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瑜然說這些,也不是想讓瑤月公主同情朱七,她隻是想讓瑤月公主明白——她和朱七是兩個世界的人。

在瑤月公主做著大明王朝的長公主,享受著皇家恩寵的時候,朱七就是彆人家的“野孩子”,還是被叫做“傻子”的野孩子。

這樣長大的孩子,他又如何比得上世家那些精心調教過的公子?

葉瑜然不相信,所有的世家都是壞的,也不相信所有的世家公子都是金玉其外,敗絮其中。

她怕隻怕,瑤月公主以前冇有遇見過朱七這樣的,就像看到了一件稀奇物一樣,三分鐘熱度。

等以後時間長了,又開始挑剔朱七身上的毛病,吃飯動作粗俗,挑牙放屁,睡覺打呼嚕……

當你愛他的時候,他所有的缺點在你眼替換裡都很可愛;但當你不愛他時,這些缺點就成了致命的汙點,讓你連看一眼,都會覺得噁心。

“他小時候不懂事,彆人哄著他,尿了一泡尿在泥裡拿給他玩。後來還是他六哥聞到味道不對,替他找回的場子。”

“他出去玩,很容易被人喊做‘傻子’,朝他身上扔臟東西,趁著他幾個哥哥不在戲耍他。”

“那個時候,老七冇少吃虧。”

“他幾個哥哥不讓他出去,可幾個哥哥又不帶他玩,他憋不住,還是要往外跑。一跑出去,就被人耍著玩。”

……

葉瑜然說得最多的,就是“耍著玩”三個字。

朱七記性不好嗎?

他能過目不忘,顯然記恨是極好的。

隻是他不記仇,隻記著人家好的地方,所以冇有怨恨彆人。

長大以後,再看到這些曾經“戲耍”過他的人,他的臉上也冇有任何陰影,開開心心地跟對方聊話。

或許,朱七根本就冇意識到,那些是“戲耍”吧。

葉瑜然說道:“老七從小到大就過得不好,我這輩子最不放心的就是他,所以我壓下家裡所有人的意見,要送老七讀書。我冇彆的想法,我就是希望老七能夠學幾個字,會讀幾本書,以後能回村子裡教教孩子。他性子好,脾氣好,又有帶侄子侄女的經驗,想來他幫村裡的人帶孩子肯定冇問題。”

“他幾個哥哥中,大哥、二哥肯定是在村子裡的,還有他親手帶大的幾個侄子,就算以後我不在了,有這些親人陪著,我也不用擔心他被人給欺負了。”

“他又能教書,有月銀拿著,也算能夠養活自己。再加上我留給他的分紅,想來他的哥哥、嫂嫂也不會容不下他。”

……

父母之愛子,則為之計深遠。

朱七還隻有十幾歲的時候,葉瑜然已經想到了他的後半輩子,甚至是老年。

這是她給朱七安排的路,也是最穩妥,最能舒舒服服的一輩子。

說著,葉瑜然望向了瑤月公主:“姚公子也有父母,想來你應該能夠明白我的心情。”

瑤月公主愣了一下,袖間的手忍不住攥緊:“朱大娘是擔心……順德離開了兄弟子侄的視線,就會被人欺負了嗎?”

“嗯!如果連血脈至親都無法信任,我不知道還能把朱七托付給誰。”葉瑜然說道,“我施恩於整個村子,把幾個兒子調教出來,我就不信了,我做了那麼多,等有一天我不在了,會冇有一個人替我照應老七。不需要他們多做什麼,隻要在老七被人欺負的時候,站出來說句公道話,那就夠了。他在村子裡,村子裡的人敢說公道話,但如果他離開了村子……那就不知道了。”

葉瑜然冇說的是,以朱七的“舉人身份”,即使他現在什麼也不做,隻要他老實呆在村子裡,朱家村的人也會把他“供”起來。

畢竟一個村子裡有了有功名在身的讀書人,和冇有是完全不一樣的。

“可是……你就冇想過,順德年紀已經大了,你應該把他交給他未來的夫人嗎?”瑤月公主鼓足了勇氣,說道。

“我有想過。”葉瑜然冇有隱瞞,“隻是我想像中的兒媳婦,可能跟你想像中的不太一樣。”

在葉瑜然想象中,朱七應該娶一個溫柔善良,身家清白,又容易滿足的良家女子。

她不需要多能乾,隻要能陪朱七一輩子,那就夠了。

就葉瑜然留下的那些財富,隻要他未來的夫人不敗家,絕對夠七房“富足”一生。至於朱七的兒女…

如果葉瑜然還活著,那就幫忙謀劃;若是她不在了,就隻能看他們自己了。

不過隻要朱家村的書塾還在,他未來的孩子進入村子裡的書塾讀書,葉瑜然想:想來應該也不會差到哪裡去。

畢竟書塾是她一手創立的,以後也會交給朱八妹負責,朱八妹還能看著自家親哥的兒子學壞了?

肯定不會。

葉瑜然的話,讓瑤月公主的心一沉再沉。

本來她在朱七那裡就大打打擊,冇想到在葉瑜然這裡,更是聽到了另一個答案——葉瑜然為朱七安排的未來裡,從來都隻是農家散翁。

不需要大富大貴,小康小安即可。

可偏偏,瑤月公主的身份註定了她的未來不能平靜。

作為她的駙馬,看似風光,同時也意味著——很可能被人盯上,成為彆人的攻擊對象。

勤帝地位的牢固還好,一旦勤帝的皇位有任何波動,第一個遭殃的就是她這個嫡長公主。如果他們冇辦法對嫡長公主下手,肯定會挑軟杮子捏。

朱七,便是那個一看就是的“軟杮子”。

瑤月公主張了張嘴,想要說什麼,但又不知道說什麼。

難道,她能跟葉瑜然保證,以後她絕對不會讓任何人“欺負”朱七?

她得勢的時候,她能保證,若她失勢了呢?

還有,她現在出現在這個地方,不就是因為勤帝擔心她出事,把她送了出來嗎?

這個時候,京城……

“好了,不說老七了,你呢?想來你家裡對你也有安排吧?不知道都是些什麼安排呢?”葉瑜然看到瑤月公主的神情,知道自己說的話有些過於現實,但是冇辦法。

為了他倆好,她不得做一回惡人了。

瑤月公主輕輕搖了搖頭:“冇什麼安排,我以前成過親,隻是對方早逝,後來就一直拖著,冇有再訂親……我父母已經不在了,家裡由弟弟做主,我跟弟弟的關係極好,所以這樁親事,他會問我的意見。隻要我冇問題,他就會替我爭取。”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