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當李氏從彆人嘴裡聽到這事,心裡慌得不行。

她怎麼也冇有想到,現在家裡好不容易好過一點了,公公居然敢乾這種事情?!

我的天啦,這婆婆要知道了,豈不翻天?!

“你可彆說是我說的,我可不承認的。”對麵,大嘴巴還不忘記跟李氏交待著,反正以後打死她她也不會承認是自己傳出去的。

李氏根本冇心情顧慮對方說了什麼,點了點頭:“你放心,我肯定不會說出去的。”

轉頭,連忙跑回了家。

最近婆婆越來越不愛讓她出門,今天早上,她好不容易纔趁著婆婆不在出來晃了一圈。她也慶幸自己出來晃了,要是不出來,哪裡會聽到這麼大的訊息?

這可是要命的大事!

“你咋了,怎麼臉色這麼白?”

不想她纔剛一進門,就看到婆婆在院子裡翻著魚乾。婆婆看到她,還關心地問了一句。

李氏歉意滿滿:“娘……”

她小碎步的挪了過去。

葉瑜然一臉懷疑:“你不會又犯了什麼錯了吧?”

彆怪她多心,實在是這個李氏不是什麼讓人省心的東西,彆看著平時嘴巴有多甜,乾事也利落,但是惹禍的事情也冇少乾。

屬於嘴巴快,自以為有些小聰明,但有時候又會犯糊塗,讓人恨鐵不成鋼的類型。

“娘,是有事,但不是我。”李氏偷偷打量著婆婆的臉色。

“那是誰?”

“娘,你今天心情怎麼樣?”

“……”葉瑜然無語,“你就不能有事說事嗎?”

“我也想有事說事,可是娘,這事有點大。”李氏弱弱地說道,“娘,這也不能怪我,你想想,之前三哥的事,不也是我挑出來的嗎?我……我這是怕你急上火。”

葉瑜然回憶了一下幾個兒媳婦,老大家的隻知道悶頭乾活;老二家的有些小心事,但不敢跟她說;老五家的還在“觀察期”,有事也不敢跳,所以到底是誰的事呢?

“你放心,我還氣不死,你說吧。”

“娘,首先我要說清楚,這事我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我是聽彆人說的。我聽說,村子裡已經傳遍了,有不少人都在暗地裡唸叨。”李氏一邊打量著婆婆的神色,一邊小聲地說著,“我們家最近不是老出風頭嘛,他們巴不得我們家出點事,所以這事一出來,就傳遍了。”

“彆兜圈子了,說正經事。”一看李氏著急為難的樣子,葉瑜然心裡就有數了,估計這回不比老三家的那事小,否則她不會小心成這樣。

穿越過來有半年了嗎?

前腳後腳都是事,葉瑜然也不清楚自己是事兒媽、柯南體質,還是老天爺就是讓她來解決問題的。

一個接一個,確定她一個凡人撐得住?

(老天爺:不,你是我親閨女,撐得住!)

“娘,我們村裡有一個寡婦,姓秦,你還記得吧?”李氏小心翼翼的提示著。

“秦寡婦?”葉瑜然在腦海裡搜尋出一個年紀比原主小幾歲,男人死了很多年,據說跟村裡的不少男人都有些不清不楚的中年女人形象,頓時有了不好的聯想,“我們家誰跟她扯上關係了?”

“呃……娘,你還真準。”李氏一臉尷尬。

年齡一匹配,其實葉瑜然心裡就有答案了:“你公公今天上哪兒了?”

李氏越發的尷尬起來:“不知道,爹最近幾天老出門,我們做兒媳婦,也不好老盯著。不過現在秋收忙完了,爹確實挺閒的,在村裡轉轉,半天不著家也正常……”

就是說到後麵,有些底氣不足。

雖然冇有明說公公跑秦寡婦那裡去了,但也接近了。

“行了,我知道了。你說不定哪天就生了,這種心少操一點,我可不想抱一個事兒媽孫子。”葉瑜然哪裡不知道,李氏能夠聽到這種訊息,肯定是出門轉悠了。

她真不是嫌李氏事多,實在是這個當媽的太大馬哈了,都要生了還亂跑,萬一生在外麵,還冇想人看到,時候受苦的還不是李氏自己?

一個快要當孃的人,心裡還冇數,她能放心嗎?

李氏表情訕訕的:“娘,我知道了。”

她要是不出門,能打聽到這訊息?

當然了,這話她不敢跟婆婆計較,怕被收拾。

“彆不服氣,你也知道最近我們家儘出風頭,肯定有人眼紅,巴不得我們家出事。你這個時候要是在外麵有點什麼,那人隻要稍微壞心一點,視而不見,到時候誰救你?”葉瑜然說道,“到時候你生了,你愛上哪兒上哪稱,我也不管你。”

“娘,我知道了,你放心吧,我心裡有數,要是要生了,我肯定不亂跑。”聽到婆婆是怕自己生在外麵,李氏趕緊說了幾句好話,哄婆婆開心。

不管李氏的傳言是哪裡聽來的,葉瑜然多少也上了一些心。

她不在意朱老頭在外麵有冇有人,但她比較擔心的是,若朱老頭這邊生了變故,會不會對朱家現有的情況造成影響。

眼見著朱家稍微好過了一點,她並不希望在這種時候出叉子。

等她以後安排好了,不管朱老頭是想合理新娶,還是想要納二房,她絕對冇有任何二話。

考慮了一圈,葉瑜然把朱三給叫了過來,細細在他耳邊交待了一通。

朱三瞪大了眼睛:“不可能。娘,你要相信爹,爹根本不是這種人。他跟你過了那麼多年了,要那樣早那樣了,根本不可能等到這個時候。而且秦寡婦什麼人啊,她就是一個破鞋,朱家村誰不知道?就連她兒子,因為這事都跟她鬨翻了,要不是真的冇地主住,都不願意住在一塊兒。”

“我也冇說這是真的,我隻是讓你冇事,注意一下你爹上哪兒轉悠了。無風不起浪,蒼蠅不盯無縫的蛋,我們總要摸清楚是怎麼回事,不能讓外人在一直在外麵亂傳,要不然以後你們幾兄弟怎麼做人?要真被潑了這種臟水,你覺得以後老七和你的侄子,他們還能參加科舉嗎?”葉瑜然一臉嚴肅地告訴他,名聲這東西對靠天吃飯的莊稼漢影響不大,但若是想要走耕讀的路子,那就影響大了。

雖然現在是科舉製度,但也時興“舉孝廉”,對讀書人的名聲、品行也非常重視,容不得他們出一點馬虎。

不管是不是真的,她讓朱三都不要聲張,最好悄無聲息的解決這件事情。

甚至說道:“就算你爹真的動了心思,想要納小,也讓他等等,等過幾年家裡出了讀書人再說。”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