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朱三不知道的時候,他的身邊,已經添了很多新麵孔。

有的是新招來的師爺,有的是新招來的衙役,有的是新來的屬官……

不管是什麼,他們能夠出現在這裡,從一種層麵上來說就代表著勤帝對他的看重與認可。

原本的計劃,師爺洛秋山先在朱三這邊呆幾年,然後調到其他地方去。

但隨著時間的流逝,師爺洛秋山改變了計劃,他想在朱三身邊呆更長的時間,他覺得朱家人身上還有更多可以挖掘的東西。

或許換一個人也能“挖掘”,可換一個人要重新適應,也要重新獲取朱家人的信任,與其浪費那個時間,還不如讓他繼續跟著。

再說了,朱三這邊又不是隻能安排他一個人,就跟師傅帶徒弟似的,他多了一個跟班什麼的,想來朱家人也不會多問。

事實也是如此,葉瑜然看到師爺洛秋山帶了一個人過來,也隻是看了一眼,但開門見山的說起了今天的議題。

“我們來總結一下好運來賭坊的案子,”葉瑜然說道,“在這個案子裡麵,我們可以很清楚地看到,並不是所有的受害者都能得到很好的保護,這是為什麼呢?我們今天討論的,就是如何保護這些受害者的問題。”

葉瑜然將這些受害者分成了幾類,第一類,賭徒本人,他們有的是本來就是老賭鬼,有的是被人引誘下海。

但不管是哪一種,在他做了賭徒那一刻開始,就說明他已經走上了一條不歸路。

葉瑜然的問題是,那麼有冇有一個辦法,防止更多的人變成賭鬼?

第二類,賭徒的家人,其中包括他的妻子、兒女、父母兄弟姐妹,但不包括兄弟姐妹的姻親。

按照常理來看,兒女是父母身上掉下來的一塊肉,父母有權處理自己的孩子。那麼問題來了,作為丈夫,他有權處理他的妻子嗎?

他在處理自己孩子的情況下,需要得到他妻子,以及他父母的同意嗎?

處理他的妻子時,他需要得到妻子家人同意嗎?

……

葉瑜然一連問了好幾個問題,讓大家從各個角度回答。

不急著展開,先記錄。

第三類,賭徒的親戚。

本來家人的範疇應該包括冇分家的兄弟,以及兄弟的妻子,還冇出嫁的姐妹。可是在賭徒這裡,就不適用這一條了。

冇有隔了房的小叔子還能賣掉寡嫂的道理,更冇有隔了房的小叔子還能賣掉侄子、侄女的。

子女是父母身上掉下來的一塊肉,那麼有處理的就隻有父母。

那麼,當父母明顯不對時,父母還有相對應的權利嗎?

在哪些情況下,父母可以處理自己的孩子,哪些情況下不行。做為孩子,他是否應該享有一定的“自我保護”權利。

葉瑜然說那麼多,其實是想引入現代社會的婦女保護法以及兒童保護法。

在現代社會,不管是婦女,還是兒童,在法律層麵都是一個“獨立的人”,應該擁有具有一個人的所有權利。

而在這個時代,在“人”之外,他們還擁有各種各樣的身份。身份的不同,他們所擁有的權利與義務也會發生巨大的變化。

葉瑜然冇想一步登天,她就想提出一條——孩子是大燕王朝的未來,應該是大燕王朝共有的“財富”,而不是某個自私自利的父母的私有物。

當一對不良父母想要“踐賣”自己的孩子時,在法律層麵上應該是可以阻止和懲罰他們的。

比如說,剝奪他們父母的權利,將這個孩子納入“國有”概念,由大燕王朝出資養大,以後他們就是大燕王朝的子民。

當然了,大燕王朝也不是白養他們的,他們在長大以後,簽署契約,保證在多少年以內,他們需要按月繳納一定的“公益基金”,資助慈幼局的孩子。

通過“一助一”的形式,償還曾經他們所享受過的“福利”。

“你們覺得我的這些想法,有哪些是可行的?如果落實的話,需要做哪些準備?”葉瑜然說完自己的想法,將目光投向了大家。

在場的人,除了甘逸仙知道她的真實目的以外,其他人都是目露震驚,完全冇想到她竟然會想讓孩子“國有化”?!

但是仔細想想,哪朝哪代,皇帝休養生息,不就是為了增加人口,增強本國實力嗎?

輕徭薄役,降低男女出嫁的年齡,不嫁入罪……種種手段,為的是什麼?

還不是為了人口。

隻是……

“老夫人,你的這個想法太大膽了,可行到是可行,恐怕其中細節,怕是需要好好思量一下。”師爺洛秋山沉吟片刻,覺得這件事情可行。

畢竟,葉瑜然並冇有直接動搖誰的利益,她隻是從整個大燕王朝的角度考慮,想要將那些“無辜”的孩子保護起來。

大燕王朝本來就有“慈幼局”,隻不過以前大家隻當做“善事”來做,並冇有上升到朝廷的層麵。

慈幼局那些孩子情況如何,大家心裡有數。

誰想要表一下善心,捐一些東西;誰想要表一下善心,捐一些東西,但平日裡,又有幾個人一直盯著慈幼局?

師爺洛秋山說道,“想要立法,有點難度,但如果我們隻是從做‘善事’著手,找一個是影響力大一的人牽頭,把這件事情做成皇家正在做的事情,那就冇問題。”

甚至,師爺洛秋山心裡已經有了人選——公主瑤月。

“這位公主是陛下一母同胞的親姐姐,與陛下感情極好,心地善良,聰慧伶俐。隻要她牽頭,朝中上下必定有不少人跟隨……”

師爺洛秋山的建議是,讓這位瑤月公主洗牌慈幼局,重新立規,為未來為保護兒童立法打下基礎。

然而在合適的機會,再讓人提出“保護兒童”的立法。

既然要立法,那麼這裡麵涉及的問題就多了。“兒童保護法”保護的到底是普通老百姓的孩子,還是包括奴隸和家生子的?

如果奴婢、家生子算在其中,那就涉及朝中各個權貴、各大世家了。

葉瑜然冇想到師爺洛秋山能夠想得這麼細,把她的那些顧慮全部考慮了進去,不過她的意思本來就是先埋一點火種,剩下的再找合適的時機。

因此,很快與師爺洛秋山達成了共識。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