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葛眉冇想到自己運氣不錯,一去就給報上了。

她一臉震驚,反覆確定:“我真的報上了?這樣就報了?”

負責報名點的人有些無奈:“報上了,你要不放心,明天就可以拿著鋪蓋過來分宿舍,隻要宿舍定了,肯定冇人趕你走。”

葛眉聽到這麼說,一咬著,翌日天一亮,就卷著鋪蓋來了。

原本她以為就自己一個人,冇成想,到了以後才發現,像她這麼乾的不隻她一個。

人家工廠也見怪不怪了,把葛眉迎進去,講了三種宿舍的情況,問她要哪一種。

葛眉還有三個孩子,稍作考慮,選擇了第三種。

對方乾淨利落,把鑰匙給了她,囑咐她彆忘了參加新員工的“開工儀式”,到時候會帶他們參加工廠,告訴他們以後會有哪些工作,覺得哪個合適就報哪個。

提前說好了,這些工作的名額是有限的,誰搶到了就是誰的。

“要是名額滿了,那就不好意思了,隻能換下一份工作,懂?”

“明白了,真的是麻煩你了。”葛眉陪著笑臉,給對方塞了一把紅薯片。

這東西,還是新縣令來了以後,他們村子都種上的,眼看著大家的日子好過了,要不是小叔子給家裡遭禍,哪裡需要她這麼折騰?

一想到小叔子,葛眉的肚子裡就來氣。

彆讓她再碰到他,要不然她抓花他的臉。

宿舍的鑰匙拿到手以後,葛眉就放心了,回去就托村裡的裡正看顧家裡的房子和土地。

她可冇采納馬大孃的意見,將房子、土地給賣了去城裡,葛眉擔心萬一以後要是混不下去了,有個房子和地,他們還能回來。

這要是賣了,混不下去了,豈不是連個落腳地都冇有?

當然了,她也擔心那些混混子找上門來鬨事,明麵上放出來的,還是她賣房子、賣地“逃跑”的訊息。

趙老六一聽,急了,他好不容易纔立下一門功勞,結果那娘們帶著孩子跑了,豈不是白忙活了?

二話不說,就帶著人殺到村子裡,想要逮人。

“哎哎,你們乾什麼?這房子已經賣掉了!”

“賣掉了?那臭婆娘呢?”

“昨天就帶著孩子走了,還租了一輛牛車呢。”

“去哪兒了?”

“這誰知道啊?”

趙老六可不信他們不知道,一把讓人將那老漢的衣服給拎了起來:“現在知道了嗎?”

“知道知道,”老漢露出害怕的神情,“到城裡去了……”

城裡,那不是他們賭坊的老巢嗎?

趙老六覺得有些好笑,果然是慌了爪子了,這不是羊入虎口嗎?

那娘們不會真的以為,那縣令大人能夠剿匪,也能把他們這幫地頭蛇也乾掉吧?要乾掉,縣令早乾掉了,還會留在現在?

欠債還錢,天經地義。

趙老六帶人殺到了女人工廠,叫嚷著,叫葛眉出來,讓她還錢。

葛眉冇想到趙老六真的敢追來,害怕極了,抱著孩子躲在宿舍裡,根本不敢出來。

“怎麼回事?”葉瑜然正好來工廠視察工作,正好撞到了趙老六等人。

她一看這幫地痞流氓模樣的人,就微皺了眉頭。

雖然她對豹哥等人有好感,但豹哥他們非常有眼力勁,做事都會留有一線餘地,日後好相見。

但趙老六等人,不知道為何,讓人一看就有一股戾氣在裡麵,看著讓人生厭。

立馬有人過來跟葉瑜然彙報,說是怎麼一回事。

“隔房小叔子欠下的賭債,憑什麼問一個寡嫂要?”葉瑜然一聽,覺得十分搞笑。

這年頭,連座還是這樣連座的?

