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瑜然掰著手指頭給朱三算,搞基礎建設最是花錢,衙門冇錢什麼也乾不了。

但一旦衙門有錢,能乾的事情就多了。

把這些基礎設施弄好,老百姓的幸福指數自然就往上漲了。

“這是一個良性循環!”葉瑜然眼睛發亮地盯著朱三,恭喜他是大燕王朝第一個重視商人存在的縣令,也是第一個盤活地方經濟的人。

地方老百姓想要生活好,絕對不隻是把地種好那麼簡單,他們需要各個方麵的補充。而這些“補充”,缺不了商人這個角色。

“南來北往,冇有一個地方能夠生產天下物資,唯有商人,他們帶著商隊到處跑,才天下物資帶往了各地,才盤活了整個市場。”

葉瑜然的這些話,為朱三打開了一扇新的大門。

他第一次知道,什麼叫“盤活市場”,也第一次意識到,商人對於天下老百姓來說意味著什麼。

商人,絕對不隻是逐利的大奸商。

或許,商人確實有不利的一麵,但同時,他們的存在也方便了天下的老百姓。

葉瑜然說道:“古往今來,大家不喜歡商人,是因為擔心天下的老百姓發現商人能賺錢,都跑去經商,不種地了。可是,如果冇有老百姓種地,連肚子都填不飽,商人又如何跑遍天下?”

“又有一句話,叫做‘物以為貴’。當糧食減產,糧食的價格肯定會上漲,那負責種地的老百姓是不是應該擁有更多的錢呢?可為什麼,老百姓一直不富有?甚至有的老百姓連肚子都填不飽?”

葉瑜然緊緊地盯著朱三的眼睛,說道,“因為地不屬於他們。”

稅收,隻是壓垮老百姓的一根稻草,真正壓垮他們的是“土地兼併”,是土地被少部分人收去了。

他們種的地不再是他們自己的,而是“土地主”的。

隻有幾畝薄田的老百姓要交稅,可是擁有大量土地的功勳貴族卻不用交稅,這意味著什麼?

答案,不言而喻。

朱三從來冇想過這麼深的問題,直接打了一個冷戰:“娘,這種話,你冇對外說吧?”

葉瑜然搖頭:“我跟外人說什麼?要不是你是我兒子,我也不會跟你說。我隻是跟你剖析這裡麵的根本問題,想要讓你明白,讓老百姓窮的不是商人。當然了,有些商人確實可惡,作奸犯科,行奸商之舉……這種違法犯紀的商人自然要懲罰,也要由朝廷和衙門去管控,要是失了管控,那就是災禍。”

朱三略微鬆了口氣,可是他也忍不住想問,既然他老百姓“窮”的根本原因在於那個,那有什麼辦法解決嗎?

難道,就隻能眼睜睜地看著天下老百姓受此困境?

葉瑜然歎息一聲:“唉……絕對的辦法冇有,倒是有一個算得上是辦法的辦法,就是這個辦法想要實現太難了。”

“什麼辦法?”

“土地朝廷所有製。”

朱三問號臉。

葉瑜然說道:“天底下,隻有誰會為天下老百姓謀利?那就是朝廷,民可載舟,亦可覆舟,朝廷的存在是為了什麼,是為了管理天下百姓,讓這條大船繼續朝前走……任何人都會謀私,唯有朝廷這個最大的集體不會。”

當然了,葉瑜然冇說的是,如果這個朝廷變成了為一個人謀利的工具,這樣的事情也是可以發生的。

隻是現在還冇有“國有”的概念,她也不好直接說出來,便變“國有”為朝廷,也算是比較接近了。

當土地為朝廷所有,那麼全天下的土地就是朝廷的,不是某一個個人,或者某一個階層的。

那麼所有人使用土地,都需要交稅。

為了鼓勵天下老百姓種地,隻有老百姓種地是免稅的,任何其他階層種地都要交稅。越是富有的階層,交的稅越好。

叫做“劫富濟貧”稅。

“唯有劫富濟貧,才能緩解貧富差距所帶來的矛盾。”

葉瑜然的策略很簡單,你不想鼓勵什麼,你就收重稅;你想鼓勵什麼,就收很少的稅,甚至在條件允許的情況下,拿其他稅收來“補貼”,養著這隻你想鼓勵的版塊。

“我讓你拿炒房的重稅補貼老百姓的剛需,就是一種很好的嘗試,待青遠縣發展得好了,商業稅有富足,你還可以拿這些稅收補貼種地的老百姓。”

“怎麼補呢?”

“就是免費發糧種,免費租賃農具,請專人研究種地,免費教給轄區的老百姓……獎勵種地做得比較好的農民,給他發各種獎,在轄區裡宣傳,讓大家向他學習。總之,你要通過各種途徑告訴大家,隻要你地種得好,你就能過上好日子。”

一旦老百姓通過種地吃飽穿暖,還能藉由商人買到全國各地的東西,他們不就過上了夢寐以求的日子嗎?

至於現代老百姓已經過上了這樣的日子,幸福值卻一直提不上來的問題,葉瑜然就冇有提了。

現代社會有現代社會的問題,但眼下這個時代,重要的是填飽肚子,以及開闊為官者的眼界,讓他們換一種思路思考。

實在不行,讓他們小範圍的試點,試出一條屬於自己的路也行。

葉瑜然的想法,給了朱三極大的啟發,他將某些能夠落到紙間的落於紙間,不行的就記在心裡,反覆揣摩。

他不知道他娘為什麼會有這麼多新奇的想法,但是他知道,他娘並不是無的放矢。

朱家,就是在他孃的“遠見”下走到今日的。

土地朝廷所有的問題他還解決不了,但他可以先解決當下老百姓填不飽肚子的問題,隻要他們能夠填飽肚子,手裡有餘錢,不會賣地、賣兒賣女,那土地也就不會落入少部分人手裡了。

若真的有人過不下去了……

朱三微眯了眸子,或者他可以要青遠縣試點,先由衙門賣下來,“租”給老百姓。他們不需要交租金,隻要老實交“稅”就行。

還有,這“稅”確實有些高。

所以哪個村了出了秀才,但凡親族,都會想辦法把自家田地掛到秀才名下,好免稅。秀才也可能通過這樣的方式,賺取一定錢財。

朱三覺得,與其讓老百姓老想把土地掛以彆人的名下免稅,他還不如想辦法多賺點“商業稅”,多搞點返點給老百姓。

當然了,像秀才這種功勳士族的土地,那是冇有稅收返點的。

這樣呢,也能杜絕老百姓想要占朝廷便宜,一邊把土地掛以秀才名下,一邊又想要拿稅收返點。

還有啊……

葉瑜然可不知道,她本來不過是“鼓勵”朱三盤活市場的話,因為話趕話說得有點多,直接讓朱三輾轉反側,想了很多,一直到後半夜才睡著。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