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那個叫做“沙發”的椅子,有長的、短的,有圓的、方的,下麵再鋪上一張毯子,旁邊再放幾盆花。

花的後麵是明淨的玻璃窗,玻璃窗下有桌子上擺著一套在陽光下閃閃發光的玻璃器皿。

我的天!

那一套玻璃器皿不便宜吧?!

真的是太漂亮了!

那光澤度和透亮度,就是在肖、俞兩家,都是難得一見的極品。

結果,這裡的人見了,說道:“哦,這個啊,這是巧工坊合作的廠子做的,離我們這裡有點遠。不過你們要是喜歡的話,可以到村子裡的百貨超市去看看,那裡應該還有不少存貨。”

顯然,相較於這種看似漂亮,但容易摔破的玻璃器皿,人家朱家村的人更加結實耐用的木質器皿。

在葉瑜然的影響下,朱家村的作風十分務實——哦,玻璃的啊,確實漂亮,但它不經用啊。

家裡小孩子那麼多,一碰就破,還是算了吧。

不是啊,我覺得木頭的也好啊,人家朱大娘就喜歡用這個。

……

葉瑜然確實喜歡。

相較於在現代隨處可見的玻璃,她就是喜歡這種具有時代特色,更加純樸簡單一些的木質器皿。

上有所好,下必趨之。

相較於其他地方,在朱家村,葉瑜然的喜好就是信號。她喜歡吃什麼、用什麼、穿什麼,大家也跟著模仿。

因為他們覺得,跟在葉瑜然後麵,就是一種福氣。

她喜歡的,必然是最好的。

所以說,那些在肖家、俞家看起來特彆精貴,象征著身份的東西,在朱家村的人看來,就是這麼“普通”。

葉瑜然:“……”

本來就普通啊,我上輩子經常用,我就想用點老祖宗留下來的“東西”。

這還隻是擺在那裡的東西,更讓肖、俞兩家感覺到驚訝的是,這個村子裡不僅有自己的書塾,還有各種休閒場所。

你要是去那些地方逛的話,不僅會看到正在玩滑滑梯的小孩子,還能看到正在下棋、打牌的老人。

他們穿著乾淨整潔的衣服,臉上帶著笑容,過得不要太舒適。

你跟他們聊天,他們也很樂意。

村裡的大事小事,冇有比他們更清楚了。

然後你會發現,朱家村非常團結,也非常“努力”。一種積極向上的力量,瀰漫著整個村子。

簡直就是孔子所描述的“老有所養,幼有所教,貧有所依,難有所助,鰥寡孤獨廢疾者皆有所養”。

難道,這就是“桃花源記”嗎?

不管肖、俞兩家人受了多大的震撼,做為接近隊伍,他們在朱家村冇呆幾天,就不得不踏上了歸程。

林淑琪、林淑儀姐妹二人同時出嫁,這麼大的事情,在京城的朱七自然要返回參加。

隻不過他不是一個人回來的,身邊還多了一個人——一個自稱叫“姚嶽”的富家公子。

葉瑜然:“……”

她耳朵又不聾。

當初辦慈幼局的時候,朱三身邊的師爺洛秋山提到的“瑤月”公主,似乎就是“瑤月”二字吧?

隻不過,現在“瑤月”變成了“姚嶽”,有區彆嗎?

隻不過成親這幾天太忙了,葉瑜然顧不上朱七,也顧不上他身邊的人,暫時冇管罷了。

一下子有兩個姑娘出嫁,朱家也需要準備兩隻送親隊伍。牽頭的分彆是大寶朱安開、二寶朱安寶,然後纔是其他叔伯兄弟。

就是朱五,也落到了後麵做了一回“後勤總管”。

當然了,這樣安排,其實也是為了鍛鍊大寶、二寶兄弟二人。

畢竟年齡到了,某些鍛鍊也要安排起來了。

等這邊送親的隊伍一走,朱家村還熱鬨了好幾天,才慢慢恢複往日的平靜。

村民們議論紛紛,都說林家幾姐妹遇到朱家,真的是太幸福了,也不知道上輩子做了多大的善事,才積下了這種福份。

“就是啊,要不是林家二丫頭嫁進了朱家,林三妹、林四妹兩個哪有這樣的福份?你們看到冇有,那兩個夫家,嘖嘖嘖……那可都是城裡的大富人家。”

“哎喲,我的乖乖,那兩個新郎官長得可真俊俏,跟咱們村裡的人就是長得不一樣。”

“那肯定的,人家是讀書人,真正的讀書人,跟我們這種泥腿子還是不一樣的。”

“確實。不過咱們村朱大孃家的幾個小子也不差啊,你冇看到大朱安開、朱安古跟人家站在一塊兒,根本不分上下嗎?”

“那是,朱大娘是誰,人家可是朱大娘,她養出來的孩子,能差嗎?”

……

好吧,自己比不上冇事,村子裡有人比得上就行。而且葉瑜然家的孩子比得上,似乎冇什麼好奇怪的,要是比不上,那才奇怪呢。

待這一切收拾妥當,葉瑜然纔有機會找朱七說話。

讓葉瑜然意外的是,朱七一開始還想要隱瞞瑤月公主女扮男裝的事情,可是他哪裡是會撒謊的人啊,葉瑜然冇幾句話就拆穿了。

朱七表情沮喪:“娘,不是我想瞞你,主要是這事……它本來就是一個秘密,我答應瑤月,不跟人說的。”

“你答應了瑤月?連名字都喊上了,你們這麼熟?”葉瑜然冇有糾正,朱七一個白身居然直呼人家公主的封號有什麼不對,她更在意的是朱七提到瑤月公主的語氣。

那語氣,明顯是動了情的。

朱七理所當然地說道:“我們是朋友。”

“朋友?什麼朋友?她是公主,你是白身。”

“那又怎麼樣?交朋友還要看身份嗎?娘以前不是教我,出門在外,不能以貌取人,更不能以身份看人嗎?”朱七迷糊。

葉瑜然有些無奈:“我是怕你小瞧彆人,所以才提醒你,不管是身份不如你的,還是身份比你高的,他們身上肯定有你需要學習的長處。可是,這跟瑤月公主的事情是兩回事。”

“怎麼是兩回事了?冇區彆啊?難道,你跟先生一樣,覺得瑤月公主是女人,覺得她不應該拋頭露麵嗎?可是娘自己不也這樣?”

“我說的是這個嗎?”

“那娘說的是什麼?”

望著朱七乾淨的眼神,葉瑜然有些說不出來。她不清楚他有冇有意識到自己喜歡瑤月公主的事情,她有些擔憂的是,兩人身份不相配,以後朱七隻能落得一個傷心失意的下場。

如果是其他兒子,葉瑜然覺得傷心也就傷心了,男人嘛,不傷心怎麼成長?

可是朱七……

唉!說到底,她還是偏心了,她捨不得朱七傷心。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