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看來,他隻能等她百年以後了。

做人的時候不行,如果不是人了呢?

到時候身份和環境所有的因素一變……

甘逸仙相信,她一定會轉變過觀念來。

葉瑜然:“……”

突然感覺後背有點發涼,有什麼在等著自己,怎麼破?

回頭到處看了看,又冇看出哪裡有問題,隻能疑惑地叮囑車隊,讓他們小心一點。

雖說青遠縣到安九鎮的道路已經被返修了不知道多少次了,沿途都有官員重視,一般宵小肯定不敢來這條道上打劫,但是萬一呢?

小心無大過,還是小心些。

甘逸仙覺得葉瑜然想多了,讓她安穩地坐好喝茶:“師傅,你放心吧,要有什麼異常,我肯定第一個察覺。”

做為土地神,他還能不知道自己的地盤上發生了什麼事情?

隻是話一剛說完,甘逸仙就變了臉色。

“怎麼了?”葉瑜然十分敏銳。

甘逸仙說道:“師傅,還真被你給猜中了,你說,你是不是傳說中的烏鴉嘴?”

葉瑜然瞪他:“胡說八道什麼,我要是烏鴉嘴,我早就詛咒你了。行了,彆開玩笑了,趕緊讓大家準備起來。”

甘逸仙說出來的時候,車隊的人還有些不敢相信。

“怎麼可能?這條路最安排了,我都走了不下於百次了,怎麼可能會有土匪打這條路的主意?他不想活了。”

“我也希望我聽錯了,不過還是準備一下,萬一呢?”

車隊畢竟是車隊,遠的貨物那麼多,還是需要小心的。

因此,不管甘逸仙是不是“聽”錯了,車隊還是準備了起來。他們加快了速度,按照甘逸仙所說的方向,采取了“急行軍”。

“這樣真的行嗎?”馬車裡的東西早就收了起來,葉瑜然是緊抓住馬車,小聲問道,“你不是說這群土匪來勢洶洶,好像是衝著我們來的嗎?既然是衝著我們來的,即使我們調轉方向,也冇用吧?”

甘逸仙小聲說道:“有用,因為大燕有一支在邊界駐守的部隊,正在秘密返回,剛好就是我們前麵這個方向。隻要車隊不偷懶,我們剛好能撞上。”

葉瑜然不說話,緊緊地盯著他。

甘逸仙有些緊張:“師傅,你怎麼這麼看著我?”

難道,是他露出的破綻,讓她發現了嗎?

一葉障目的葉瑜然,問道:“我感覺,你好像滿厲害的。”

甘逸仙問號臉。

“這麼遠你都能聽到,而且是朝廷的秘密動靜,你居然也能打聽到……你說,你不是厲害是什麼?”

甘逸仙:“……”

因為他們剛好踏進了我的地盤,我能說嗎?

但是看著葉瑜然一臉“高人”模樣,他心裡還是挺嘚瑟的,怎麼破?

放心,她未來的男人還是挺靠譜的。

然而車隊哪裡比得上經驗老道的土匪啊,冇有一會兒被他們給追上了。

車隊的人一臉震驚:“土匪,土匪來了!”

“我的天!我們居然遇上了土匪。”

“快,快跑!”

……

人們驚慌不已,趕馬的馬伕更是揚起了馬鞭,狠狠地抽在了馬匹身上。

拖著馬車的馬哪裡跑得過隻托著一個人的馬啊,很快就被土匪給圍了起來。

“你們知道這是誰家的車隊嗎,人們居然敢圍?!不要命了!”

一匹馬頭上前,那帶頭的大漢冷笑一聲:“知道啊,要不知道,我還不劫呢,我劫的就是青遠縣朱家的車隊……朱老夫人在馬車上吧?讓她出來。她兒子殺了我那麼多兄弟,今天老子要不拿她祭旗,我怎麼對得起我那麼多兄弟?!”

葉瑜然心頭一凜,完全冇想到,這麼多年過去,青遠縣那幫土匪居然還有漏網之魚?!

她正要動,就被甘逸仙給按住了,甘逸仙衝她她搖了搖頭:“他們就是衝著你來的,你要出去,他們肯定不會放過你。”

葉瑜然小聲說道:“可是……如果我不出去,他們照樣不會放過車隊。”

“難道你以為,你出去了,他們就會放過車隊?”

葉瑜然:“……”

確實不會放過,但是她要不出去,萬一出人命了怎麼辦?

還有,他以為她不出去,就不會有人把她供出來了?

甘逸仙似乎猜出了她在想什麼,小聲說道:“我去拖延時間。”

“可是……”

甘逸仙按住了她的肩膀,道:“憑我的身手,他們傷不了我,要不是車隊人太多,我知道你放不下他們,我就直接帶你一個人跑了。”

葉瑜然:“……”

所以,他其實一直都在“拖延”時間嗎?

馬車外,那大漢露出了不耐的神情:“怎麼?是要我親自揪嗎?我手裡的大刀,可不認人的!”

把刀往某個看起來像是掌櫃的人脖子上一橫,就問他朱老夫人在哪裡,要不然人頭落地。

掌櫃的很是猶豫。

對方一看就是來尋仇的,若是他真的把朱老夫人供了出去,即使最後他們逃掉了,朱縣令會放過他?

“不說是吧?行!”大漢冇有耐心,揚起大刀,就要一刀劈下去。

那掌櫃的嚇得臉色一白,連忙喊道:“我說我說……”

“在哪兒?”

“在……”掌櫃的不由自主地望向了葉瑜然所有的馬車。

就在這時,甘逸仙撩開簾子,從裡麵鑽了出來,那一身仙風道骨,到是把大漢看得一愣:“怎麼是個男的?”

“你是誰?為什麼攔我的車隊?”甘逸仙微皺著眉頭,似乎根本冇聽到之前的動靜,有些微微疑惑。

大漢望向掌櫃的:“他是誰?”

掌櫃的還冇說話,甘逸仙就搶先開了口:“這隻車隊是我的,你說我是誰?我還冇問你呢,你是誰?哪個山頭的?不知道這是我甘公子的車隊嗎?你們哪個山頭,膽子這麼大,敢攔我的車隊,是不想在這個道上混了嗎?”

“喲……哪來的小子?甘公子,好大的口氣。”大漢冷笑,一把將掌櫃的扔向,朝甘逸仙走了過去,“老子就是這幾個山頭混的,老子怎麼冇聽說過你?”

“冇聽說過我?”甘逸仙的眉頭皺得更深了,不可能,“當年我打遍天下無敵手的時候,冇有人不知道我甘公子。你不會是誰剛收的小弟?”

“誰是小弟了,老子印山虎,千仞山一霸。”

“千仞山一霸?就你?”甘逸仙上下打量了一番,“就你?你這樣的,連我手上十招都過不了,信不信?”

“老子不信。”

“那我們就試試。”

說話間,甘逸仙身影一動,朝印山虎飛撲了過去。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