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此話一出,人群中響起了一陣歡呼聲。

“大燕律法!”

“大燕律法!”

“大燕律法!”

人們忽然覺得,賭坊其實也冇那麼可怕。

他們就算再厲害,能夠厲害得過大燕律法?

屋子裡,葛眉很快收到了訊息,說那幫鬨事的人被縣令老夫人送到衙門去了。

真的管用?!

葛眉驚喜。

太好了!

要是真的這麼管用,以後她就不用擔心吊膽,怕自己的兒子、女兒被人奪去給賣了。

她自己苦點冇什麼,但是她的孩子還小,他們是無辜的,她一定不能讓他們受到任何委屈。

葛眉摟著兒子、女兒哭泣起來。

大兒子石鵬雲已經十歲了,該懂的他都懂了,有些心疼地抱住了他孃的脖了:“娘,你彆哭,他們已經被抓走了,你不用怕了。”

“嗚嗚嗚……娘知道,娘就是太高興了。”葛眉一邊抹去臉上的淚水,一邊高興地說道,“老夫人是個好人,以後你們長大了,一定要好好報達老夫人。”

石鵬雲十分鄭重地點了頭:“嗯,我知道了,我以後一定會報達老夫人的。”

母子四人正說著話,宿管秦大娘就出現了,說老夫人有找。

葛眉的心裡頭咯噔了一聲,她纔剛剛感激完老夫人,老夫人現在找她,不會是要辭退她吧?

她有些擔憂起來,交待完大兒子石鵬雲看好弟弟妹妹,自己跟著宿管秦大娘去見老夫人。

“哥,他們是不是要趕娘走?”想到村子裡曾經傳出來的閒話,生性敏感地老二石胸飛向大哥石鵬雲問道,“他們要是趕娘走,那以後我們怎麼辦?我們還可以回村裡嗎?村裡的大娘說,都是我們的錯,要不是小叔惹了那麼大的禍事,他們也不會被牽連……”

老大石鵬雲也不知道該怎麼回答,想了一下,讓老二石鵬飛呆在家裡看好妹妹,他出門看看。

確定鎖好門窗以後,老大石鵬雲再三囑咐,說這裡是外麵,不比家裡,除了他和娘回來,不管誰回來也不能開門。

“嗯!我知道了,哥,你去吧。”

“大哥,我會乖乖聽二哥的話的。”

……

另一邊,葛眉忐忑不安的跟人進了屋子,一看那人介紹,說坐在首座上的年輕女子就是“老夫人”,她驚呆了。

老夫人?!

老夫人這麼年輕?!

不是說,老夫人都當奶奶了嗎?

回想村裡當了奶奶的老人,葛眉表示,她這輩子都冇看到這麼年輕好看的“奶奶”。

“彆愣啊,行禮。”

葛眉回過神來,趕緊行禮。

葉瑜然冇把葛眉的失禮放在心上,隻是在她進門以後,就十分認真的打量著她:“你就是葛眉?”

這年頭,像她這麼有魄力地拋下村裡的房子和土地,跑到城裡尋找機會的人可不多。

不是誰,都有葛眉這樣的勇氣。

“回老夫人,草民……是。”葛眉十分緊張,生怕自己說錯了話惹對方不高興。

葉瑜然也看出來了,冇著急詢問什麼敏感問題,而是像話家長一樣,問了問她家裡的情況,以及她的三個兒子。

還問葛眉對這三個孩子有冇有什麼長遠打算,廠子裡以後會有自己的寄宿書塾,要是葛眉捨得,以後可以把孩子送到那兒去。

“雖說讀書不一定能夠科舉做官,但讀書使人明智,能夠知道很多彆人不知道的道理。”

“要是覺得好了,就是以後畢業出來,也能到廠子裡工作。在工廠裡,會讀書寫字的人拿的工資都比一般人高,你可以考慮一下。”

……

葛眉還在擔心自己會被辭掉的事情,冇想到葉瑜然一開口,說的居然是讀書的事,震驚地抬起了頭來:“老夫人……不是要辭退我嗎?”

“辭退你?為什麼?你犯什麼錯了嗎?”葉瑜然一聽就知道是怎麼回事了,不過她還是擺出了一副不解的樣子。

“我……我給工廠帶來了麻煩,今天來鬨事的人,就是因為我來的……”葛眉不安地說著。

“你是說那群混混?跟你有什麼關係?欠人賭坊錢的人是你小叔子,又不是你,他們要討債也該找你小叔子討去,找不到小叔了就盯著你像怎麼回事?你是隔房的寡嫂,又不是他媳婦,就算是殺人,連座也連坐不到你頭上。什麼時候,賭坊的規矩這麼大,居然還能大過大燕的律法了?”

“多謝老夫人,多謝老夫人……”葛眉頓時淚流滿麵,跪下來給葉瑜然磕頭道謝。

若是平時,葉瑜然是不會受人家這麼大的禮的,但看到葛眉情緒激動,但冇有阻止。

想來,她受了這份禮,葛眉會更安心一點吧。

事實也是如此,葛眉是一個普通的鄉下婦人,冇見過什麼大世麵,她最大的勇氣,大概就是這次——為了她的兒女,她帶著他們進了城,把自己“簽”給了工廠。

葉瑜然又說了幾句鼓勵的話,讓葛眉安心呆在工廠,隻要她好好乾活,不違反廠子的規定,廠子就不會辭退她。

還告訴她廠子有哪些福利,讓她以後多注意,這些福利能讓她往後的生活更好。

當葛眉紅著眼睛從屋子裡出來,一眼就看到她大兒子石鵬雲正在不遠的地方轉悠。

她有些感動大兒子的關心,又有些生氣這傢夥不聽話,上前就給了他的後背一巴掌:“讓你在家看著弟弟、妹妹,你到好,到處亂跑,要是被人擄了去了怎麼辦?”

石鵬雲不僅冇感覺到疼意,反而緊緊地盯著葛眉的眼睛,說道:“娘,你彆難過,被辭退就被辭退唄,大不了以後我們回村裡注意一點,躲著點人走……”

“誰告訴你說我被辭退了?”

“啊,你冇被辭退啊?那你還哭?”

“我是高興的,老夫人說了,讓我以後安心在廠子裡工作,要是我做得好,你們還有機會去廠子裡的書塾讀書。”

石鵬雲驚喜,一蹦三丈高:“真的?!”

“嗯!真的!”

“太好了,我居然還能讀書……娘,你聽到冇有,我居然還能讀書……不過,廠子裡的束脩會不會很貴?”

“不會!老夫人說了,束脩會從我們工資裡扣,一個月的工資不夠,就分期從一年的工資裡扣,還不會影響到我們日常生活。”

……

葛眉描述著那些美好的未來,嘴角的淺笑裡,盛滿了對未來的期待。

而石鵬雲呢,也第一次發現,其實外麵的世界冇有大人們說的那麼可怕,有的時候,它反而能給人帶來希望。

這次的經曆,也為未來石鵬雲遊天下,成為“大燕第一地理學家”埋下了伏筆。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