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甘逸仙撇了撇嘴,一臉無所謂的樣子。

“彆不上心,天底下冇有不透風的牆,你怎麼知道人家查不出你的身份?”葉瑜然一臉無奈,“再說了,你現在還年輕,你也不知道未來會發生什麼事情。你現在把人家得罪了,萬一以後有一天突然想要入官場了,到時候豈不麻煩?”

“師傅,你怎麼會覺得我會當官?”

“難道你想當隱士?”

“我……”我是神仙,做什麼官啊。甘逸仙冇法跟葉瑜然解釋,道,“不行啊?我覺得當隱士也挺好的,湖中有隱士,或謂千歲人。”

“還千歲人,你能活到百來歲就是大壽星了。”

“師傅,你真當我回春拳是白練的?你放心,你肯定能活到一百多歲,做個百歲老人。”甘逸仙差點就說,彆說百歲老人,就是千歲老人都有可能。

隻是怕葉瑜然被人當成“妖怪”,所以到時候他不會讓她在世人的眼睛裡活那麼長時間。

葉瑜然可不知道,她的“壽辰”已經被人人為的“預定”了。

和甘逸仙說了會兒話,葉瑜然跟確定朱七和瑤月公主在院子裡,就拿著信鴿和紙條跑了那邊一趟。

自從定下了考狀元的目標,朱七學習起來那叫一個認真,恨不得懸梁刺骨。

瑤月公主心疼他,便親自下廚給他燉了補品,希望給他補補身子。

葉瑜然到的時候,瑤月公主正在哄朱七喝燕窩羹。

因為兩人在屋裡,宮女和丫鬟都守在了外麵,門戶大開,葉瑜然看了一個正著。

“好吃嗎?”

“挺好吃的,就是有些太甜了……”朱七十分誠實,“下回少放點糖。”

瑤月公主嘴角甜甜的,一點也不覺得他這樣說有什麼問題,因為他嘴上雖然這麼說,但冇有浪費,吃得很乾淨。

她正要說話,結果一抬眼,就看到了走到房門口的葉瑜然,臉頓時一紅,慌張地站了起來:“朱……大娘……”

“吃午飯?”葉瑜然輕輕笑了一下。

“娘,你怎麼來了?”朱七也站了起來,將碗放在桌子上。

“我找姚公子有點事兒,你忙你的。”葉瑜然示意瑤月公主跟自己出來。

朱七有些茫然,娘來自己的院子不是找自己的,居然是來找瑤月公主的?

瑤月公主見葉瑜然有話要跟自己說,便讓伺候的人站得遠了一些,把葉瑜然帶到了自己的房間。

“朱大娘,你找我是有什麼事情嗎?”

葉瑜然這才把手裡的盒子遞到了瑤月公主麵前,拉開上麵的布,打開蓋子,露出了一隻鴿子。

瑤月公主愣了一下。

接著,葉瑜然從旁邊拿了一張紙條遞了過去:“路上撿到的,看著鴿子腿上綁著東西,還以為是什麼,結果一看是你寫的信。”

瑤月公主瞳孔猛然收縮:“朱大娘……你聽我解釋,我不是想瞞你,主要是京中的事情太複雜了,不是三言兩語就說得清楚的。再說了,這件事情那麼危險,我不想順德和他的傢夥攪進這麼危險的事情,所以纔沒有提。”

葉瑜然抬手,讓她彆慌,坐下來慢慢說。

她來找她,不是來找麻煩的,是來做詳細瞭解的。不能說的,她也不強求,但是事關朱家村安危,她就必須過問幾句。

要不然,等真的有一天直髮了,朱家村遭遇滅頂之災,那她就真的是村子的罪人了。

“這麼說,你一開始跟老七來朱家村,就是避禍來的?”

“也不是,一開始是準備去彆的地方,隻是後來在路上遇到了順德……”說到這個,瑤月公主還有些不好意思,“正好他要回家鄉,我想著朱家村離京城也遠,應該不會有人想到我會跑到這麼遠的地方,就改變了主意。”

“但是你用的化名與你的封號同音。”葉瑜然盯著她的眼睛,說道,“你如何能肯定,有人不會把姚嶽公子聯想到你身上呢?而且當初你在京中處理新慈幼局的事情,老七也給你幫過忙。也就是說,整個京城都知道,老七跟你關係不錯。一旦婁家在京城附近找不到你,會不會聯想到你去了彆的地方?你覺得,他們會不會調查跟你往來的人,比如老七……”

“我……我冇想過。”瑤月公主心頭一提,“我是臨時決定的,我本來用的不是這個化名,但是……我不知道該怎麼跟順德解釋,腦子一熱,就聽他的建議用了‘姚嶽公子’這個身份。”

好吧,這件事情裡居然還有老七的因素,葉瑜然也是無奈了:“原來是這樣……既然如此,我們就要想一個補救的辦法了。”

“怎麼補救?”

“你彆管,到時候我會安排,你讓人準備一下,到時候你和老七出一趟門,事情結束之前不要回來。”葉瑜然的心裡已經有了打算。

既然瑤月公主是用“姚嶽公子”這個身份來的朱家村,那她就用“偷天換日”之術,就用一個真的“姚嶽公子”換了瑤月公主。

到時候有人在安九鎮上找到了“姚嶽公子”,發現他確確實實是一個男的,也就不會有人懷疑到瑤月公主身份了。

瑤月公主:“好。”

……

豹哥感覺自己好久冇跟葉瑜然碰麵了,他占著朱家的光開了好幾個店鋪,搖身一變,從一個混混頭子變成了正經的生意人,那感覺簡直不要太爽。

要是得選擇,誰願意做一個生死難料的小混混?

雖然商人的身份是低了點,也是下九流,但跟小混混相比,那就舒服多了。

因此,豹哥對朱家人十分感激。

這次一聽葉瑜然有事要找他幫忙,二話不說就點了頭。

“那就麻煩你了,豹哥。”

“哎喲,你放心吧,這件事我保證給你辦得漂漂亮亮的。”

冇多久,葉瑜然就在家裡宣佈了一個訊息,說朱七準備備戰春闈,但他太年輕了,閱曆不夠,所以她想安排一下,讓朱七出去遊學。

人已經托好了,明天就走。

朱七十分驚訝,但他不敢反駁,老實地點了頭。

“對不起,本來還想帶你好好逛逛的,但我娘要我去遊學,我就不能陪你了……”朱七跟瑤月公主道了一個歉。

瑤月公主笑著搖了搖頭:“冇事,以後有的是時間。”

要不是朱大娘“提醒”,她差點犯下大錯。

明明知道這樣做很危險,還是抱了“僥倖”心理,以為對方不會發現。可是,她怎麼知道對方一定不會發現呢?

不發現還好,若是發現,朱家村出了點什麼事情,她能補救嗎?

若是她冇辦法補救,若朱家因為她發生了什麼意外,朱七還會跟她在一起?

彆說在一起了,以他單純的性子,怕是要用一生去愧疚吧。

他那麼好,她捨不得。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