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瑜然:“……”

當了幾個月縣令,果然是進入角色了啊!

紅薯一般要三四個月才能收,葉瑜然估摸著青遠縣種得有些遠,又是靠插秧插的,怕收成不好,硬是捱到了差不多十一月,才通知那些種植的老百姓收紅薯。

在這些老百姓當中,有不少人已經吃過不遠萬裡從朱家村運來的紅薯,當得知自家地裡的能收了以後,趕緊扛了鋤頭下來。

“我的乖乖!之前縣令大人的娘就說這紅薯好種,隨便種就有收穫,冇想到是真的……”

一個大娘望著自己挖出來的紅薯,驚喜不已。

她這可是在田地邊上種的,就隨便挖了一下,也冇施什麼肥,人家就長出了好幾個紅薯。

嗯!

冇有她在集市上買的大,但這麼幾個也是白撿的,就那麼二三十顆,也能挖一籮筐呢。

“哎呀,叫老夫人!”旁邊的人聽了,說了她幾句。

“是是是,老夫人……你看看,我家插的紅薯苗長出來了,這麼多。”大孃的臉上喜滋滋的。

“看到了,我家的也長出來了。那紅薯藤彆扔,按照方法收拾好,明年還能用呢。”

“知道知道,呆會兒你再跟我說說怎麼收。”

“還有啊,這紅薯彆挖爛好,小心著點,隻有好的才能過冬。你也彆全部都吃了,留些明年做種,雖說縣衙那邊也會留,但是說是秧苗有限,明年各家也分不到多少,要是能自己留種的儘量多留,到時候分給親戚朋友也是好的。”

“哎呀,你不早說,我挖爛了好幾個。”

那人嘴角一抽:“誰讓你動作那麼快?”

……

青遠縣各地,像大娘這樣喜滋滋收紅薯的人不少。

他們也都接到了縣衙的訊息,讓他們好著點收,留著明年做種。就算自己和親戚朋友有多的,明年拿來賣也可以。

至於那些冇有分到紅薯藤的人,一個個羨慕極了。

“早知道我當時就湊上去了。”

“誰讓你不去啊,當時不是你自己嫌麻煩,覺得那幾根藤子也冇什麼用,不想動嗎?現在知道了吧?人家老夫人說是讓你種著玩的,其實都是有用處的。”

有人抱怨:“老夫人也不知道說清楚。”

頓時有人不滿了,反駁道:“怎麼說清楚?老夫人也說了,她也不知道這東西咱們這兒適不適合種,她也冇種過,讓我們看著點種。要是種得好,明年就可以大麵積種,要是不行,那應得彆想辦法了。你自己不想勞這個累,又想撿這個便宜,你當全天下圍著你轉啊?”

那人被說得一陣臉紅,找藉口閃了人。

徐玉瑾這邊,莊子上也收了。

她這邊收的這些可是留做種的,除了撿一些出來自己吃,剩下的全部挖了地窖,給收了起來。

“娘,還是你動作快,我本來想等到明年再安排,被你這麼一弄,老百姓嚐到了種紅薯的甜頭,明年不用我到處宣傳,他們就自己知道了。”朱三一臉欣喜。

葉瑜然的紅薯一收穫,即使收成冇有達到紅薯的最高產也叫青遠縣的老百姓驚喜了一把,不少跟衙門帶親帶故的人都用了人情打聽,就是曹縣丞那個油得跟什麼似的老頭子也跑來跟朱三套近乎,想要打探紅薯的事。

朱三的計劃,自然不隻種紅薯。

但是若冇有葉瑜然起的頭,後麵想要大麵積推廣這些青遠縣老百姓不熟悉的東西,怕是有難度。

可現在不一樣,葉瑜然帶著周邊的一些老百姓試種了紅薯,他們再一吃,發現這玩意兒居然跟糧食一樣能夠填飽肚子,如何能不驚喜?

葉瑜然笑著說道:“他們現在是知道了,不過我們留的種不多,你這邊還要好好安排一下。最好跟我們老家一樣,搞個試點,一點一點推廣。寧願把步子邁得慢一點,慢一點,也不能為了圖快就置老百姓的生死於不顧。”

“娘,你放心,我不會的。”

……

朱三好好總結了一下朱家村的“種植試點”工作,再結合青遠縣的情況整理出了“青遠縣種植試點工作計劃”。

他怕自己有疏漏,還跑去和師爺洛秋山、曹縣丞等人討論,查缺補漏。

畢竟一個人計短,兩個人計長,再加上曹縣丞是本地人,肯定比他們這些外地人更加瞭解本地情況,有他幫忙參謀,更安全一些。

很快,他們就將來年“試點計劃”大的方向給定了下來,安排人手前往各村瞭解情況,實際考察,看哪個村子更加適合。

火坑還在建,房子還在修,冇想到縣衙裡又準備搞“試點計劃”,不少訊息靈通的裡正打聽了起來。

膽大子一點的,直接報名,想要讓自家村子做為試點村;膽子小一點的還在觀望,表示自己願意做第二批。

不管是哪一種,都是自願報名。

最後,朱三他們定了一個叫“桃花村”的地方。

它叫桃花村,到不是因為這裡桃花多,而是以前有個叫“桃花”的姑娘,她為了把最後一口糧省給父母,去外麵挖野菜時,餓死在了村子外麵的山坡上,後來這個村子就叫桃花村。

這一年,葉瑜然第一次在外麵過年。

說句老實話,青遠縣的條件比當年葉瑜然纔剛穿到朱家村的時候好多了,可是這年過起來,卻怎麼都覺得不如朱家村的好。

不知不覺間,葉瑜然來到這個世界已經有段時間了,他們也成了她真正的“家人”。

或許,這就是金窩銀窩,不如自己的狗窩吧!

葉瑜然想。

千裡之外,朱家村土地廟裡,甘逸仙心間一片寂寥。

他望向朱家村繁盛的煙火氣息,卻在思念著心間的那一個人。

“唉……”

甘逸仙輕輕歎了口氣。

那個女人也真是的,自己的地盤不好好呆,非要跑那麼遠。

連過年也不知道回來,不是說,凡間的人們很戀家嗎?

他怎麼覺得,這個女人似乎冇有他想的念頭。

身邊的樹丫似乎感應到了什麼,晃動著枝丫,扯了扯甘逸仙地袍角。

甘逸仙轉過頭來,望著這棵已經快要有他高的小樹,有些無奈:“你扯我乾嘛?不是給你澆過仙露了嗎?”

扯扯扯,不會說話的小樹丫能有什麼壞心?

不過是不希望他孤單罷了。

甘逸仙怨念:“你又不是她。”

小樹丫:“……”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