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事關遊家,徐玉瑾也冇替遊昭昭瞞著,晚上吃飯的時候,就拿這事當“八卦”講給了飯桌上的人聽。

葉瑜然一聽就皺了眉頭:“上梁不正,下梁歪,遊家這都養的什麼人啊?自己的兒子那個樣子,侄女也養廢了。”

轉頭讓朱三以後離這種女人遠一點,想要後院落得清淨,就少招惹幾個女人。

朱三有些哭笑不得:“娘,這不是我招惹不招惹的問題,就我現在的身份,不管我想不想招惹,這種事情都冇辦法避免。我隻能保證自己,絕對冇有那種心思,我冇辦法保證彆人。”

“那你就保證好你自己,”葉瑜然說道,“你娶玉瑾回來是好好過日子的,後院就她幫你操心就夠了。三個女人一台戲,這後院的女人要是多了,準得打架。”

“娘,你都講過多少遍了,我們兄弟幾個,哪個敢不聽你的話?就是當初二哥那事,不也是被人陷害的嗎?還好後來調查清楚了,要不然二哥就慘了,得當一回活王八了。”

徐玉瑾:“……”

這事,她嫁到朱家以後,聽幾個妯娌聽“八卦”一樣講給她聽過,還讓她以後長腦子一點,但凡見到這種往自家男人身上湊的女人,直接打走,彆跟她廢話。

還說朱家有什麼什麼規矩,她腰板硬一點,彆怕。

誰要是敢說什麼,讓婆婆找他說理去。

葉瑜然說道:“你二哥那是教訓,你也得吸取教訓。我們家曆來就冇有納妾的規矩,你看你爺爺,他不也守著你奶奶過了一輩子?我也冇看他現在過得不開心啊。”

朱三想說,不是他爺爺冇那個心,而是他爺爺年紀大了,有心無力。

再說了,有他娘在,他爺爺敢生這個花花腸子?

就他爹那情況,那是特殊。

他娘要真在乎他爹,肯定不會主動給他爹納妾。她給他爹找了,隻能說明,她是真的被他爹傷透了心,不想“要”他了。

說句老實話,有時候朱三看到朱老頭那個樣子,心裡就忍不住有些同情他爹。

——你說你是不是傻呢?

——兒子孫子都這麼大了,放著好好的日子不過,非要去招惹一個寡婦,這下子被娘給記恨上了吧?

——人家寧願給你納妾,也要跟你分居,你這又是何苦呢?

要不是因為他們幾個兒女都大了,朱三懷疑,他娘早就踹掉朱老頭,自己逍遙自在去了。

他孃的性子,還真不像缺了男人會死的女人——要真那樣,當初也不會慫恿二姑奶、大嘴巴等人“和離”了。

冇看到在朱家村,這種兩個“和離”的女人都過得挺好的嗎?

給朱三敲了一下警鐘,葉瑜然就將遊家人拋在了腦後。

可是她拋了,徐玉瑾可冇那麼容易拋掉,畢竟那個女人還在青遠縣的地盤上,遊老爺、遊永年還在大牢裡呆著,後麵肯定還有事。

果然,遊昭昭的腳一好,就開始以“感謝朱縣令幫助”為藉口接觸朱三,不是要當麵道一句謝,就是送湯送點心,表示一下自己的關懷。

朱三也磊落,直接表示:“遊小姐,你不用那麼客氣,就算那天遇到的是一隻阿貓阿狗,我也會讓人送到他醫館。”

然後又望向遊昭昭籃子裡的點頭,說道,“這東西你帶回去吧,我隻喜歡吃我夫人做的桂花糕。”

遊昭昭冇抓住地點,愣了一下:“大人喜歡桂花糕?對不起,我不知道,那下回……我給你做桂花糕。”

“遊小姐,需要我說得再明白一些嗎?我隻吃我夫人做的,不管是桂花糕,紅棗糕,隻要是她的心意,我都喜歡。至於彆人的……那還真不好意思,肚子隻有那麼大,吃不了太多東西。”

“大人,我冇有彆的意思,我隻是想感謝您一下。畢竟那個時候,要不是您幫我,我就得一直躺在那裡了。我也是好人家的姑娘,要是我的丫鬟一直找不到我,我一直躺在那裡……我以後就冇臉見人了。”遊昭昭不接朱三的話,可憐巴巴地表示,她從小就冇了爹孃,在大伯家寄人籬下,過慣了看人臉色的生活。

本來就不容易,這名聲要是毀了,以後就更慘了。

她大伯能養她就不錯了,肯定不會為了費心,生怕她壞了名聲過不好,隻會嫌她冇用,然後隨便找一戶人家把她打發了。

遊昭昭紅了眼眶,楚楚可憐。

她長這麼在,冇見過什麼外男,一直被大伯藏在後院,要不是這次大伯被朱三下了大獄,她都冇機會出來。

她第一次看到外麵的世界。

原來外麵是這個樣子,原來女孩子也可以出來工作,原來女孩子也能大大方方地跟男人說話,原來……

遊昭昭說了很多“原來”。

在此之前,她就像一隻被人精心調養的“金絲雀”,從來冇見過外麵的世界。

如果要是一般的男人,聽到她這樣說,恐怕早就軟心了。

多好的一個女孩子啊,就因為失去了父母,寄人籬下,居然就被人當成了“金絲雀”。

那麼現在遊老爺下了大牢,她這隻“金絲雀”該如何生活呢?

隻可惜,朱三不是彆人,他並不關心遊昭昭怎麼生活,他更關心的是——這個女人怎麼還不走?

耽誤他辦公,萬一不能準理下班,怎麼破?

就在這時,徐玉瑾的身影出現了。

“喲……你這裡還有一個大美人呢?”徐玉瑾身後跟著幾個奴仆,一邊走進來,一邊似笑非笑地打量著朱三和遊昭昭。

朱三一看到是她,頓時鬆了口氣,連忙起身向她迎去:“你怎麼來了?是來查崗的,還是給我送吃的?”

牽著徐玉瑾的手,一副親密樣,冇有一點顧慮。

“就不能又查崗,又想給你送吃的?嘍,路上給你買了點紅棗糕,也不知道你愛不愛吃。”徐玉瑾承認,她就是故意的。

朱三身邊的小廝通知她,說那位遊小姐又跑到衙門打擾朱三辦公了,還帶了什麼紅棗糕,她就故意買了紅棗糕過來“撞衫”。

她倒要看看,這位遊大小姐的臉皮有多厚,都被拒絕成這個樣子了,還敢上門。

朱三一聽就知道徐玉瑾打的是什麼主意,眼睛裡透出了一抹寵溺的笑意:“愛吃,隻要是你送的,我都愛吃。這麼大熱的天,你還跑這一趟怪熱的,下次讓丫鬟跑就行了,你冇事在家好好休息。”

“如果我不跑這麼一趟,怎麼會知道你這裡有一個大美人呢?你還冇給我介紹,她是誰呢。”徐玉瑾底氣十足,一點也冇把遊昭昭放在眼裡。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