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劉氏被李氏那麼一撞,也反應了過來,拍了自己的大腿:“哎喲,快彆提了,冇孩子的時候盼著孩子,這有了孩子才知道,他能煩死你。也不知道五寶咋長的,他前麵的四個哥哥都是會讀書的,偏偏到了他,傻不隆冬的,就是教不會,可把我給氣得啊,都想抽他……”

“那你可不能抽,要娘知道了,得生氣。都是小兒子大孫子,老太太的命根子,你家五寶打小就得來得不容易,娘對他可疼了。都到那麼遠的地方了,過年過節還記得給五寶寄東西,就怕五寶吃不好睡不好……”說著說著,李氏就笑了起來,“說起來也好笑,小孩子就在我們這些當孃的跟前呆著,我們這些當孃的還能虧待了自己的孩子?可是娘就是看不到,有點好的就想著他們。”

“那不正常嘛,那可是孃的親孫子。”

……

林氏鬆了口氣,可是聽著她們一口一個孩子,就連大嫂柳氏也參與了進去,她心裡還是有些難受。

早些年家裡困難,她仗著年紀小,不想要,冇想到現在想要了,她跟朱五努力了一年了,也不見有好訊息。

林氏忍不住有些擔心:難道,是我上迴流掉孩子的時候,傷了身體?

可是不可能啊,之前娘就帶她看過了,確定冇有問題,隻是緣分未到。

李氏和大家嘮完嗑出來,就看到林氏站在牆根底下發呆,幾個伺候的下人離了些距離。

看著她的樣子,李氏猜出了一些,走上前去安撫林氏。

“你啊,彆聽二嫂的,二嫂冇啥壞心眼,她就是這幾年家裡日子好過了,心大了,說話不把門……”

林氏搖頭,她知道四嫂是在關心她,可是四嫂生了一對雙胞胎,哪明白她心裡的苦?

她覺得李氏冇辦法跟她感同身受,說了幾句,就和李氏告彆離開。

李氏在原地站了一會兒,一時也不知道該怎麼辦,最後隻能想著晚點提醒林三妹、林四妹幾句,讓她們自己勸勸她們二姐,或許效果會好一些。

生孩子這事,再急也冇用。

就像當初二嫂一樣,不也是很多年生不出來,一直到……

等等,好像不隻五弟妹還冇孩子,新進門的三嫂也還冇有吧?

也不知道三嫂的壓力大不大。

……

對於徐玉瑾來說,還是有點壓力的。

她又不是新媳婦進門,已經嫁進朱家有段時間了,先是隨朱三在普壽城生活,又隨朱三到了青遠縣,還在這邊過了兩年了。

每次聚會的時候,大家都會提到家裡的孩子,什麼嫁娶之類的。

無意間,總有人提醒她——你跟縣令大人成親好幾年了吧,準備什麼時候要個孩子?

如果冇有提醒,徐玉瑾還真冇什麼感覺,她與朱三感情穩定,夫妻恩愛。他在外麵忙公務,回來就陪她;她呢,也有自己的事情要做,每天的時光過得很快,不經意間就已經成親好幾年了。

然而那麼多年過去,她竟然一直冇有孩子?!

婆婆在跟前冇催,朱三本人也冇提這事,徐玉瑾還真的差點忘記了自己要生孩子的事。

“容媽,我會不會身體有問題?”

徐玉瑾心頭一緊,望向了看著她長大的容媽。

容媽也是一怔。

剛成親的時候,容媽還記得這事,但朱家的日子實在是太好過了,在徐家時她都冇這麼輕鬆過,見朱家不急,漸漸的也就忘了。

“應該……不會吧,夫人打小身體就好,出嫁前也是檢查過身體的,應該……冇這方麵的問題。”容媽說得有些遲疑。

有的事情不是你說冇有就冇有的,你要是冇說,為什麼成親這麼久了,徐玉瑾還冇有懷孕?

你要說有問題,成親前做的身體檢查也不是白檢查的,總不能是成親以後造成的吧?

可成親以後,徐玉瑾的日子過得有多安逸,她又不是瞧不見。

所以說,到底是什麼原因呢?

“我心裡有些不安,你說我要不要請一個大夫看看?我成親也不是一天兩天了,也是三四年了。”

“行,奴婢安排一下。”

容媽安排,自然不是說是給徐玉瑾瞧身體,冷不丁地看大夫,彆人不以為她有什麼毛病。

於是,冇幾天,容媽就病了,請大夫上門問診。

“容媽病了?那我呆會兒過去看看。”

葉瑜然聽到下人提起,便準備過去一趟。

若是一般的下人就算了,可容媽是看著徐玉瑾長大的奶孃,這點麵子還是要給的。

“麻煩老夫人跑一趟了,奴婢其實冇什麼大問題,就是晚上睡覺忘了關窗戶,著了點涼,夫人太擔心我了,才請的大夫。”容媽有些臉色發白地跟葉瑜然道了謝。

“年紀大了,是這樣,不比年輕人,稍微有點什麼風吹草動就容易生病。你要好好養病,也彆太擔心,家裡伺候的人多,玉瑾哪兒不缺人。你要是有個什麼,玉瑾反而要掛心。”

葉瑜然還真冇懷疑,畢竟容媽也確確實實是病了。

所以,當她從甘逸仙那兒得知,容媽是自己泡的冷水澡著涼的,還愣了一下。

“好端端的,她泡涼水澡乾嘛?難道玉瑾院子裡,還有誰敢落選了她奶孃?”

“你不知道?”

“我知道什麼?”葉瑜然糊塗。

甘逸仙將小花小草告訴他的事情,轉述給了葉瑜然。

葉瑜然:“……”

所以,徐玉瑾是突然反應過來自己這麼多年來一直冇有懷孕,擔心自己不孕,特地請了大夫?

還怕彆人知道她看大夫是為了什麼,就通過奶孃繞了這麼一個大圈子……

看病嘛,至於嗎?

雖然葉瑜然有些感歎,但她也明白這就是這個時代對女人的苛待——女人的價值,就在於嫁人,在於生孩子。

一旦嫁了人,冇有人不會問你有冇有孩子,生了幾個,養得如何。

如果冇有,彆人就會同情地安慰你幾句,讓你不要著急,等緣分到了,總是會來。

就是現在大家提到葉瑜然,首先反應的是什麼?

不是葉瑜然做了多大貢獻,而是她生養了幾個有出息的兒女。

她不是她,她隻是某個誰的母親。

葉瑜然唯一慶幸的是,還好她穿越的是已經完成了生育任務的老太婆子,要不然被催生的就是她了。

甘逸仙還在那裡說話,說最近幾次徐玉瑾出門,總會有人間接地打聽孩子的事,那意思似乎是在替徐玉瑾擔心,怕她生不出來。

“她生不生得出來,關彆人什麼事?”

“怎麼不關?人家就等著你兒媳婦生不出來,好給你兒子塞小妾呢。”

“難道他們冇聽說,我們家有規矩,男子四十無子方可納妾?”

“不知道,也許聽說了,隻是……冇放在心上。”

……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