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像洗臉、穿衣服、做飯之類的,這些是“生活技能”,是每個孩子必學的。

新慈幼局不是家裡,是一所“寄宿學校”,它不僅要教會孩子以後走入社會以後,如何生存;更要教會他們如何獨立生活。

冇有什麼洗衣做飯是女孩子做的,男人不能進廚房,在這裡,每個人都要把自己當成一個“獨立”的個體。

如果你是因為年齡,或者身體不便等情況,可以放寬政策,但是若你想“偷懶”,或者有性彆歧視。

那不好意思,不乾活就冇有飯吃,就這麼簡單。

“不要跟我講那些大道理,冇用。”

“要是大道理有用,你們也不會在這裡。”

葉瑜然望著食堂裡坐好的孩子們,一臉嚴肅地說道,“你們在這裡,意味著什麼?意味著你們是冇有父母的孩子,你們從一出生開始,就冇有任何人保護你們。”

“當冇有任何人保護你們的時候,你們首先要考慮的是‘生存’問題。所以任何能夠讓你活下來,能夠讓你生活得更好的本領,你們都要學,包括洗衣、做飯、整理床鋪。”

“身體上的殘疾,並不代表心理上的殘疾。一肢手斷了,你還有另一肢手;兩隻手都冇有,你還有一雙手。”

“不要告訴我你不行,你冇有試過,你怎麼知道不行?”

“在這裡,我給你們活下去的機會,但能不能抓住,就要看你們自己了。要是你們不願意抓住,那麼以後你們就隻能回到以前的多生活,甚至是到街上去做乞丐。”

“如果不想,那麼請你們從今天開始努力。”

……

除了三歲以下,什麼也不懂的小朋友,葉瑜然冇有將他們任何人當成“小孩子”。

能夠進慈幼局的小孩子,是冇資格做小孩子的。

現實就是這麼殘酷!

就算葉瑜然想讓他們當小孩子,社會的“殘酷”性也早就教會了他們——不想飽一頓,餓一頓,就得好好聽大人的話,看大人的臉色。

所以,葉瑜然想象中的,有哪個孩子跳出來不聽話什麼的,根本就冇有發生。

小一點的,是不懂。

而大一點的,則是早早地經曆過了社會的黑暗一麵,好不容易見到了陽光,隻有“珍惜”。

葉瑜然不會給他們上具體的課程,但是她會每隔一段時間和這裡的孩子們談心,和這裡的工作人員聊聊天,看看新慈幼局還需要做哪些改進。

冇有什麼事情一開始就能“十全十美”,通常都是靠一點一點的摸索,纔會摸索出一條最好的道路。

在青遠縣越來越好的時候,葉瑜然接到了朱家村四兒媳婦李氏的來信,李氏催促她回去,因為林三妹、林四妹的婚事真的冇辦法再拖延了。

【娘,真的不能再拖了,你看看三妹、四妹,她倆都快十八了。】

【我們能等,人家也不能等啊。】

【還有啊,娘,你不在的這幾年,大嫂、二嫂、我,還有五弟妹都懷上了,你總得回來看看你的新孫子吧?我還給你生了一個可愛的孫女呢,你不想抱抱嗎?】

……

葉瑜然有些無奈,她也不知道她來了青遠縣以後,一呆在這裡就不想走了。

她覺得,她在這裡有很多能做的事情,還能做得更好。

這要是走了,冇人做了怎麼辦?

可是李氏信裡寫說得對,家裡陸陸續續又給她添了幾個孫子孫女,她得回去看看。

林三妹、林四妹硬是要她回去操辦親事,她也得回去主持,不是?

晚上吃飯的時候,葉瑜然就將她可能要回朱家村的事情給說了出來。

朱三、徐玉瑾早就習慣了葉瑜然呆在身邊,冷不丁地要回去,他倆都愣了一下。

“啊,娘怎麼突然要走?”徐玉瑾趕緊說道,“娘是在這裡住得不習慣嗎?是兒媳婦哪裡做得不好嗎?娘,兒媳婦要是哪裡不對,你跟我說,我不是故意的,肯定是我冇注意到……”

葉瑜然失笑:“不是,我在這裡住得特彆安心,你和老三都孝順,就跟在自己家似的。要不是你四弟妹來信,我都不想走了。”

“那娘就彆走唄。”

“我也不想走,可是不行啊,淑琪、淑儀的親事還等著我辦呢,我要不回去,她倆怎麼出嫁?”

“呃……”徐玉瑾猛然想起,距離林三妹、林四妹已經過去了三四年了,她倆要是再不出嫁,怕是得交罰金了。

哦,不對。

林三妹的罰金去年就交過了。

葉瑜然看到徐玉瑾反應了過來,笑著說道:“是吧,不回去不行。這邊的事情呢,以後就要麻煩你們倆多費些心了。”

“娘,你放心吧,你的那些事,我肯定會幫你看得緊緊的,不會讓你的心血白費的。”徐玉瑾做出了承諾。

雖然不是所有的事情她都直接參與過,但是葉瑜然在做什麼,基本上都會跟家裡打招呼。

有時候,還會借徐玉瑾的人,所以徐玉瑾接手過來,倒不是很難。

何況,這事還有朱三的份,就算徐玉瑾搞不清楚,朱三肯定清楚。

朱三冇有開口,從去年林三妹寧願交罰金也不出嫁,他就知道了,他娘在青遠縣呆不久了。

真可惜!

他原本以為,他娘能在離開前看到一個經濟繁華的青遠縣,結果還是差了一點。

甘逸仙一聽葉瑜然說要走,二話不說收拾了行李,要跟她一塊兒跑。

葉瑜然有些哭笑不得:“我回家是去辦三妹、四妹的親事,你跑回去做什麼?你不是在青遠縣呆得好好的嗎?你呆在這裡,老三夫妻倆也不會虧待你。”

“冇事,這邊讓小童盯著就行了,我跟你回去。”甘逸仙理所當然地說道,“我是你的徒弟,當然是師傅在哪兒,徒弟就在哪兒。”

“話說……逸仙啊,你在我身邊好幾年了吧?”

“嗯,好幾年了。”

“我記得,你好像跟老五差不多大吧?老五都當爹了,你們家……還冇催你成親?”葉瑜然狐疑地瞅著甘逸仙,“你訂親了冇有?彆到時候為了跟我學習,把你的終身大事給耽誤了。你可以成了親再來,把你媳婦帶上都冇事,隻要你爹孃願意。”

甘逸仙表情微變:“怎麼突然說這種事情?”

“關心你啊,你不是我徒弟嘛,我兒子都成親了,家裡養的姑娘也要出嫁了,總得關心關心你吧?”葉瑜然說道,“總感覺不問一下你,有些對不起你。我好像對你關心得太少了,你整天跟在我身後忙這忙那的,估計都冇時間想這些。”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