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老實說,瑤月公主為什麼會跟你回來?”

朱七茫然:“就是想來看看啊,我不是說了嗎?

她說她從來冇來過鄉下,也從來冇看過農村是什麼樣子,想來我長大的地方看看……娘,我是做錯了什麼嗎?”

總感覺,要不是他做錯了什麼,為什麼他孃的神色為那麼嚴肅?

雖然不太懂,但朱工並不是完全不會看人臉色。

“隻是來看看?”葉瑜然確定。

朱七點頭。

眼看從朱七嘴裡問不出什麼,葉瑜然隻能放棄。

她不相信瑤月公主隻是來看看,堂堂一個公主,女扮男裝跟著一個男的跑到了他的家鄉,說想要看他長大的地方?

這一聽就很曖昧,可惜朱七似乎並冇有意識到。

葉瑜然有些不確定,這瑤月公主到底是對朱七有意,還是無意呢?

要是有意,她不介意朱七做駙馬,反正以他的性子,若是冇有一個厲害一點的媳婦護著,她也怕朱七被人給欺負了。

可是……

如果瑤月公主隻是逗朱七玩呢?

還有,就算瑤月公主樂意,皇家那邊樂意?

他們真的會願意讓堂堂的嫡長公主下嫁一個普通老百姓,而且還是寒門出身,冇有任何功名在身的普通老百姓。

葉瑜然走了一會兒神,發現朱開還老實地站在她跟前,無奈地揮了揮手,讓他回去休息。

朱七一出來,就碰到了在外麵“閒逛”的瑤月公主。

其實,瑤月公主是聽說他被葉瑜然找了,故意過來“堵”人呢。

她一眼就看出朱七的情緒有些不高,裝著無意地湊了過去:“你不是說還有幾個地方冇帶我看吧?現在有冇有時間,要不然,現在就帶我去?”

“有時間,我帶你去。”朱七的聲音悶悶的。

路上,他們還遇到了幾個村民,他們熱情地跟朱七打招呼,問他京城是什麼樣子,好不好玩。

還說朱七要是呆在外麵不習慣,就回來。反正他現在已經是舉人了,可以回村子當先生。

這本來就是葉瑜然對朱七的安排,所以朱七一點也不排斥,反而開心地說道:“好啊,等我京城的學業結束以後,我就回朱家村當先生。”

瑤月公主詫異地望著朱七,待那個村民離開以後,纔跟朱七確定:“你剛剛說的是真的嗎,你以後要回朱家村當先生?”

朱七理所當然地點頭:“是啊,我娘當初送我讀書,就是覺得我種不了地,想要我好好學習,以後回來當先生的。我腦子不太聰明,彆的地方不一定會收我,可是朱家村一定會收我,那我後半輩子就著落了。”

瑤月公主無語:……你到底從哪裡覺得你不太聰明的?

什麼書一遍就過,新慈幼局的事也是因為你才做得那麼順利,這都不算聰明,怎樣纔算是聰明?

幸好瑤月公主冇有問出來,否則朱七一定會說:

“這就算聰明瞭嗎?可我三哥讀書讀得比我還少,他就能做官了,還有我五哥……”

總之,家裡所有人都比他聰明能乾,能夠自力更生養活自己,唯有他自己,卻是靠家裡人養著。

這樣的他,不是廢物是什麼?

顯然,朱七是受葉瑜然影響了,判斷一個人的標準就是——他能不能自已養活自己。

如果瑤月公主聽到,一定會吐血,因為她也不是靠自己養活自己的,她靠的是“出身”。

誰讓她是含著金勺子出身的呢,天生就榮華富貴,很多事情根本不需要她操心。

不過,朱七以後要回朱家村的事,多少落進了瑤月公主心裡,她想要勸說朱七,說他讀書那麼厲害,給她打下手也很棒,完全可以呆在京城。

像他這麼會讀書的人,她長這麼大,還是第一次見到。

朱七搖了搖頭,道:“會讀書算什麼本事?我娘說,讀書是為了用,如果隻是會死讀書,卻不能‘學以致用’,那就不算本事,那叫書呆子。我這種就是書呆子,不事生產,就隻會背幾本書,寫幾個字……

我寫的字匠氣,畫的畫匠氣,讀的書也是前人寫下來的,冇什麼自己的獨到見解……”

巴拉巴拉,朱七將自己身上的毛病挑了一大堆。

看到這麼不自信的他,瑤月公主有些哭笑不得:

“匠氣怎麼了,這天底下能夠成為書法大家,書畫大家的,能有幾個?隻有少數人好嗎?你再看天底下,識字的,像你這麼會讀書的,又有幾個?所以啊,就算是書呆子,也是個世界上最厲害的書呆子,不要老拿自己的短處跟人家的長處比好嗎?你也要看看自己的長處。”

朱七用無辜的眼神望著她:“我知道啊,我也有厲害的地方,隻是跟那些人一比,感覺自己有點廢。

而且我也不圓潤,也不會跟人打交道,容易被人騙…

…我每次出門,身邊的人都會千叮囑萬叮囑,讓我小心一點。我冇有獨立生存的能力,這一點,我還是非常清楚的。你說的那些我都懂,但隻要就這一點,就打敗我了,我冇辦法離開家人的保護圈生活。”

因為離開了,意味著風險,他有可能會遭遇各種各樣的危險,也可能給家人帶來麻煩。

漸漸讀書讀得多了,朱七也學會了規避風險。

他覺得現在生活冇有什麼不好的,完全冇必要挑戰自己。

“我習慣了呆在舒適圈生活,我也喜歡現在的生活,既然我現在就很喜歡現在生活,為什麼要去改變它呢?”

朱七的問題,讓瑤月公主無法回答,她覺得心裡有些憋屈,不太舒服。

在心裡暗罵了一句:書呆子!

她都已經表現得這麼明顯了,他怎麼還不明白呢?

啊!

我的天了!

他到底懂不懂?

她那麼大老遠的陪他跑一趟,難道他真的以為,她就是來玩的嗎?她明明是……

“阿德,那我呢,你就冇有為我想過嗎?”瑤月公主一咬唇,問道。

朱七茫然:“為你想?為你想什麼?你不是挺好的嗎?”

她是公主,還有什麼需要他想的?

瑤月公主心裡有些憤憤的:“你就真的冇有想過?”

但是女孩子的羞恥,讓瑤月公主說不出那種直白的話,隻能饒來饒去,表示,“如果你回朱家村當先生,那我們以後可能很難再見上麵了,你就不想再看到我這個朋友嗎?”

朱七呆住:很難……再見上麵了?

他想到了已經很久冇碰頭的宴和安。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