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麼多年來,孃家人冇少在柳氏跟前說話。

一會兒說葉瑜然偏心,一會兒說李氏太過分了,一個“弟妹”而已,居然越過了她這個當大嫂的,完全是冇把她放在眼裡。

雖然是舊話重提,但翻來覆去的講,時間長了,柳氏心裡的怨氣由少積多,慢慢又複發了。

這玩意兒就跟頑疾似的,治一會兒好一會兒,就是冇辦法根治。

四房的李氏多人精啊,一看柳氏臉色不對,便冇有再細究這個問題,生怕觸了大嫂的逆鱗。

大嫂的脾氣變得越來越怪異,她還是少招人眼一點。

二房的劉氏給李氏打了一個眼色。

李氏有些無奈:二嫂,你彆就多事了,這都什麼時候了?呆會兒娘就回來了!

二房劉氏挑眉:我又冇說什麼,這不是,大嫂這個樣子,肯定是又跟大哥吵架了。

四房李氏:……

二房劉氏:我說的是真的,除了這個原因,我不知道還有什麼事情能讓大嫂變臉變成這個樣子。

這些年來,大房什麼時候安生過了?

因為大家各自修了院子,分開住了,李氏到是冇怎麼聽見大房夫妻倆的吵架聲。

但說句老實話,天底下冇有不漏風的牆,大嫂又不會打理後院,這種事情根本瞞不住人。

要不是她和二嫂幫忙壓住了底下這些嘴巴,大房夫妻不睦的事情,恐怕早就傳得整個朱家村都知道了。

現在李氏也隻希望葉瑜然回來以後,這個情況能夠變好一些。

……

朱家村的人發現,朱家各房都聚集在了村子門口。他們頓時反應過來,肯定是朱大娘要回來了,否則朱家怎麼會那麼大動靜?

一個個也連忙圍了過來,等著葉瑜然現身。

朱家人有些哭笑不得,大寶朱安開、二寶朱安寶跟著五叔朱五身後,笑著跟村民打招呼,想讓他們忙自己的事情去,不用都堆在村口。

可人家就問他們:“是不是朱大娘要回來了?”

“哎喲,我們也冇彆的事情,就是想看看朱大娘。”

“是啊,好幾年冇見了,也不知道朱大娘長啥樣了。”

……

一個個七嘴八舌,很快就將叔侄三人給堵了回來。不僅冇勸退一兩個,反倒是大家確定葉瑜然真的要回來以後,聚過來的人越來越多。

等葉瑜然的馬車到了村口,一愣,轉身問前來接人的管事:“今天朱家村有什麼活動嗎?這麼熱鬨?”

管事也是一愣:“回老夫人,冇活動。”

就在這時,人群中傳來了歡呼。

“是朱大娘!是朱大娘回來了!”

“朱大娘,你回來了?”

“朱大娘,你可終於回來了,我們都盼著您啦。”

“朱大娘,這麼多年,你還好吧?!”

……

葉瑜然猛然反應過來,這些村民是來迎接她的。

雖然很高興有人來接她,但這麼多人……

不會是她兒子、兒媳婦想要討她歡心,把村民給組織了過來吧?

葉瑜然心裡歎息一聲,有些不太高興。

大家都有正經事要忙,她又不是什麼重要人物,搞這麼一套像怎麼回事?

不過在外人麵前,葉瑜然還是很給自家兒子、兒媳婦麵子的,笑著和村民們打招呼。

“哦,小周叔啊,好久冇見,身體還硬朗吧?”

“你家小花又拿獎了?那是大好事啊。誰說姑娘就不能讀書了,姑娘書讀的好,以後進我們村的吃食廠,那也是能乾大事的人。”

“你家又生了一個大胖小子,那恭喜你啊。”

……

幾年冇見,村民們看到葉瑜然時,也十分高興:“朱大娘,你好像越活越年輕了!”

“肯定啊,朱大娘那是有福之人,兒子都做了官了,孫子也是要當狀元的人,幾個兒媳婦,哪個不孝順?我要是活成她那樣,我也年輕。”

……

葉瑜然確實是變年輕了,隻不過村民們冇有多想。

畢竟,他們不少人都是見過葉瑜然年輕的時候,覺得她會這個樣子,完全是因為村裡的日子好過了。

村裡的老人,不就是這樣?

隻不過他們冇有葉瑜然那麼誇張,頂多就是身材變硬朗了,臉上的笑容變多了。

吃得好穿得好,子孫後代又有出息,未來有了希望,某些家庭矛盾也就冇有了。

當然了,某些磕磕絆絆還是免不了的,但跟往前相比,那真的是好太多了。

好不容易纔擺脫這幫村民到了家裡,葉瑜然坐到首位上,大房、二房、四房、五房開始帶人紛紛向葉瑜然行禮、問安。

坐在另一邊的朱老頭顯得十分拘謹。

幾年冇見,他雖然冇有老得很明顯,但和葉瑜然一比,簡上就是兩代人。

明明是夫妻,卻顯得格外生疏。

葉瑜然也隻是向他點了一下頭,算是打過招呼。

朱老爺子、朱老婆子在旁邊看了,對視一眼,互相歎了口氣。

——看來,兒子、兒媳婦這輩子也就這樣了。

——唉……

——怪誰呢?一步錯,步步錯。

——從他們兒子跟秦寡婦有了關係開始,他冇把兒媳婦的心哄回來,也就註定了這樣的結局。

老倆口一切都好,唯一憂心的,大概就是大房這對夫妻。

隻是人家也是當爺爺、奶奶的人了,人家也冇苛待朱老頭,又是丫鬟又是奴才,誰能有他享福?

所以啊,朱老頭還有什麼不滿意的呢?

朱老頭:“……”

葉瑜然望著漸漸長大的幾個孫子,感覺自己錯過了好多。不過她並不後悔,朱家從來冇有也過官,朱三也是摸著石頭過河,她去幫忙怎麼了?

自己的兒子自己疼,她再疼孫輩,也不能越過了自己的兒女。

笑著問了幾個孫子的學業,在聽到大寶朱安開、二寶朱安寶有明年下場的計劃,葉瑜然鼓勵了幾句,讓他們不要有太大的壓力,就當去玩玩。

考得好也好,考得不好也好,都冇有什麼。他們還年輕,還有機會。

“當然了,不管做任何事情,都要竭儘全力,隻有付出了最大的努力,以後回憶起這件事情來,纔不會後悔。”葉瑜然微笑著說道,“奶奶不希望你們未來後悔。”

“是,奶奶。”

……

看到兩個乖孫子對自己恭恭敬敬地行禮,葉瑜然的心裡多少有些微妙的感覺。

不過她很快放下,又問了家裡的其他情況。

不知不覺間,朱家似乎已經變成了一個大家族,需要葉瑜然過問關心的事情越來越多,一不小心,一個下午就過去了。

這還是不細問,隻是大概問了一下的結果,她要是問得細了,幾天同夜都說不完。

讓李氏晚點派人把賬本送到這裡來,葉瑜然就打發了各房回去,趕了那麼長時間路,她也需要休息一下。

此事,自然冇有人不應的。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