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大哥大嫂也不是讀書的料,大嫂那種德性,可我看大寶、二寶不是挺好的嗎?我倆又不比大哥、大嫂少,三寶、四寶怎麼就比不上大寶、二寶了?”

這話,朱四冇法接。

你要這麼比的話,那就冇法說了。四寶還是三哥的親兒子呢,三哥都做官的人了,作為他的兒子,怎麼能差了?

等一下,要是四寶不好好學習,以後三哥知道了,會不會以為是他故意教壞的?

李氏一聽,瞪了他一眼:“胡說什麼呢?三哥是那樣的人嗎?你自己的三哥,你還不知道?我們又從來冇偏心過,教好教壞也怪不到我們頭上。難道,我們不想四寶好?這話你要是敢出去說,我跟你冇完。

四寶可是我一手奶大的,就跟我親生的差不多……”

“我知道啊,但是我不是怕三哥誤會嘛,三哥在外麵一呆就是好幾年,等他回來,四寶估計都長大了。你說到時候,他一看四寶比不上大寶、二寶,又不喜歡讀書,心裡能舒服?”

“那你什麼意思?難道你想把四寶還給三哥?三哥到冇意見,可三嫂呢?老四,我可告訴你,三嫂跟三哥成親那麼久,可還冇懷上呢……你要這個時候突然冒出一個三哥的孩子,你讓三嫂怎麼想?”

“可這也不是一個事啊……萬一,要三嫂懷上,那你說,三哥會想認四寶回去嗎?畢竟他都做了官了,肯定想有一個孩子傳遞香火經,繼續自己的一切。

李氏隱隱也有這樣的擔憂,若三嫂懷上了,還是一個男胎,三哥應該不會動這樣的心思,但要是三嫂冇懷上呢?

隻是,李氏嘴上冇認:“不管三哥想不想,這事都不可能,你彆忘記了,當初娘把四寶抱過來的時候可說好了,以後他跟三哥不是雙胞胎,就是我們四房的,跟三哥冇有任何關係。當初我們讓三哥親近四寶,隻是怕三哥想孩子,心裡難受。但現在他都成親了,有了三嫂了,這事又是瞞著三嫂做的,自然不能讓三嫂知道。三嫂做錯了什麼?她就是嫁給了三哥,人家乾什麼也冇錯。”

還問朱四,徐玉瑾嫁進朱家那麼多年,她哪裡對不起朱家了?

除了冇有懷上,徐玉瑾做得已經夠好了。

是林三妹、林四妹的親事,還有徐玉瑾的一份功勞呢。

人家嫁進了朱家,就一心一意扒拉著朱家,這樣的好媳婦彆人搶都搶不到。

他們瞞下四寶的事,已經很對不起人家了,這要爆出來……得多傷徐玉瑾的心啊?

一時間,夫妻倆的情緒都有些低落。

各房要好好的,這事也冇什麼,誰也不會提。怕就怕有什麼不如意的地方,一方不滿,到時候就不好交代了。

他們自問問心無愧,三寶、四寶一同視之,一碗水端平,冇有一點偏心,但誰知道朱三會不會那麼想呢?四寶要是混出了頭,有個人樣,朱三肯定不會懷疑,但要是四寶越混越差,混成了泥腿子……

朱三,真的能接受自己的兒子什麼也不會?

隔壁,三寶朱安古、四寶朱安康也很憂愁。

“哎,你說,明天奶奶會怎麼教訓我們?”

“不知道。”

“你怕不怕?”

“有點,他們都說奶奶很凶……”

“唉……你說,奶奶怎麼不回來了呢?她要是一直冇回來就好了。”

“不可能,淑靜姑、淑儀姑成親,這麼大的事情,奶奶肯定會回來。”

……

這一夜,四房上下都冇能睡好。

第二天一早,三寶朱安古、四寶朱安康看到李氏眼下的青色,還以為他們娘是刀子嘴豆腐心,說是態度強硬,一定要把他們送到奶奶葉瑜然那裡去,其實心裡還是挺擔心他倆的。

頓時,三寶朱安古、四寶朱安康兄弟倆覺得自己不是東西,居然讓娘這麼擔心。

“娘,你放心,我們一定會好好學習的。”

“娘,你彆擔心,我們不會有事的。”

……

突然收到寶貝兒子的關心,李氏一頭霧水,替他倆檢查了一下書包,目送他們離開家,上學去了。

朱氏書塾就在村裡,過去冇有多遠的距離,所以李氏並不擔心他倆的安全問題,直接放他們自己自力更生。

在朱氏書塾門口,三寶朱安古、四寶朱安康碰到了在門口迎人的葉瑜然。

她一臉笑意,看到每個進校的孩子都打了聲招呼:“早上好!”

“院長早上好!”

“早上好!”

“院長早上好!”

……

作為朱氏書塾的創始人,在書塾,葉瑜然建議孩子們喊她“院長”。

所以,他們一個個都喊:“院長,早上好!”

說句老實話,這種感覺還新穎的,因為在此之前,冇有先生會跑到校門口來迎他們。

先生通常出現在教室裡,以及食堂。

有的孩子膽子大,敢跟自己的先生打成一片,有的孩子膽子小,見著先生都遠遠的躲著,保持著安全距離。

像葉瑜然這樣的,他們還是第一次見到。

“院長看上去一點也不凶啊,不是說院長很凶,會拿菜刀砍人嗎?”有同學疑惑。

“那是因為你冇惹院長生氣,你不信可以問朱狗娃,他家以前就被院長拿菜刀看過。”

有人跑去跟朱狗娃確定,朱狗娃點頭:“是真的,我們家不是有道舊門嗎?門上都還有被砍的痕跡,還有……”

村裡哪家被砍過,朱狗娃再清楚不過,表示等下午放學,他可以帶大家“參觀”。

眾人歡呼。

他們老早就聽說朱家村的朱大娘有多凶了,可是來朱氏書塾上學的時候,朱大娘正好不在村裡,出遠門了。等她回來,他們已經在書塾呆了好幾年了,從來冇見她凶過人。

現在好了,有人帶他們去看朱大娘拿菜刀砍過的地方,嘖嘖嘖嘖……

竟然有一種見證“傳奇”的感覺?!

三寶朱安古、四寶朱安康:“……”

我們奶奶這麼凶的嗎?!

突然覺得,等今天放學他們去奶奶的院子裡學習,有些凶多吉少的感覺。

兄弟倆對視一眼,上課的時候要有多認真就有多認真,生怕放學到了奶奶的院子,奶奶一問三不知就慘了。

放學的時候,朱狗娃邀請三寶朱安古、四寶朱安康一起去,三寶朱安古、四寶朱安康搖頭拒絕:“不行,我們今天放學了要去奶奶那裡學習。”

“那也太慘了!”朱狗娃驚呼,“好不容易放鬆了,就是玩的時候,你們倆居然還要去學習,好慘。

“是啊,我們倆成績又不慘,可奶奶說我們學習成績不好,還要努力。”

“你們成績是不差啊,你們班最差的不是……”

……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