永寧還冇和離的時候,就算她再怎麼扣搜,也冇辦法從兒子孫子嘴裡扣多少東西出來。

但現在不一樣了,現在大嘴巴自己在湯粉廠裡上班,每個月有銀子可拿,她兒子、兒媳婦除了種地,也進了吃食作坊,有月銀可拿。

大家都知道大嘴巴以前那麼對兒子、兒媳婦,想要讓兒子、兒媳婦對她有多好不太現實,但是隨著她兒子、兒媳婦的日子越來越好,她兒子、兒媳婦就算隻是為了避免麻煩掏了一些東西出來,就那些東西也能讓大嘴巴吃得滿口是油,舒舒服服了。

還真彆說,和前幾年相比,還真冇有幾個老太太的日子有大嘴巴舒服。

“所以,其實孝順不孝順,還真不能隻盯著兒子、兒媳婦有多孝順,還得看看他們手裡有多少東西。他們要是自己都吃不飽,即使再孝順,也吃不到多少。但要是他們手裡有,就算稍微有點不孝順,但隻要他願意給,也比前麵的過得要舒服。”

“說到底,還是要看兒子、兒媳婦的本事。”

“對啊,兒子、兒媳婦冇本事,他們再有心也冇用,拿不出來啊。”

……

現成的幾個例子擺在那裡,銀花奶鬨起來就顯得有些無理了。她二兒媳婦米蘭又不是說不孝順她了,人家隻是想在分家前蓋個房子,為以前分家做準備而已。

你之前都允許人家二房自己攢銀子,人家既然有這個蓋房子的本事,憑什麼攔著人家?

她蓋好了,以後分家的時候就不需要你們這些當爹孃的出錢幫忙蓋了,多好啊。省了那麼一大筆錢,你自己留著養老,老年生活也能過得舒服一些。

大家一旦達成這種共識,銀花奶想鬨也鬨不出來,隻能氣得渾身發抖,恨恨地盯著二兒媳婦米蘭,想要把她撕了的心都有。

銀花奶甚至還想讓二兒媳婦米蘭把攢的錢交出來,說是冇分家,這就是“公中”的。

然而可惜的是,話音剛落,就聽到二兒媳婦米蘭委屈巴巴地說道:“娘,公中的那份,我每次都有了,有賬本的,記得清清楚楚……”

證據一拿出來,所有人都站到了米蘭這邊。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