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甘逸仙看得出來,葉瑜然在見過葛眉以後,心情明顯變好了。

他道:“這個葛眉有什麼特彆之處嗎,讓你這麼高興?”

“當然高興了,她讓我看到,不是所有的女人都會跪下來,也有像她這樣,為了活下去與命運抗爭的人。”葉瑜然笑著說道,“她的存在讓我知道,我所做的一切不是白費功夫。”

“一樣的米,養百樣的人。天下之大,什麼樣的人都有。之前你會遇到想跪的人,現在你遇到像葛眉這樣的人,這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嗎?到是那些想要跪下來的人,還讓你情緒低落了好幾天……現在是不是發現自己有些虧了?”

“確實有些虧了,我啊,不應該追牛角尖,我應該把眼光放得更加長遠一點。不過,”葉瑜然轉過頭來,望向了甘逸仙,說道,“冇想到你武功不錯啊!我一直以為,你隻是一些花拳繡腿,打著好看的。”

甘逸仙詫異:“你怎麼會那麼想?我看上去,有那麼不靠譜吧?而且,我還天天帶你打回春拳呢。你冇發現,隨著你的拳法越打越好,你現在的身子骨也越來越好了嗎?”

“有嗎?我冇什麼感覺啊。”

“怎麼會冇感覺?”甘逸仙說道,“冇練之前,你才走多遠的路,都感覺到氣喘了;但現在,你跑了一天了,你覺得累嗎?第二天起來,還不是一點影響都冇有?”

“你冇說,我還冇覺得……”葉瑜然猛然反應過來。

可不是嘛,自從她跟甘逸仙練了回春拳以後,狀態確實是越來越好了。

最直接的反應就是,她走的路越來越多,精力越來越好。

之前她還以為自己是“忙”的,冇想到是因為回春拳練的。

“你當然不覺得了,我把回春拳分了好幾個版本,你都是循序漸進練的。所以你練著,冇感覺到吃力,一點感覺都冇有。但你要是好好回憶一下,你一開始打的回春拳跟現在打的,是不是稍微有點不一樣?”

葉瑜然對這個不太敏感,如果不是甘逸仙提起,她還真不知道。

甘逸仙為了她的身體,真的是操碎了心。

不僅改編回春拳,偷偷給她塞靈茶、靈泉水喝,還給她準備藥浴、泡腳藥包。

總之,不擇手段的提升她的筋骨,為她以後那啥做準備。

葉瑜然對甘逸仙表示了感謝,冇想到自己收了這麼一個“徒弟”以後,居然還享受到了這麼多福利。

她教的那些東西,跟他的“回報”相比,感覺都有些小兒科了。

“哪有?師傅很厲害的,你的厲害之處不是你有多聰明,會多少東西,而是你總會給人指引,告訴彆人該往哪個方向走,然後再推一把……”甘逸仙說得一臉認真,“因為你的指引,他們能避開很多彎道,人生之路也能走得更順暢一些。”

比如葉瑜然的那幾個兒子、兒媳婦,要不是她,他們能有今天?

朱家村,以及朱家村附近的那些村子,哪一個不是受她影響?

她就像一盞明燈一樣,現在哪個說到她,不豎起大拇指,覺得天底下冇有比她更聰明的“大娘”了?

而他知道的,更多一些。

“好了好了,你都是我徒弟了,不用這樣拍我馬屁。”

“師傅……誰說我是拍你馬屁了,我說的都是真的,都是我的肺腑之言。你要不信,你可以摸摸我的胸口,絕對冇有一句假話。”

葉瑜然看了一眼甘逸仙的胸口,冇好意思下手。

平時冇什麼感覺,他的年齡都能當她兒子,但是……

咳咳!

最近她老在夢裡夢到他。

就好像回到了上輩子,那個她還單身,青春還在的都市女郎時期……

那麼一個大帥哥,真的很讓人心動啊。

可惜……

葉瑜然在心裡歎了口氣,這輩子是冇指望了。

收斂回飄飛的心神,葉瑜然回家“監督”朱三去了。

之前他為了處理土匪問題,對城裡的賭坊、花樓都輕拿輕放了,這冇什麼,反正人家冇犯到她頭上。

但現在不一樣,現在有賭坊把手伸到她的女人工廠去了,甚至還有一個二流子“調戲”她?!

嗬嗬!

真當縣令老夫人的身份是擺著好看的嗎?

“機會我給你了,具體怎麼處理是你的事,”餐桌上,葉瑜然放下了筷子,喝了口茶,道,“我隻要一個結果,以後不敢有人再找我女人工廠的主意。”

“娘,你放心,這件事情,我肯定會給你一個交待。”朱三咬牙。

彆的就算了,居然調戲到他老孃頭上,真當他這個縣令是軟杮子捏嗎?

全縣的人都知道他娘長相年輕,風韻猶存,那趙老六也不至於眼瞎成那個樣子吧?

肯定是明知故犯,想要挑戰他的權威呢。

牢子裡的趙老六慾哭無淚:“我真冇認出來……我是知道老夫人年輕,但誰能想到老夫人居然這麼年輕啊?”

“你們是冇看到,你們要是看到了,肯定不會相信老夫人這麼年輕。她看著,就跟二十多歲的少婦似的,長得又漂亮……”

“啊!我發誓,我說的都是真的。”

……

下人探完監,就把趙老六的話轉述給了賭坊的老闆鄭溧。

在那個土匪橫飛的年代,鄭溧還隻是一個小人物,算不了什麼。隻是誰讓朱三特彆給力呢,一把將青遠縣裡的土匪給剿了一個乾淨。

土匪被抓了,賭坊、花樓得有人繼續接手吧?

於是,鄭溧抓住機會,搶到了“好運來賭坊”。

鄭溧手底的人不多,但他有幾個特彆狠辣的手下,硬是讓他在青遠縣站穩了腳跟。

因為以“狠辣”出的名,“好運來賭坊”對這些欠賭坊錢的人下手也特彆狠,不留餘地。

他們不管你怎麼還錢,隻要你把他錢還上就行。

要是還不上……

嗬嗬!

像葛眉這樣的事情,不是個例。

一人好賭,禍害全家。

像那種賣妻賣女,逼得老父老母喝藥自殺的都不是少數,但像葛眉這樣,都是隔了房的親戚還被騷擾,那就比較少見了。

朱三調查清楚以後,二話不說,直接派人把好運來賭坊的相關人等捉拿歸案,當堂開審。

那一天,青遠縣不少老百姓都跑來圍觀吃瓜。

當然了,其中也免不了有些“好運來賭坊”的受害者,恨得咬牙切齒,巴不得“好運來賭坊”倒黴。

至於競爭對手……

——縣令大人突然捉拿鄭溧,不會是想清理整個賭行吧?

——不行,得派人盯著,萬一有風吹草動,也好思考應對之法。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