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瑜然冇有插手這個案件,也是有原因的。

按照她上輩子所受的教育來看,賭坊和花樓這種東西根本就不應該存在,應該直接取締。

但在這個世界裡,賭坊和花樓都是正兒八經的經營之所,連大燕律法都準許的東西,她要反對,硬壓著朱三把青遠縣給“清”了,肯定會出問題。

葉瑜然想要改變這個世界,但是改變世界的前提,是先能護住自己的小家。

她不是英雄,她隻是一個普通人。

在確保自己小家安全的情況下,她願意多做點什麼,但若確保不了……

不好意思!

她隻能當一回“瞎子”了。

她不想當敲鐘人,也不想當出頭鳥,她就想安安穩穩的過日子,然後在自己力所能及的情況下,為這個世界、為這個朝代留下點什麼,僅此而已。

所以,賭坊的案子,葉瑜然不想看,也不能看。

她怕自己這個暴脾氣一看,揮著菜刀就衝了出去,把人家賭坊老闆給砍了。

不過,大燕律法允許賭坊的存在,但冇說允許賭坊犯案啊。

民不舉,官不究。

現在已經鬨到了葉瑜然的頭上,自然要讓朱三“稟公處理”。

朱三:“……”

“根據調查,好運來賭坊逼迫良家女子自賣其身43人,強迫他人賣女51……”

“情節惡劣,現判處……”

……

隨著朱三一聲聲判決落下,場外百姓一聲聲叫好。

“好!就該這麼判,誰欠的錢找誰去,哪能強迫人家賣妻賣女。”

“就是,連隔房的侄女、寡嫂都敢賣,這還是人嗎?”

“賭坊本就不應該存在,看哪些好賭的,有幾個不家破人亡的?”

“要我說,就嫁女兒的時候,就應該把眼睛擦亮一點,彆把自己好不容易養大的女兒嫁到彆人家,就被彆人給賣了。”

……

在這個案件裡,朱三冇讓那些賭鬼當“報案”,而是讓那些被賣了“女兒”的孃家出麵。

誰說嫁出去的女兒潑出去的水了?

潑出去,那隻是因為嫁到你們家,要給你們噹噹牛做馬了。

可我養大的閨女,就是我的女兒,你問都不問我一聲,將我女兒給賣了,還給賣到那種地方,這是人乾的事?

出嫁了,那也是我女兒。

……

朱三死死抓住“任何人都能成為彆人的父母,同樣也是彆人的子女”,當男人和婆家不爭氣的時候,就找孃家;孃家這邊不是東西,就找男人和婆家,總有一邊能做主。

要是兩邊都做不了主?

那就問受害者本人——你願意被賣嗎?

除非那種被洗腦得過份的,大部分人的回答都是:“我不願,可是我不答應,他們就要賣掉我的女兒。”

“我不願意,我是被我爹偷偷賣掉的,我娘都不知道。”

……

隻要有一句“不願意”,朱三就能做主。但若是碰到那種被自己親生父母發賣的,那就冇辦法了。

大燕王朝的律法在這塊還是空白,大家還講究“父債子償”的概念。

從道德層麵來說,他爹是個賭徒,在還不上賭資的情況下,他爹即使賣掉了自己的親兒子、親女兒,那也隻能從道德層麵指責上,無法從律法上處罰他。

好運來賭坊的事件多少讓青遠縣的各大賭坊、花樓都收斂了些。

這賣兒賣女可不是他們說了算,隻要有“苦主”,衙門就也抓人。你還不能說人家錯了,人家是按律法判的,一二三……

朱三列出了好幾條,讓人辯無可辯。

“嚇死我了,我還以為縣令大人要收拾我們賭行了呢。”

“我也嚇死了,我們家就靠這個吃飯,要是被冇收了,以後我們還靠什麼過日子。”

“不過說真的,以後去收債的時候,得悠著點。人家賣不賣妻子、女兒是人家的事,我們這邊可不能‘強迫’,這要‘強迫’了,可是入罪的。”

……

一邊說一邊吐血,因為這種事情放在其他地方,隻要冇鬨出人命,根本就不是事。偏偏青遠縣縣令抓得緊,不管你有冇有出人命,隻要有人告,人家就“抓”。

不少人開始研究大燕律法。

有的人想鑽空子,免得被朱三抓到把柄;有的人則反之,想瞭解一下,自己應該從哪些方麵維護自己的權益。

當然了,這所有的前提的前提,是那個人識字,還能找到一部完整的大燕律法。

否則他想再多都冇有,因為他不識字,他看不懂律法;他冇有大燕律法,他就算識字,也冇地方查去。

而這些問題,也一一暴露在了葉瑜然麵前。

葉瑜然召集了甘逸仙、朱三、徐玉瑾以及朱三的師爺洛秋山(已經知道他是皇帝的人),一起討論。

跟在朱三身邊時間長了,師爺洛秋山也見識到了葉瑜然的本事,一點也不嫌棄這位老夫人管的“閒事”多,反倒是希望對方多提一點意見,說不定能對大燕朝政有更多益處。

目前為止,師爺洛秋山已經學到了不少東西,他將這些東西整理成冊,上交勤帝,再交給他們自己人討論、分析、研究。

再一點一點的其他地方摸索著展開,雖然不過兩三年的時間,也大有成效。

最明顯的,大概要數水田種植法、堆肥技術以及朱家最喜歡用的“實驗田”。

不管到了什麼地方,首先要建的就是“實驗田”,將各個地方學到的新鮮種田技術本土化。

本土化成功以後,再有計劃的推給當地老百姓,帶著他們從自家劃一塊“實驗田”出來,學習新技術。

一點點掌握,一點點將田間地頭全部換成新技術。

寧願慢一點,但要穩,要確保老百姓在保證“原本收穫”的同時,逐步提高農業產量。

有紅薯、土豆、南瓜等作物做鋪墊,當老百姓發現口糧得到了確保,他們很樂意嘗試新的種植技術。

一旦你取得了老百姓的信任,你就可以開展各個方麵的工作。

有的時候,老百姓的要求就這麼簡單——你能讓我地裡的糧食增產,能夠讓我填飽肚子,我就跟你。

而青遠縣的變化,遠遠不隻於此。

除了農業上的,還有經濟上的,生活方方麵麵的。

朱家村已經是一個成功的模版,如果隻有這麼一個模版,可能隻是一個意外,但是當師爺洛耿山親眼看著青遠縣即將變成另一個“朱家村”時,他知道——大燕王朝的契機到了。

朱家,真的不是無的放矢。

他們是真真正正的掌握了某種訣竅,而這種富天下之民的竅門是可以掌控的,是任何一個有識之士都可以學習的。

這對於師爺洛秋山來說是一種“驚喜”,他不斷的給勤帝寫信,讓勤帝多派一些年輕人過來學習。

各個方麵的,隻要是有人,都可以過來。

隻有當他們親身經曆,親眼目睹,他們纔會真正明白——什麼是“因地製宜”,什麼是“地方發展”,什麼是“藏富於民”。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