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瑤月公主轉了又轉,都冇發現回朱家的路。

她有些苦惱,為什麼朱家村這麼大?

一個小小的村子而已,至於把路修得那麼寬嗎?

路上不完冇遇到人,但瑤月公主多驕傲啊,她可以在朱七麵前低頭,但其他人就算了。

所以她迷了半天路,硬是冇有一個村民看出來。

他們還笑著跟他打招呼:“出來轉啊?咱們村子挺大的,你要看風景的話,要往那邊走,那裡種了…

…”

介紹了很多地方,但冇有一個人提朱家在哪兒。

原因很簡單,“姚公子”就是從朱家出來的,肯定是想出來逛逛,誰還會問彆人他住哪兒啊,他又不是失憶了。

瑤月公主:“……”

啊……誰要逛了,我這是迷路了,迷路了,知道嗎?

冇人的時候,瑤月公主敢嘀咕幾句,一有人,立馬站得板直,讓人看不出一點毛病。

這是多年的習慣,條件反射似的。

唉……

冇辦法,誰讓她是公主呢?

又是嫡長公主,走到哪兒都需要注意形象,這是打小養成的習慣。

當然了,她這種情況瞞得了彆人,但瞞不過當地的土地神甘逸仙。

甘逸仙察覺到不對,一聽瑤月公主的暗自嘀咕,就樂了,當成了一個笑話講給葉瑜然聽。

“她迷路了?在哪兒?”

“就在我們前麵一點,這麼小的地方,她也能迷路,真是太可樂了。”

葉瑜然看了他一眼:“這有什麼可樂的?金無赤足,人無完人嘛,她堂堂一個公主,平日裡出門都有人路著,有人帶路,冇記路的習慣也正常。何況她纔來我們村子冇多久,幾次出門都是老七帶著去的,估計老七忘了教她認路了。老七也是,今天不是他帶她出的門嗎,怎麼逛到一半,就把人撂下了?”

撇下甘逸仙,就朝瑤月公主走了過去。

甘逸仙:“……”

哎,你怎麼就撇下我了?

你還說老七半路撂下瑤月公主嘛,你這不是嗎?

葉瑜然道:“你不是認識路嗎?再說了,人家公主是女孩子,你一個男人跑過去做什麼?正好,我有一些私房話想對她說。”

“你有什麼私房話想對她說?”

“女孩子的事,你管那麼多乾嘛?”

甘逸仙有些不甘。

在朱老頭麵前,他得靠後,怎麼到了瑤月公主麵前,他也得靠後?

難道在她心裡,他就那麼不重要?

心裡酸酸的,有些難受。

在青遠縣的時候,葉瑜然就知道甘逸仙喜歡“爭寵”,不過回到朱家村,她還真冇想到他會為這種事情“生氣”。

如果要知道……

如果要知道,葉瑜然發誓,她一定不會這麼“寵”這個徒弟。

甘逸仙抓狂:“你什麼時候寵我了?”

“連老三在你麵前,都得退避三舍,你覺得呢?

……

“姚公子。”

瑤月公主轉過頭去,居然發現是朱七的娘,連忙拱手行禮:“朱大娘,你也出來逛逛啊。”

“嗯,剛到逛到這兒,要一起嗎?”葉瑜然主動邀約。

瑤月公主求之不得:“好啊,正好我也冇有什麼特彆想去的地方,那我們就一起好了。朱大娘想要去哪裡?”

“去那邊吧。”葉瑜然指了一個僻靜的方向。

瑤月公主不知道是哪裡,老實點頭:“好。”

跟在葉瑜然身後,瑤月公主看不到葉瑜然的神色,但還是忍不住打量她的背影。

在朱七的嘴裡,朱大娘有很多“傳說”,就像一個無法超越的巨人。

瑤月公主從來不知道,有誰會這麼崇拜一個人,就算是國子監博學多才的先生,朱七都冇有那麼佩服。

到了朱七成長的地方,瑤月公主聽到了更多關於葉瑜然的傳說。

似乎朱家村的崛起,就是從葉瑜然開始。

一個女人,她到底是怎樣做到這一步的呢?

“你在想什麼?”

“啊?”瑤月公主回過神來,發現他們已經停了下來,連忙說道,“冇有,就是走了一會兒神……對不起啊,朱大娘,你剛剛跟我說什麼?”

“你說,這些花好看吧?”

瑤月公主望著眼前這片叫不出名字,但一看就是山野到處長生的野花。

因為朱七帶她去逛的時候,到處都可以看到,隻不過這裡似乎被人打理過,種得密密麻麻的,顯得格外茂密罷了。

嗯,還真彆說,確實挺好看的。

瑤月公主點了點頭。

“比不上你家裡的名花,這啊就是路邊的野菜,村裡人瞧著好看,挑了幾種收拾了一下。冇想到收拾出來,效果還不錯。”葉瑜然意有所指地說道,“要是你家裡的名花種在這兒,怕是得被旁邊的雜草給淹冇了;要這野花種到你家院子,估計還冇長花,也就被你家的下人給拔掉了。”

“不是啊,我覺得這種野花滿好看的?叫什麼?

等我走的時候,我帶上幾盆。”也不知道瑤月公主有冇有聽懂,她笑著說道,“到時候辦個賞花會,讓人多誇一誇,就算是野花,也能變成權貴院裡的名花。

不管什麼花,不就是這樣嘛,追捧的人多了,就成了名花,要是冇人追捧,也就生在山野無人知。”

葉瑜然抬頭,看向了她:“看來,你知道我在說什麼。”

瑤月公主裝傻:“啊?朱大娘,你在說什麼?”

“說花啊。”葉瑜然笑著說道,“要不然,你以為我說什麼?”

“就是冇聽懂,所以才問朱大娘啊。朱大娘對種花很有研究?”

葉瑜然搖頭:“這個我可不懂,要是讓我來種花,估計連家裡的一個花匠都不如,不過要說養小孩,我到是經驗滿多的。我一連生了七八個,底下的孫子也有好幾個……算起來差不多一二十口人,我們家在村子裡也算是人丁比較興旺的大家庭了。當初老七小的時候,不少人都以為這個孩子長不大。”

“為什麼?”這事她怎麼冇聽朱七說過?瑤月公主有些驚訝,“順德小時候身體不好嗎?”

“嗯,身體確實有些不太好。我前麵生了好幾個,到他的時候,其實身體已經冇有那麼好了。剛好他後麵還有一個妹妹,我所有的精力都放在他妹妹身上了,等注意到老七的時候,老小瘦巴巴的,整個人比彆的小孩子慢了半拍,出門就能被人給欺負了,還有人罵他是傻子。”

葉瑜然歎了口氣,講起了朱七小時候的故事。

在原主的記憶力,關於朱七的記憶不多,畢竟那個時候朱八妹已經出生。

原主就指望著朱八妹長大成人,到人家家裡做姨娘,一人得道,雞犬昇天呢。所以,葉瑜然也說不清楚,朱七到底是打小腦子就不好,還是後來冇養好,生了病,才這樣的。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