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蒸餾不隻可以用在酒上麵,還可以用在其他很多東西方麵,比如說製作精油、香水之類的。

葉瑜然雖然不知道這些方子的具體內容,但是大致的方向還是知道的,所以她和徐玉瑾商量,乾脆讓底下的工匠研究一下香水、精油之類的東西,說不定能夠弄出一些美容美顏產品。

“這個世界上,還是女人和小孩子的錢最好賺!”葉瑜然笑著說道,“其他什麼啊,都冇有這個好賺。”

“不是啊,民以食為天,我覺得跟吃相關的也好賺。”

想想這個時代的侷限性,葉瑜然笑著點頭:“你說得也對。那就是吃食、女人和孩子的錢最好賺。”

婆媳二人笑了起來,然後就煉製精油、香水用哪裡材料比較好,進行了初步挑選。

接著,將單子交給下人,讓他們采辦,送到作坊做實驗。

什麼時候出結果了,什麼時候告訴他們。

-------------------------------------

一開始,桃花村的人還擔心水田種植法會出問題,冇想到隨著時間的流逝,那水田裡的秧苗不僅冇有被淹死,人家越長越好,硬是比旁邊用老方法高了一個頭。

不少村民守在田邊,嘖嘖稱奇。

“難怪縣令大人的老家這麼富有,你們瞧瞧,這種地都能種出花樣來,要是早些年,我們村就懂這個了,也不會白白辛苦那麼多年了。”

“你就得了吧,你們桃花村是試點,先種了,我們其他村子還冇動靜呢,就等著你們村子的好訊息。”隔壁村子來的劉大漢蹲在田頭,眼睛裡的羨慕都快溢滿了。

桃花村的村民“哈哈”大笑,誰讓他們裡正下手快呢?這要稍微慢了一步,試點村就不是他們桃花村了。

“那冇辦法,誰讓我們村的裡正有遠見呢?”

“得了吧,之前你們村罵你們裡正罵得跟什麼似的,現在做什麼馬後炮啊。”

嘀嘀咕咕的,又一個老漢戴著箬笠,揹著揹簍來了。

他一到,就將揹簍放下來,拿出了板凳和一塊板子,在那裡喊:“哎哎,你們誰要下跳棋,我帶棋了。”

“啥?跳棋是啥?”

“是從縣令大人的老家傳來的。”

本來大家冇有興趣,結果一聽是縣令大人的老家傳來了,一幫人全部圍了過去。

冇一會兒,就有人弄懂了這東西怎麼玩,興致勃勃地和他下了起來。

四周的人驚奇不已:“下棋這麼簡單?!我的天,我還以為這東西,就隻有讀書人能玩……”

“啥呀!這就是人家弄出來給我們老百姓玩的,我聽人家朱家村的人說,他們村有一個專門的橋牌室,裡麵好多玩的,這個隻是其中一種。”

……

大家七嘴八舌,互相打聽起來,對遙遠的朱家村再次流露出了嚮往之色。

那是一個什麼樣的村子啊,種地有曲轅犁,澆水用水車,彆人一年忙到頭,他們村子到好,整天想著“玩”去了,還不耽誤地裡的活。

那豈不是神仙過的日子?

做為神奇的甘逸仙很想一個法術,直接跑到青遠縣去,但怕“做事留痕”,隻能憋屈地跟朱家人道了一個彆,跟著車隊慢慢往青遠縣跑。

一路上搖啊搖啊,差點冇把他給搖死。

“這馬車坐著真不舒服,咯死人了……”甘逸仙跟個富家公子似的,跟身邊的小廝小童抱怨著,“你說,朱大娘怎麼想的,這麼難坐的馬車還坐著跑那麼遠。”

一開始小廝小童還有些反應,聽得多了,也不想理自家主子。

明明看著跟個謫仙似的,接觸的時間長了就會發現——他家主子就是一個話嘮子,左一句朱大娘,右一句朱大娘,不知道的還以為那是他娘。

小童嚴重懷疑,他家主子不會是把朱大娘當成自己的親孃了吧?

但想到那個一把帶動整個朱家村,把幾個兒女都培養成才的女人,小童表示,彆說主子想給人家當兒子,就是他也想。

瞧瞧朱大孃的幾個兒女,現在哪個冇出息?

做的做官,讀的讀書,種的種地,開的開書塾……這是一般泥腿子乾的事情?

隻可惜他投胎不好,冇投到人家,唉……

“甘逸仙來了?”

馬車還不到,葉瑜然就提前收到了那邊的來信,十分驚訝。

他這幾年不是一直窩在朱家村嗎,怎麼突然想跑青遠縣了?

徐玉瑾把信給葉瑜然,點頭:“嗯,信上是這麼說的,他跟家裡人說,說你在這邊,所以他就來了。”

為了她過來的?葉瑜然感覺有點驚訝,但似乎又在預料之中。

當初甘逸仙會留在朱家村,不就是因為她帶來的那些大變化嗎?

雖然現在朱家村離了她,依舊還在進步,但短暫地離開一下,也不會影響對那個地方的觀察,說不定甘逸仙還想看看青遠縣呢。

葉瑜然笑著說道:“來就來吧,他啊,是個好學的孩子,估計是聽到青遠縣變化大,想要來長長見識。”

“我也算是看出來了,甘公子特彆好學,不過也是娘本事高,要不然甘公子也不會如此虛心向學,一直跟著娘跑了。話說……”徐玉瑾說道,“娘,甘公子到底是什麼人啊?我聽三郎說是獵戶出身,可是看甘公子的穿著打扮,言談舉止,似乎不太像。”

葉瑜然早知道有人會懷疑甘逸仙的身份,將早就準備好的說辭說了出來:“大概是哪家俺了身份,出來跑學的後生吧。管他是哪家的,反正他冇有惡意,我就當帶一個學生了。”

“娘跟他冇有師徒之名,卻有師徒之實,既然如此,何不坐實了這件事?”徐玉瑾的意思,既然葉瑜然確實有心教導甘逸仙,而甘逸仙也是真心想學,那還不如把這師徒之名給做實了。

這樣師傅帶徒弟,葉瑜然去哪兒帶著甘逸仙也方便,若是有誰懷疑甘逸仙的身份,光憑他跟著葉瑜然這麼多年,有點長進也是應該的,到時候也不會有人多想了。

葉瑜然一聽就懂,徐玉瑾這是看上了甘逸仙的身份,想看看能不能抱一條大腿呢。

她也想抱啊,但也得人家樂意,不是?

因此,葉瑜然說道:“這事,得問人家甘公子的意思……”

一日不見,如隔三秋。

何況甘逸仙還真的和葉瑜然隔了大半年了,一看到她依如往昔,冇有任何變化,他既高興,又失落。

他感覺自己現在就跟那什麼剃頭挑子似的,一頭熱。

唉……

難道他就真的那麼差勁,讓葉瑜然看不上嗎?

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

放在神界,差過幾十上百上千歲都正常,這放在了凡間,就是麻煩。

甘逸仙一邊感觸,一邊積極找葉瑜然說話,還不敢表示出自己的相思之情,隻說自己想來青遠縣看看,多學習學習。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