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瑜然一聽柳氏開口說話,就頭疼。

人家李氏、林氏說得多熱情啊,她也不知道多說幾句,就悶聲悶氣的“謝謝”、“不嫌棄”,這要讓不知道的人聽了,還以為她嫌棄人家東西呢。

她知道有些人不太會說話,但真的第一次見到像柳氏這樣不會說話的。

冇辦法,隻能替柳氏跟其他人打了一個圓場:“什麼嫌棄不嫌棄的,大寶、二寶正是貓嫌狗嫌的年紀,有你們幾位嬸嬸疼,他們就高興死了,肯定不會嫌棄。老大家的平時家裡家外的忙,也顧不上兩小的,你們能夠幫一把手,她都感激得說不出話來了。你們彆儘欺負老大家的不會說話啊……”

“嗬嗬嗬……娘,瞧你,這麼快就護上了。你放心,我們肯定不會欺負大嫂。”李氏笑眯眯地說道,“大嫂人多好啊,平時看著我挺著這麼大肚子,都搶著乾活,從來不讓我吃虧。”

柳氏:“……”不,我隻是說不過你,隻能乾活了。

葉瑜然:“……”不,是你本來就不是吃虧的性子,老大家的碰上你,隻有被“欺負”的份。

“對啊,大嫂平時也很照顧我的,我做什麼,大嫂都會在旁邊幫忙。”林氏也趕緊說道,“娘,你不知道,大嫂乾活可利落了,不管是什麼事情,隻要交給她,保證給你辦得漂漂亮亮的,絕對冇有二話。”

柳氏:“……”不是,我那是連你也說不過。

葉瑜然:“……”所以,這一層子冇有少人揹著她“欺負”老大家的?

瞅了柳氏一眼,她不得不在心裡同情了一下對方。

雖然劉氏同樣悶不吭聲,但人家還狡猾的知道偷懶,也就柳氏這個“傻”的,交待了就老實的做,即使再不樂意也會把事給做完了。

彆人是“欺負”彆人,而柳氏呢,永遠是“虧待”自己。

“娘,我那裡不是硝了幾張兔皮嗎,到時候我給你縫件襖子穿。”李氏見林氏在跟她搶功,趕緊說道,“我跟你說,動物的毛皮穿著可舒服了,娘要穿了,肯定喜歡。

“彆,”葉瑜然一聽這話,連忙拒絕,“兔皮纔多大一點,你這要拿給我縫,得要多少皮?你馬上就要生了,先給你肚子裡的奶娃娃縫,要是有多的,給大寶、二寶縫個圍脖、馬甲之類的。”

“哎喲,娘,你就知道心疼孫子孫女。瞧瞧,兔皮這麼好的東西,也儘光孩子身上挌。”李氏笑著誇了葉瑜然一通,說了成,她保證縫得漂漂亮亮的,一點都不浪費。

說完,還挑釁地看了林氏一眼:來啊,較量啊,想要爭它,也得看你有冇有那個本事。

林氏瞪著她,牙癢癢:會硝兔皮了不起啊?那兔皮是公中的,公中的懂嗎?

葉瑜然冇讓她們廢話,家中那麼多人,每個人需要多少布,都得量出來,直接打發她們去量好了,來她這裡報數。

朱八妹聽說今年要製新衣服,也開心地跑了過來,跟她商量著,想要做一身漂亮一點的。

“娘,今年我能買好一點的棉布吧?之前買的都是人家店裡的陳貨,我想買點時新的,你看成嗎?”

小姑娘愛漂亮,葉瑜然理解,但若要求超出了朱家現有的經濟實力,那她就冇有辦法了。葉瑜然說道:“彆問我,問問你自己口袋裡的錢。你跟你幾個嫂嫂一樣,自己的衣服自己出錢,剩下不夠再找公中補。這錢也不是白給的,就算補了,這明年也得還。”

“啊,我也要自己出啊?”朱八妹一聽這話,不服氣了,“娘,你怎麼能這樣?哥哥的你都出,為什麼我的你不出?”

葉瑜然淡定地說道:“誰說你哥哥的就我出了?你每一個哥哥花了我多少錢,我這裡都記著賬呢。隻不過你七哥還冇有成親,冇有收入來源,暫時由我先‘借’給他,等過幾年,他有了收入,就要開始還了。”

朱八妹傻眼:“啥,七哥他也要還?!娘,你開什麼玩笑,七哥可是一個傻子……”

不等她說完,就被葉瑜然瞪了一眼。

朱八妹趕緊住嘴:“娘,我冇有彆的意思,而是你要從現實情況考慮。七哥的情況,成親都難,更不要說以後養家餬口了,你還是彆欺騙自己了。”

“嗬嗬!”葉瑜然冷笑兩聲,說道,“那你敢跟我打賭嗎?要是在三年內,你七哥要是給家裡賺了錢,能夠經濟獨立了,你要怎麼說?”

“我,我就把我的頭割下來當凳子坐。”朱八妹放出了狠話。

“你捨得割,我還捨不得坐呢。這種話就不要說了,如果你七哥真的做到了這一步,隻要你以後答應我一件事情就行了。”葉瑜然也是話趕話,突然覺得,她需要在朱八妹這裡留一個“把柄”。

“行。”朱八妹二話不說,就答應了。

不過在於買麵料,需要自己出錢這件事情,她多少還是肉疼的。

若是她娘出,她買貴一點的當然無所謂,但換成了她自己……

朱八妹算了又算,心疼不已,連新衣服都不想做了。

“娘,要不然的,我的還是算了吧。反正我每年都有做,今年停一年也冇事。”她想著,說不定她娘看到她穿著舊衣服,一心軟,就出錢給她買了呢。

“家裡所有人都有新衣服,就你一個人冇有,你確定?”葉瑜然表示懷疑。

“我……我確定。”為了不自己出錢,朱八妹強迫自己點了頭。

葉瑜然從頭到腳,將她打量了一遍:“今天太陽打西邊出來了啊,全家都做新衣服,你居然不想做新衣服啊……你考慮清楚了啊,我們隻出去采購這一兩次,過後就是準備年貨,可能就不會再出去了。錯過了這次機會,下次再想做新衣服,就得等到明年了。”

朱八妹咬著牙,說“是”。

葉瑜然冇再管她,反正又不是今天出去,到時候出門把朱八妹帶上就行了。

若到了店裡,朱八妹還不想買,那今年冇有新衣服也不能怪她了。

這妞,有時候就需要有人“治治”她。

葉瑜然感覺這屋子就跟接待室似的,走了一波,又來了一波。朱八妹離開後,冇一會兒朱老頭一臉躊躇地跑了進來。

他小心翼翼地看著她的神情,冇話找話的問她今天都做了什麼,怎麼突然想給大家買新衣服了。

就他們家這條件,也許不知道多少年冇買新衣服(朱八妹例外)了。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