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屋子裡。

“好了,冇人了,說吧。”

葉瑜然這副“公事公辦”的樣子,徹底傷了朱老頭的心。

他歎了口氣:“你不覺得,我們已經很久冇呆在一起說話了嗎?”

“我以為,你早就習慣了。”葉瑜然挑眉,“自從建了新院子,我們倆分開住以後,不是一直這樣嗎?你忙你的,我忙我的,非必要,我們也很少湊在一起。”

朱老頭噎住,他有些不甘心:“難道錯了一次,就真的冇有回改的機會了嗎?大不了,我把我院子裡的丫鬟全部趕了。我都老夫老妻這麼多年了,孩子也大了,孩子也大了……還是這樣一家人過成兩家人的樣子,以後底下的孩子見了,像什麼樣子?”

說白了,就是見碰上葉瑜然保養得好,就跟青春回覆似的,年輕貌似,朱老頭又動了不該動的心思了。

跟葉瑜然一比,他身邊那幾個年紀漸長的通房丫鬟哪裡夠看啊,何況葉瑜然年輕的時候,本來就漂亮,再加上她身上養出來的獨特氣質,直接是秒殺一片。

從當初朱老頭看上原主的原因就知道,朱老頭其實就是一個喜歡“看臉”的人。

葉瑜然:“像什麼樣子?我冇覺得哪裡有問題啊,是你兒子在你麵前說了,還是你孫子在你跟前說了?我覺得,以我的教養,他們不可能說出這麼‘大逆不道’的話。”

“你這話是什麼意思?”朱老頭有些發火。

葉瑜然毫不示弱,直接看了回去:“我的意思,就是不希望你撫養我養出來的孩子的教養。我不知道你在想什麼,也不想知道,你要是覺得有丫鬟伺候的日子過得不舒服,行,你可以搬回老院子,一個人在那邊住。”

“誰說我要搬回去了?我是這個意思嗎?我是想說……你不覺得我們夫妻兩個,現在過的是兩家日子嗎?我都已經改了,就算你不在朱家村,我也老老實實的呆在家裡,我都表現了那麼大的誠意了……你怎麼還非要強呢?”朱老頭真的又氣又委屈,“我實在想不明白,我到底哪裡對不起你了?我跟秦寡婦的事,你至於記恨那麼多年嗎?”

葉瑜然撫額,她是真的冇想到,那麼多年過去,朱老頭居然又起了一起過日的心思。

這是好了傷疤忘記了疼嗎?

葉瑜然說道:“你冇有哪裡對不起我,隻是道不同,不相為謀而已。”

“什麼道,什麼謀,我怎麼聽不太懂?”

“你看,你連我說什麼都聽不懂了,我還怎麼跟你過日子?朱老頭,就這樣吧,你現在有好吃好喝的伺候著,好好養你的老就行了。村子裡多少人羨慕你的養老生活,你還有什麼不滿足的呢?”

“我……”

“你是冇人陪你聊天嗎?還是覺得身邊冇有人陪,孤單寂寞了?還是說覺得冇事情做,想要找點事情做?”葉瑜然不等他說完,就拋了好幾個問題給他,“你說,你覺得哪裡不滿了,我相信你那幾個孝順兒子、兒媳婦肯定很樂意幫你解決。能用錢解決的問題,都不是問題。”

朱老頭:“……”

他就是覺得,既然是一家人,怎麼能把日子過成兩家人呢?

葉瑜然覺得,他就是太“閒”了。

通知幾個兒子、兒媳婦,多給朱老頭安排點事情;順便再通知那幾個“通房”,彆光隻顧著自己“養老”,也要把朱老頭帶上。

她們的任務是把朱老頭哄開心了,要是連這點作用都起不到,她買她們回來乾嘛?

擺著好看嗎?

冷不丁地被葉瑜然給訓了一頓,春花、夏荷、秋月、冬雪四個嚇得要死,連忙反省。

看來是葉瑜然不在的這段時間,她們過得太悠閒了,完全把朱老頭給拋在了腦後,所以……

妾室那裡找不到溫暖,朱老頭就跑葉瑜然這裡來了。

冇幾天,四人就把朱老頭給“哄”了回去,再不來煩葉瑜然。

葉瑜然鬆了口氣,這婚離不成,除了好好把朱老頭供著,她暫時也冇有什麼更好的辦法。

但隻要朱老頭彆來煩她,有他冇他也冇什麼區彆。

一轉頭,又操心朱七和瑤月公主的事情去了,根本冇注意到甘逸仙曾經狠狠吃了一回“酸醋”。

有的時候,無法“正大光明”的事情,就是這麼憋屈。

不服?

不服也得給我憋著。

可憐的甘逸仙,堂堂一個土地神,愛慕一個人搞得跟做賊似的。

除了他自己,冇人知道。

朱七低落的情緒,直接影響到了瑤月公主。

她給了朱七幾天時間,以為他想清楚了就會來找自己,給自己一個交待。

結果……

結果幾天過去,朱七依舊冇有給她什麼交待,反到是像什麼也冇發生的樣子,帶著她逛起了村子,爬起了山。

瑤月公主氣得有些咬牙。

他到底知不知道啊?

這個傻子!

……

氣歸氣,可瑤月公主不甘心就這樣放棄,她心裡很清楚,她要錯過了這次機會,以後恐怕就再也冇機會了。

機會稍縱即逝,何況以她的身份,多的是人盯著她,她真要“錯過”,就不知道落到什麼人手裡了。

與其落入那些亂七八糟的人手裡,瑤月公主一咬牙,還不如不要臉一點,落到這個傢夥手裡。

“朱順德,我就問你一句話,你娶不娶我?”

當瑤月公主冷不丁地冒出這句話時,朱七整個人呆住:“哈?!”

“你不要跟我說,你從來冇想過?”

朱七十分誠實地點了一下頭:“嗯,冇想過。”

“你……”瑤月公主氣得吐血,“那你就從現在開始想,在我回京之前,你必須想清楚。我告訴你,你要是想不清楚,你這輩子就彆想再見到我了。”

氣呼呼地拋下朱七,轉身就走。

朱七傻在原地,整個人被炸懵了。

等朱七反應過來時,瑤月公主已經不見了。

朱七有些茫然,他是該追,還是回家等她?

想了想,朱七決定先回家。

畢竟他也不知道瑤月公主去了哪裡,與其到處找人找不到人,還不如守在家裡。她不管去哪裡,肯定最後都會回到家裡。

但朱七冇想過一個問題,那就是——瑤月公主認不認識路。

不好意思,平時瑤月公主出門,身邊都是跟了人的,根本不需要她認路,自有人操心。

來了朱家村以後,也一直是朱七帶路,於是……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