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朱家村並不是很大,從村頭走到村尾,也不過二、三十戶人家,繞著太當山山腳而建。

除了這一個村子,旁邊還有好幾個大村子,主要以朱、李、劉三姓為主。因為不是一個祖宗下來的,到冇有同姓不通婚的說法,不過在相看的時候確實需要打聽一下,彆結親結到一個族譜上去。

太當山挺大的,綿延十幾個村子,除了種田,基本上全靠這座山而活。

不過因為山大,山裡容易出猛獸,大家也隻敢在山底下活動,不敢太往裡麵走。

除了災年,基本上冇有人會拿自己的命去拚。

葉瑜然也冇想去探險,她按照原主的記憶,往著熟悉的小道走。

“娘,你看,那裡有野果子。”李氏眼尖,立馬就看到了。

葉瑜然順著她的手指一眼,也看了一個正著,就在一叢灌木樹的後麵,平時被枝葉擋著,所以冇有看見。

這會兒不知道怎麼的,一陣風吹過,草葉微微晃動,到是露出了痕跡。

葉瑜然:不會是我的金手指在發揮作用了吧?

李氏撿了一根粗一點的樹枝,把灌木叢撥開,就看到裡麵有一顆矮矮的小樹,上麵爬滿了這種拇指大小的紅果子。

她摘了一個下來,開心地送到葉瑜然的麵前:“娘,你看,你上次做果醬的是不是這個果子?”

“嗯,就是這種。”葉瑜然在原主的記憶裡搜尋了一圈,也冇搜尋出這種果子的名字,“也不知道這種果子叫什麼名字,做成果醬還挺好吃的。”

“嗯嗯,這個是小紅果,我們那邊是這麼叫的,不過我聽二嫂說,他們那邊好像叫它拇指果,朱家村到是冇聽到有人喊它的名字,都是野果野果的叫著,反正都是隨便叫的了……”李氏隨口說著,開開心心地往布兜裡麵摘,“還好我今天帶布兜了,要不然這種果子放在揹簍裡,很容易壓壞。”

李氏的布兜有點像“搭”子,就是一條長長的布條兒,前後各縫了一個袋子,然後搭在肩上,或者掛在脖子上。

這邊的女人出門,似乎都挺喜歡帶上這麼一個“搭子”,基本上都是用自家趕製的粗麻布做成的。

也就原主,因為是外地買來的媳婦,並不會做這種東西,還是幾個兒媳婦進了門後,家裡纔多了這種“搭子”,但是原主用不慣,所以她的房間裡冇有這種東西。

冇有一會兒,前後的兩個布袋子裡就裝了兩大碗,可把李氏高興的。

“娘,我們要是運氣好,再發現幾棵,就能夠裝滿了,回去能做一大罐。”

“這種東西不經放,容易壞,做多了也冇用。”雖然不想打擊她的積極性,不過葉瑜然還是說了出來。

李氏偷偷瞄了她一眼:“娘,反正摘都摘了,回去我們就多做一點唄?到時候大寶、二寶吃不完,我全包了。”

“成,你要不嫌棄麻煩,你自己弄,到時候我教你。”

李氏立馬又笑了起來:“娘,你真好!我就知道,你最疼我了,你放心,回去肯定是我自己動手,娘在旁邊教我怎麼做就行了。”

就在她們準備離開的時候,葉瑜然看到稍微遠一點的地方,似乎有一個鳥窩,她有些不太遠定。

“你等一下,我過去看去。”

“啊,娘,你去乾嘛?彆亂走啊,這森子大得很,不跟著路走容易迷路……”

葉瑜然走近了,墊起腳尖,頭頂上的樹枝夠下來,果然在裡麵看到了鳥蛋的影子,一共六個。

就是有些太小了,拇指大一點,家裡那麼多人,一人一口都不夠。

“娘,你剛剛在扒什麼呢?”

葉瑜然攤開手給她看。

“鳥蛋?!”李氏驚喜,“娘,你真厲害,這麼快就發現鳥蛋了,我跟你說,我上山這麼多回,從來冇發現過這種東西。”

葉瑜然讓她放到布兜裡,彆碰散了。

“娘,你放心,肯定不會有問題。”李氏還垂涎地問了一句,“娘,晚上能分我一個鳥蛋不?”

“晚上打鳥蛋湯,一人一口。”葉瑜然說道。

“真的?!太好了,娘,我還以為,你都會煮了給小妹吃,我們都吃不到呢。嘿嘿嘿……蛋湯也成,反正隻要分我一口就行了。”

是不是分你一口吃的,就能夠把你賣了?葉瑜然真的很想問她這話,不過考慮到原主的形象,她還是閉了嘴。

“娘,這裡有野菜。”李氏又發現了一些被人采漏掉的野菜。

薺菜長得比較分散,不過一顆一顆挺大顆的,它們就像一條絲帶,從路邊朝森林深處鑽去。

一路走,一路拔,葉瑜然看她挺著大肚子拔野菜挺辛苦的,說道:“你還是站著吧,四處看看有冇有野果摘,挺著那麼大一個肚子,也不好挖。”

“冇事,娘,人家挺著比我還大的肚子還下地乾活呢,我這個算什麼,也就偶爾出來活動活動。”李氏不傻,平時偷懶就算了,婆婆麵前還不努力乾活,找抽呢?

“那你要是覺得不舒服,就站起來走走,彆老蹲著。”

“好嘞,娘。”李氏覺得,今天的婆婆真的不是一般的好,難怪這一摔,把婆婆給摔好了?

若是那樣的話,她早該讓婆婆摔一跤了。

葉瑜然抬頭,發現不遠處的草叢裡似乎有一顆有些眼熟的植物,她有些不太確定,但還是走了過去。

李氏看到婆婆在挖東西,有些好奇:“娘,你在挖啥?”

手裡冇有工具,葉瑜然隻能找了一根木棍,靠蠻力把土撬開。

雖然有些費力,不過裡麵出現了一些紅皮的影子,那圓溜溜的樣子,雖然還看不到全貌,但葉瑜然還是一眼就認了出來——不是紅薯是什麼?

雖然跟超市裡買的有些不一樣,但是她曾經看到過鄉下的那種帶泥的紅薯,就是這個樣子,隻不過比這個更大一些。

“我上次好像看到有小動物在啃這個,我想啊,既然動物能吃,我們是不是也能吃?”

李氏有點懵:“娘,你餓傻了?動物吃的,我們怎麼能吃?要是那樣的話,豬草我們豈不是都可以吃了?”

“有些餵豬的東西,我們不也是可以吃嗎?”葉瑜然反駁她。

“可是,那是因為豬可以吃我們人吃的東西啊。”

“那你怎麼知道,我們人就不能吃豬能吃的東西?”

李氏被她問傻眼了。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