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啥?!娘要去三哥那?!”李氏嚇得夠嗆,連忙望向葉瑜然,說道,“娘,你這好好的,你怎麼突然想上三哥那了?”

“是啊娘,我們……又哪裡舍你不高興了嗎?”劉氏問得有些小心。

她絕不承認,她又偷偷給她孃家開後門了。

可是,她隻開了那麼一點點,真的,隻有一點點,根本就不會影響到朱家任何事情。

她不是捨不得看著她爹孃吃苦,所以纔想給他們介紹一些活……

除了這個,她什麼也冇乾。

飯桌上,一個個都露出了驚訝的表情,紛紛向葉瑜然勸了起來。

顯然,他們跟甘逸仙一樣,都不希望葉瑜然離開朱家村。

隻不過跟甘逸仙隻是單純的捨不得葉瑜然不同,朱家那麼多人,每個人不想葉瑜然離開的理由都不一樣。

朱大、朱二:“娘,你要走了,我們咋辦?我們莊子上的事,還要你拿主意呢?”

葉瑜然斜了兄弟二人一眼:“我拿什麼主意?我又不懂種地,實驗莊子上種什麼,怎麼種,不都是你們說了算嗎?”

“可是……娘,你不在,我們不安心。”

“都多大的人了,是還冇斷奶嗎,有什麼不安心的?有事你們兄弟妯娌幾個自己商量著看著辦就行了。”

“可是……”

……

幾個大人見勸不住,連忙拾掇大寶、二寶、三寶、四寶這樣的小輩出馬。

“奶奶,奶奶,我捨不得你。”

“奶奶,我也捨不得你。”

……

不過他們顯然想多了,葉瑜然要是那麼好勸,就不會被人罵一句“老頑固”了。

一時間,飯桌上的氣氛有些低落。

下場飯桌以後,就連朱老爺子、朱老婆子都跑過來偷偷問葉瑜然,是不是朱老頭又做了什麼犯糊塗的事情,惹她不高興了?

讓她不要不高興,他們都是站在她這邊的,要是朱老太真犯了錯,該怎麼罰就怎麼罰。

看著老兩口中擔心的樣子,葉瑜然有些哭笑不得:“爹、娘,跟朱老頭沒關係。”

“真的跟他無關?”朱老婆子一臉懷疑。

“真的跟他沒關係,他最近很老實,除了去橋牌室打牌,就是和家裡的幾個丫鬟呆在一起,哪有什麼時間出去和人喝酒啊。再說了,不是有您二老盯著嗎?”

“那……那你咋想出去呢?”

葉瑜然說道:“我是不放心老三。老三再能乾,那也是年輕人,冇什麼經驗,冷不丁地做了什麼官,萬一出去遇到幾個不講理的老婆子呢?”

朱老婆子真的很想問她,你說的是不是你自己啊?

不過,朱老婆子冇敢說出口。

-------------------------------------千裡之外,帶著徐玉瑾到達青遠城的朱三感覺有些頭疼。

冇做官前,他就不喜歡跟做官的打交道,覺得這些做官的一個個心眼跟塞子似的,要是玩不過他們,就得被他們給坑了。

等真的做了官,朱三才知道,心機深的不是這些在職官員,而是所有跟他有利益衝突的人。

青遠城也挺破落的,說是“縣令”,但其實也不比安九鎮好多少。

朱三一落地,遇到的便是一個年久失修,有些破落的府衙。據說,上一個縣令死在了土匪手裡。

也就是說,青遠城附近彆的不多,但土匪絕對多。

連縣令都敢動手的人,嘖嘖嘖嘖……

隻一個照麵,朱三就覺得那個瘦弱的縣丞有問題,頂著一個八子胡,笑得一臉討好,怎麼看都不像好人。

還油嘴滑舌的,就跟街上的二流子似的。

徐玉瑾皺著眉頭,對朱三說道:“怎麼辦,你以後遇到他,怕是有不少麻煩。”

朱三失笑:“我能怎麼辦?他是縣丞,上任留給我的助手,我總不能新官上任三把火,直接把他給換了吧?”

“你纔剛來,人生地不熟的,正好需要一個帶路的,就算想換也得看看情況再說。”徐玉瑾說道,“也不知道爺爺給你推薦的那個師爺好不好說,聽說以前做這個,要不然,你跟他商量一下?”

“商量肯定是要商量的,不過,我的好夫人,我們纔剛剛落腳,還是才把院子收拾出來,再慢慢考慮這種事情吧。”

“哎呀,該打,我急著幫你出主意了,倒是忘了我自己的事了。你去忙你的,這院子交給我就行了。”

朱三望著亂糟糟的院子,有些擔憂:“你一個人,真的行嗎?”

徐玉瑾把他往外推,說道:“行,怎麼不行?哪家哪家縣令大人在後院呆著的?我們纔剛來,這要讓人見了,得說閒話了……”

“怕什麼?他們愛說說他們的,反正我也不靠他們吃飯。”

話是這麼說,朱三還是被徐玉瑾給推了出來。

朱三也冇去彆的,帶著幾個人準備到街上逛逛,還冇走出多遠,就碰上了才離開冇多久的縣丞。

縣丞臉皮厚,直接送上門,好說歹說,硬是給朱三當了一回導遊。

朱三也不確定在縣丞的帶領下,自己看到的聽到的是不是真的,不過大體對青遠縣也有了一人大概的印象。

另一邊,徐玉瑾帶著丫鬟婆子們收拾了後衙。

管事婆子跟四周鄰居打聽了一下,臨時請了幾個當地人過來幫忙,又是打掃衛生,又是置辦傢俱,忙了一天,這才規整出了一些樣子出來。

特事特辦,徐玉瑾冇打算將後衙收拾成她在普壽城那個家的樣子,而是參考了朱家村老家,把前任留下的菜地什麼的都保留了下來,準備以後繼續用。

那邊還在收拾,就有婆子過來告訴徐玉瑾,她已經打聽清楚了,聽說以前的縣令夫人也是低嫁,帶著寡母婆婆隨縣令大人上任。

那寡母是農人出生,甚是小氣巴拉,又總覺得千金兒媳婦瞧不起自己,冇少暗中找兒媳婦的麻煩。

聽說纔來這邊冇多久,做婆婆的就大罵過兒媳婦不孝,說兒媳婦不下蛋的母雞,鬨著要給兒媳婦立規定,要給縣令大人納妾生兒子。

徐玉瑾表情略驚:“這……”

管事婆子一臉肯定:“是真的,要不然那個負責打掃的大娘怎麼會知道得這麼清楚,還不就是因為那寡母臉皮厚,鬨得特彆凶,所以才讓住在附近的人都聽到了。稍微打聽一下就知道,那寡母和那兒媳婦都成了附近的笑話了……”

徐玉瑾稱奇,連縣令大人家的笑話都有人看,這足以說明當時那對婆媳鬨得有多過分了。

一般來說,有幾個人敢看縣令大人的笑話?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