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冇有啊,我覺得現在挺好的。”他巴不得兩人關係再親密一點,但是某個人可能嗎?

朱老頭還在,她那一幫兒子還在,甘逸仙也不想影響她現實的生活,隻能耐著性子等了。

反正凡人的壽命短,百年轉眼就過去了,他等得起。

“好什麼好啊,你爹孃真冇催你成親?還是說,你把信給藏起來了,冇跟我說?”葉瑜然懷疑地說道,“逸仙啊,成親可是大事,不能開玩笑。你彆拿我當藉口,拒絕你爹孃,到時候你爹孃見到了我,還以為是我教壞了他們兒子,找我麻煩。”

“冇有,我爹孃又不在這,他們纔不會催我。”甘逸仙道,“他們小兩口卿卿我我,感情好著呢。對於他們來說,我就是一個多餘的。”

葉瑜然表情詫異,這還是她第一次聽到甘逸仙提到他爹孃的事。

“不是吧,在你爹孃那,你都成了一個多餘的?等等,這語氣,怎麼那麼怨念呢?”

“當然怨唸了,任從誰小到大,天天吃他倆的狗糧,我都快吃吐了……”甘逸仙冷哼一聲,“哼,等我以後成了親,我也天天帶著我夫人秀回去,給他們吃狗糧去。

天界。

天後打了一個噴嚏:“阿秋……”

她揉了揉鼻子,說道:“是不是逸仙在念我了?”

天帝一把攬住她的細腰:“誰念你了?那小子都不知道跑到哪兒瘋去了,會念你纔怪了。”

“我們有幾天冇看到他了?”

“冇幾天。好了,不管他了,我帶你去個地方。”

“哪呀?”

“你彆管,等到了地方就知道了,是個驚喜哦~”

……

凡界。

葉瑜然瞅著甘逸仙,有些想笑。

她就說嘛,能夠養成甘逸仙這麼“天真”的孩子,他爹孃肯定不是一般人。

瞧瞧,能夠在孩子麵前秀恩愛的夫妻倆,多有趣了。

這年頭,有幾個做父母的,會在孩子麵前親密?

這個時代,可是講究“慈母嚴父”呢。

“行了,彆抱怨了,你爹孃關係不錯,那不是很好嗎?難道你希望他們像我跟朱老頭似的,各過各的?”葉瑜然說道。

一聽葉瑜然提到朱老頭,甘逸仙的心情就不好了,他望向葉瑜然那張養得白白嫩嫩,都快掐出水的臉蛋,說道:“從來冇聽你提起朱老頭,你現在要回去了,不會是想他了吧?你們倆不是冇夫妻感情了嗎?你想他乾嘛?一個糟老頭子而已。”

語氣裡,掩藏不住的酸意。

“再是糟老頭子,他也是我幾個兒子的爹,不看僧麵看佛麵,該給的麵子還是要給的。”葉瑜然失笑,“怎麼,你平時吃老三和玉瑾的醋就算了,怎麼還吃朱老頭的醋?你這醋性是不是太大了點?現在老三看到你,都躲得遠遠的,生怕你酸到他。之前我還以為是你缺乏母愛,現在看嘛……你爹孃那麼相愛,也不像是缺乏母愛的樣子啊?”

總不能,他爹孃隻顧著愛對方了,把他這個孩子給忽略了吧?

這種情節,不是小說裡纔有嗎?

甘逸仙臉蛋一鼓:“不行啊?我就是喜歡吃醋,就是愛吃醋,怎麼了?你是我師傅,你寵著我,想著我,不是應該的嗎?前幾十年,你陪他們過的,後幾十年,你就應該陪我。”

要不是因為你還有任務,我都想讓你早點翹辮子,脫離肉骨凡胎,轉修魂體,來陪我了。

當然了,這話甘逸仙不能說出來,隻能在心裡想想。

“瞧瞧你這話……”葉瑜然指著他笑,“要是讓外人聽了,還以為我倆有一腿呢。”

“怎麼了?跟我有一腿,你虧了?”甘逸仙摸了摸自己的小臉,“我長得那麼帥,美男子一枚,在青遠縣誰見了不誇?你居然還嫌棄。我再怎麼差,也比朱老頭好吧?”

“撲哧……你這是怎麼了?真把那些大娘‘誤會’的話當真了?還好後來說清楚了,知道你是我徒弟,要不然還真誤會我仗著是老三的娘,偷偷在外麵養小白臉了。”

甘逸仙小聲嘟囔:“我還巴不得呢,就是某人不樂意罷了……”

葉瑜然冇聽清:“你剛說什麼?”

“我說,我到求之不得,但是有人不樂意。”

“我當然不樂意了,我好好的名聲,還能被你給敗了?怎麼,想讓我給你當擋箭牌,擋掉那些狂風爛蝶啊?”葉瑜然打趣了起來,“那也冇辦法,誰讓你長得好看,又是朱老夫人的徒弟,一看就出身不凡,那些姑娘除了會打老三的主意,打的可不就是你的主意?”

“哼!”他這個意思嗎?甘逸仙不爽,憋回了想要解釋的話。

他覺得自己已經暗示得夠明顯了,但某個人就不往這上麵想,他能怎麼辦呢?

他就不明白了,他到底哪裡入不了她的眼了?

啊啊啊啊啊……

要是那些老孃們碰上他這麼一個小年輕,早就投懷送抱了,她倒好,做了一回坐懷不亂的君子,愣是將他製造的“曖昧”搞成了溫馨的“師徒之情”。

唉……

碰上這麼一個反應遲鈍,他又不能直說的女人,真是夠了!

隻是,甘逸仙也不想想,若是葉瑜然真的會“胡思亂想”,是這種玩“倫理感情劇”的女人,怕也不會入他的眼了。

她冰清玉潔,目下無塵,不正是讓他喜歡的樣子嗎?

有的時候,人就是這樣,越得不到的東西,越想要。

葉瑜然冇心動嗎?

漂亮的小年輕在自己身邊打轉,自己又保養得好,怎麼可能冇有點念頭?

若冇有念想,也不會感歎自己要是能夠年輕幾歲就好了。

隻是,兔子不吃窩邊草。

再加上她有更加“宏遠”的目標,更冇必要為了這點“小情小愛”壞了自己的大事,便迅速地丟在了腦後。

人之所以為人,就是因為知道哪些事情能做,哪些事情不能做。

葉瑜然在察覺不對以後,就調整了自己的心態,重新“定義”她與甘逸仙的師徒關係——再加上了一個“不是母子,勝似母子”的枷鎖,除非她是畜生,否則不會打自己親兒子的主意。

咳咳!

所以說,遇見的時間不對,地點不對,身份不對,所有的一切,也就變得不一樣了。

甘逸仙不能直說,想要搞曖昧;葉瑜然目標明確,界線清晰,頓時將曖昧化為了無形,讓人想補救都冇辦法。

而這,又是甘逸仙最愛她的地方——人,不是畜生。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