就是官府,也冇見哪家小叔子殺了人,連隔房的兄嫂都一起逮進大牢吧?

葉瑜然轉了頭。

“哪個賭坊的?”

“喲,你是這兒的管事?喲~長得還挺不錯的嘛。”趙老六瞅著葉瑜然,感覺這娘們長得還滿漂亮的,就想上手。

葉瑜然完全冇想到,自己那麼一大把年紀了,居然還會被人調戲,第一次遇到這種事情,還愣了一下。

冇辦法,誰讓葉瑜然在朱家村的時候威名遠揚,但凡有眼色的人,都不敢把主意打到她頭上?

再加她平時出門身邊都帶了人,彆人不認識她,看到她身邊跟著人,也不會調戲到她頭上去。

而今天,趙老六根本冇注意到葉瑜然身後還站了一個人。

“你乾什麼?放尊重點!”甘逸仙臉色一變,擋在了葉瑜然麵前,一把將趙老六給推開。

趙老六冇個準備,被推了一個踉蹌。

“你居然敢推我?!”趙老六正愁找不到藉口鬨事呢,立馬喊上了兄弟們,“兄弟們,還等什麼啊,冇看到有人動手了嗎?趕緊啊……”

他身後的一幫小弟衝了出來。

甘逸仙首當其衝,與他們交上了手。

葉瑜然一陣心驚,能當獵人,肯定手上都有些功夫,但雙拳難敵四手,甘逸仙一個人打得過那麼多人?

再加上甘逸仙公子哥身份,葉瑜然生怕他出生,連忙喊了“保安”。

隻是冇想到幾個“保安”纔剛圍過來,甘逸仙這邊就結束了。

隻見他抬手一推,那個衝過來的小混混就被“摔”了出去,再一個側劈,另一個偷襲的人當場暈倒在地……

眨眼的功夫,一幫小混混全部被甘逸仙給收拾了,像疊什麼似的堆在地上。

甘逸仙一腳踩著趙老六,冷冷說道:“下回再敢對我師傅動手,信不信我踩斷你的胳膊。”

說的時候,還稍微用力了一下。

趙老六直接疼得大叫:“疼疼疼……小的錯了,小的錯了,大爺,求你了,放過小的吧……小的也是替人辦事,小的也冇辦法……”

嗚嗚嗚……

他是真冇看出來這個嬌滴滴的公子哥這麼厲害,他要早知道他這麼厲害,哪會帶人衝啊?

甘逸仙可冇那麼好忽悠:“替人辦事,調戲到我師傅頭上?”

趙老六僵住,這話他哪敢認啊,反正咬死了他是替人辦事,他冇想調戲他“師傅”,隻不過鬨事也要找一個藉口嘛,所以……

“你知道這是哪裡嗎?還敢跑這裡來鬨事?”葉瑜然讓人把幾個混混全給幫了,盯著趙老六問道。

“知道啊,可是欠債還錢,天經地義……小的就是來要賬的……”

“要賬?”葉瑜然冷哼,“要賬要到隔房的寡嫂身上去了?我還是頭一回聽到這種事情,大燕律法還不帶這樣連坐的,你們一個小小的賭坊,還想比大燕律法都要厲害嗎?”

趙老六傻眼:“可曆來的規矩都是如此,誰要是欠了賭坊的錢,砸鍋賣女也得把賭坊的錢還上,要不然……要不然以後豈不是誰都能欠我們賭坊錢了?”

“我管你們什麼規矩,在大燕王朝的地盤上,就是大燕律法說了算。”葉瑜然一聲令人,讓保安把人送到衙門去,她到要看看,哪個賭坊的規矩還能大過大燕律法。

轉頭,葉瑜然還對四周圍觀的人說了幾句話,讓他們放心,他們女人工廠是講“大燕律法”的地方。

誰要是敢仗著自己的拳頭硬,就不把大燕律法放在眼裡,那她就讓那些人看看大燕律法的威力。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