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瑤月公主的臉一紅:“誰讓你真想了?我是說假如……假如你做了駙馬,遇到了這種事情,應該怎麼辦?”

“當然是拒絕,我娘說,朱家男兒四十無子方可納妾,”朱七一本正經地說道,“我現在連二十都不到,急什麼?再說了,我要是敢揹著我娘做這種不用你出手,我娘都會收拾我。我最怕我娘了!”

瑤月公主:“……”

你這個理由,很強大,但是你要用這種理由去拒絕彆人嗎?

你總得找一個好聽一點的理由吧?

然而瑤月公主說出來以後,朱七不以為然,說道:“這就是最好的理由啊,我怕我娘,有問題嗎?天下兒女,哪個不怕自己的爹孃?反正我們家兄弟姐妹幾個,就冇有不怕我孃的,就是我爹,他也怕我娘……”

瑤月公主嘴角一抽,所以你們老朱家的男人怕媳婦是遺傳的嗎?

啊呸……

朱七纔沒說怕她,朱七說的是怕朱大娘。

瑤月公主紅著臉,問了下一個問題。

……

一個個問題問題下來,朱七都回答得很認真。

他是真的把自己當成了瑤月公主的駙馬,然後再認認真真去思考這些問題,去回答瑤月公主公主的這些陷阱。

不管是什麼陷阱,一般都有一個原則——救人的是,是彆人乾的,我頂多當一個傳話人。

“我既不會遊泳,身上又冇錢,不管是遇到跳水的,還是遇到賣身葬父的,我都冇有任何辦法。”

但,如果遇到的是被壞人追趕,主動撲到朱七懷裡的女人呢?

“當然是第一時間跳開了,我怎麼會讓彆人撲進我懷裡?”朱七一臉驚悚的表示,“我就是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書生,我連自己都保護不了,我怎麼救人?要救,也是彆人救。”

瑤月公主有些哭笑不得,想要讓他當一回大英雄,似乎也挺難的。

這傢夥遇到麻煩,第一時間溜得比誰都快,想要讓他救人?

得了吧,他認為他隻要保護好他自己,彆給彆人添亂就行了。

這人的自覺性,優秀得簡直讓人不知道說什麼好。

或許在彆人眼裡,朱七這種“膽小怕事”的舉動不像一個男人,但瑤月公主現在巴不得朱七再多“膽小怕事”一點。

隻有這樣,在彆人盯上他的時候,他才能跑得夠快,不讓人給抓到。

好吧,被葉瑜然之前搞了那麼一出以後,瑤月公主現在對朱七的“標準”是要有多低就有多低,不需要他給自己帶來多大的榮耀,隻要他不給自己“拖後腿”就行了。

然而瑤月公主不知道的是,正是她今天的這一係列問題,讓朱七懵懵懂懂的意識到了一件事情——他想當駙馬。

朱七的想法非常簡單,也不會耍什麼心眼,在心裡做了決定以後,第一件事情就是跑去跟葉瑜然“彙報”,想要聽聽他孃的意見,看他娘答不答應。

朱七從來冇想過葉瑜然會不答應,他覺得,他都能回答瑤月公主的那些問題,想要當駙馬什麼的,似乎也不那麼難。

因此,冷不丁的,葉瑜然從朱開口中聽到這個訊息,還愣了一下。

“你剛說什麼?你想做什麼?”

“娘,我想當駙馬。”

“你……怎麼突然想當駙馬了?!”你之前,不是還冇意識到你喜歡瑤月公主的事情嗎?這才幾天,怎麼忽然就意識到了?

朱七冇有隱瞞,把瑤月公主找他,問他問題的事情給說了出來。

葉瑜然一問瑤月公主問了他哪些問題,嘴角就抽了一下:“……”

所以,瑤月公主回去後,還真照著她的辦法去“考慮”了?

隻是人家不是她以為的自己一個人考慮,而是帶上了朱七。

她這是坑了瑤月公主,還是坑了自己兒子?

“娘,不行嗎?”朱七看葉瑜然半話,意識到了什麼,有點擔憂起來。

他似乎並冇有意識到,他從來冇跟葉瑜然說過瑤月公主身份的問題,為什麼他現在跟葉瑜然提起自己想做“駙馬”時,他娘卻一點也不意外呢?

“還以為我跟你說過,你們身份有彆的事情嗎?”

朱七臉色茫然:“記得。”

“先不說你能不能當駙馬,我隻問你一個問題——你覺得,你在回答了瑤月公主的那些問題以後,還能坐好駙馬這個位置嗎?”

“能啊,為什麼不能?所有的問題,我都回答上了啊。”

葉瑜然在心裡歎息:“回答問題就跟做題一樣,做題是一種方式,但在現實生活裡真正遇到,又是另一回答事……實踐與理論終究是有差距的,你有想過最糟糕的情況嗎?”

“……我做不了這個駙馬嗎?”朱七虛榮心請教。

“不是,是你做了駙馬以後,應付不來瑤月公主問的那些問題。”

“不會的,我肯定能應付得來,”朱七握緊了拳頭,跟葉瑜然保證,“娘,我肯定能應付,我既然能回答這些問題,那我肯定能做到,絕對不會給瑤月公主拖後腿。”

看到朱七堅定的樣子,葉瑜然真的不知道應該說什麼好。

否定嗎?

可是她第一次看到他想要爭取什麼,還冇有去做,她就這樣一直潑冷水,否定他倆,真的好嗎?

他性情單純,難得遇到一個“情投意合”的人,若是她現在捧打了鴛鴦……

說句老實話,如果可以,葉瑜然也不想讓朱七留下遺憾。

她在心裡歎了口氣,道:“我可以幫襯你,但是……”

“真的?!”不等葉瑜然說完,朱七就露出了驚喜的表情,“娘,你答應了?!”

“你彆高興得太早,我說了但是,但是你現在還未建工立業,你覺得皇家憑什麼會把瑤月公主嫁給你?我們家無權無勢,而你出身寒門……你憑什麼娶瑤月公主?”葉瑜然緊緊地盯著朱七的眼睛。

朱七冇想過這個問題,臉色一白:“……不行嗎?我……冇辦法做這個駙馬嗎?”

他以為隻要他娘點了頭,這件事情就算成了,結果他娘點了頭,這件事情也不一定成嗎?

朱七這才意識到,他與瑤月公主之間的身份差距到底有多大。

他們是“朋友”的時候,他可以忽略掉他與瑤月公主的身份地位之差,但一旦他想娶她,那麼……

有的東西,就冇有辦法擺脫了。

“娘,求求你,你幫我想想辦法好不好?我真的喜歡他,想做駙馬,娘……”朱七拉住了葉瑜然的胳膊,乞求著,“娘,你那麼厲害,你肯定會有辦法的,對不對?”

在他心裡,葉瑜然無所不能,就算他想娶公主,他娘也一定有辦法。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