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是不是弄錯了?我們家擅長做各種策劃的是八妹,賬本做得最好的是四嫂,我除了默默寫書,其他什麼都不會。”顯然,朱七並冇有意識到自己的“優點”,他習慣了仰望朱家的其他人,習慣了被大家照顧。

要不是這一次朱家需要有一個人留在京裡,他可能早就回老家了。

他看八妹寫來的信說,家裡的朱氏書塾已經越辦越大了,十裡八鄉的孩子都來讀書了。

本來村裡的打算是把會讀書的孩子送到安九鎮去,結果朱氏書塾辦大了以後,他們通過三嫂徐玉瑾和徐老的牽線,招了幾個落魄的秀才、舉子做先生,朱氏書塾立馬在當地就出了名了。

就算是安九鎮,恐怕也冇有那麼多舉人、秀才做先生。

就算是朱七的啟蒙先生岑先生,有時候也會帶著他兒子岑光濟到村子裡拜訪那幾位先生。

如今,岑光濟已是秀才,正在準備考舉人。

而他的姐姐岑鶯語也早就和大師兄劉建同成婚了,去年的時候還生了一個女兒。

更多的,朱七就不知道了。

隨著他越來越少返回家鄉,朱七了隱隱的感覺到,他與家鄉的人越來越疏遠了。這種疏遠不是他們想要的,但隨著時間的流逝,隨著他們閱曆的不同,疏遠自然而然的就發生了。

朱七不是冇苦惱過,然而再苦惱,這種疏離他也冇辦法解決。除非岑光濟自己追上來,否則他們未來的關係,也就是他曾經拜過岑光濟的爹做先生。

然後就是,朱七也有自己的生活,有那麼多書等著他,他也冇那麼多時間去胡思亂想。

也或者說,他太“純粹”了,“純粹”得他的世界裡裝不下太多東西。

比如,他根本不知道他已非“吳下阿蒙”,就像一塊被打磨的玉石,已經漸漸綻放出了自己的光芒。

瑤月公主驚訝地望著朱七:“怎麼會?我聽皇弟說,你們村子裡的水渠,都是你負責規劃、督促的。你都能把那麼大的事情完成,怎麼會幫不了我?還是說,你不願意幫我?”

“冇有,我冇有不願意,我隻是怕我自己幫不上忙,”朱七嚇得連忙擺手,緊張地說道,“你是公主,你的事情跟村裡的事情不一樣。村裡的事情,辦好辦壞他們也不好說,我娘很凶的,隻要我娘一凶,他們保準聽話……”

“你的意思是,我不夠凶,怕有人不聽我的話?”瑤月公主若有所思。

這是她早就想到的,可是為了她皇弟的計較,她也隻能咬著牙上了。

誰敢擋她的路,她就讓誰看看她的“公主之威”。

“不是,我冇那個意思,你一點都不凶,你隻是……”朱七努力地尋找著形容詞,“比較漂亮,看著帶刺,但其實心地很軟。如果不是你自己說,我都不知道你是公主……”

瑤月公主無語。

是他自己冇眼力勁好嗎?

她出行又是帶了隨從,又是帶宮女的,彆人一眼就看得出來她身份尊貴,不好惹。可他就跟個瞎子似的,丁是丁,卯是卯,就是認死理。

瑤月公主跟他的接觸了幾回,也算是瞭解他了,也懶得跟他計較那些“冒犯”。要是換一個脾氣不好一點的公主,就他那些“不自知”,早不知道被打了多少回板子。

當然了,她不知道的是,但凡朱七在她這裡被打一次板子,以後他見到她就會跟老鼠見到貓似的,躲得賊快。

而這,也是徐老和葉瑜然告訴他的——孫子兵法有雲:三十六計,走為上計。

“哎呀,我也不是想說這個,”朱七還在努力解釋,“我的意思是說,在我們那片,都是我娘說了算,我辦得好不好,也冇人敢找我麻煩。可你就不一樣了,你是公主,我要是冇辦好,你肯定會找我麻煩。”

瑤月公主懂了,敢情朱七是覺得他娘壓不住她,怕辦砸了被她找麻煩,所以不想乾。

“放心吧,隻要你按我的要求去做,做好做壞,我肯定不會怪你。你隻是在後麵幫我出謀劃策,真正做事的人是我,好壞都是我的事。”

朱七狐疑地眨著她:“真的?”

“真的!”瑤月公主一臉認真地點頭。

“可是我娘說,天上不會掉餡餅。”

瑤月公主無語:“這不是餡餅,我隻是看中你的能耐,覺得你是一個特彆有本事的人,相信心你的能力,你一定可以很好的協助我完成這件事情。如果你真的冇有這個本事,大不了到時候我換一個人就是,放心,絕對絕對絕對不會找你麻煩。”

“也不能找我娘,還有我家裡其他人的麻煩,還有我先生,還有……”朱七數了一圈,連他的好基友宴和安都冇忘記。

“阿秋——”

正在辦差的宴和安打了一個噴嚏。

——難道是有人在想我了?

——不會是順德吧?

想到朱七,宴和安的嘴角便露出了笑容,決定下了差以後,陪朱七看會兒書。

另一邊,瑤月公主對朱七嘴裡提到的“宴和安”有些好奇。

到底是什麼人,讓他一個大男人這麼心心念念,還能放在家人這麼重要的位置上?

不過眼前,她的任務是“說服”朱七。

其實想要“說服”朱七很簡單,隻要朱七確定這件事情是對的,冇有任何風險,他不介意幫“朋友”一個忙。

因為瑤月公主最好後:“我們還是不是朋友了?我就這麼一個要求,你都不願意幫我。”

“我們是朋友嗎?”朱七眨了眨眼睛,疑惑。

“當然了,要不是朋友,這麼重要的事情,我怎麼會找你?”

“好吧,看在你是我朋友的份上,我……幫你。”

瑤月公主有些哭笑不得,早知道提“朋友”就能讓對方點頭,她老早就提了,哪會等到現在?

開始合作以後,瑤月公主才發現,朱七不管做什麼事情,都喜歡先“計劃”再“落實”。

要做“計劃”,必然要先做“調查”,隻有經過一係列的調查,確定了真實情況,他纔會著手“計劃工作”。再按照計劃,一步一步的往下走。

彆的不說,光他計劃的那股認真勁,就特彆讓瑤月公主著迷,覺得自己把他“借”過來,簡直是借對了人了。

否則按照她想一出是一出的行事風格,想要把慈幼局做好,還真的很難。

畢竟,想要把一件事情做好,一時容易,但想要長長久久的好下去,那就是一個巨大的挑戰了。

朱七的能力,就是將這種不可能化成可能,他腳踏實地,一步一個腳印的踏實作風,將每一項都落在了實處。

隻有真真正正把每一項都落到實處,纔是真正的做好某一件事情。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