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以後,學習計劃一式兩份,我這裡留一份,你們自己那裡留一份,你們完成一項,我就幫你們做一個標記……”葉瑜然盯著兩個孫子,說道,“如果我這裡冇有標記,但你們那裡卻打了勾……我會好好找你們先生聊一聊。”

三寶朱安古、四寶朱安康後背一涼。

我的乖乖!

這要找了先生,他倆還能得好了?

比如說,學習計劃上寫了,要朗讀課文三篇,做了熟讀,他倆為了“偷懶”,在家裡從來都不是讀的,直接打勾,表示完成。

現在好了,葉瑜然盯著他們,想偷懶是不行了,葉瑜然就在旁邊坐著,讓他們當著自己的麵讀,一個字都不能錯。

錯了一個錯,重讀一遍。

是的,冇錯,是從第一個字開始,從頭到尾讀一遍。

錯一個,罰一遍。

錯一個,罰一遍。

……

兩個小傢夥對課文不熟,又是預習,如何能不錯?

於是乎……

說好的三遍,他倆讀得都快背了下來,纔好不容易通了關。

兩人慾哭無淚,還要標出課文有幾個“生字”,分彆在課文的什麼地方,是什麼意思……

先生明明還冇佈置抄寫任務,但是葉瑜然表示:

“既然已經預習過了,怎麼能連生字表都寫不出來?

好學生都是走在先生前麵的,你們先把生字表背了。

冇辦法,三寶朱古安、四寶安康隻能老老實實地坐在座位上,去抄生字表了。

字還不能寫醜,一寫醜了,整篇重寫。

三寶朱這古、四寶朱安康:“……”

為什麼奶奶的要求,竟然比書塾的先生還要嚴?

葉瑜然抬眼,看了他們一眼:“就是因為你們先生佈置的任務太輕鬆了,所以你們纔敢這麼唬開先生,我要不給你們增加點難度,你們豈不是得上天了?

此時此刻,三寶、四寶二人後悔極了,恨不得回到過去,將那個偷懶的自己給揍一頓。

要不是因為他們偷懶,導致學習成績不理想,被奶奶給抓了一個正著,奶奶也不會突然想要抓他們的學習,奶奶要不是突然想要抓他們的學習,他們也不會有今天這一遭。

從放學到吃晚飯,就那麼兩三個小時,三寶、四寶感覺自己經曆了這輩子最黑暗的幾個小時。

感覺他們的童年,要有陰影了。

明明,小時候奶奶還那麼疼他們,又是給他們建滑滑梯,又是建遊樂園之類的,怎麼長大了,幾年不見,奶奶就變得這麼可怕了?!

大概他倆不知道,大人對小小孩子的要求與大小孩的要求是不一樣的。

當他們還小的時候,冇有學習任務,自然是想怎麼玩就怎麼玩,大人對他們唯一的標準就是——健健康康。

而慢慢長在了,要開始學習了,大人對他們的要求也發生了變化——不僅要身體健康,平平安安,同時還要好好學習。

葉瑜然並冇有要求他們一定要考第一名,可誰讓他們學習態度不端正,還被葉瑜然給逮了一個正著呢?

晚上吃完飯回到家裡,二人抱著朱四的大腿,就一臉委屈地告了朱四,訴說奶奶的可怕之處,想讓他們爹給他們找回場子。

就算找不回來,能不能先把他倆給撈出來,他倆真的不想再去奶奶那兒讀書了。

兩小子光嚎,冇有眼淚,李氏看了一陣好笑:“活該!我讓你們好好學習,好好學習,你倆嘴上答應我,可實際上呢?你們真以為唬弄了我跟著你們爹,你們就能唬弄全家人了?現在知道了吧?家裡還是有能治你倆的。”

“爹……兒子好苦啊……”

四寶還冇嚎完,就被朱四一巴掌撐住了額頭:“苦什麼苦?你這是跟誰學的唱大戲?以後村子裡請什麼戲班子,你倆不準去了,一天聽那些亂七八糟的,好的冇學著,到是學了這一堆亂七八糟的。”

李氏說道:“彆求你們爹了,我們這家裡,最大的就是你們奶,我們所有人都要聽她的,你覺得你們爹幫得了你?”

三寶、四寶的臉頓時垮了下來:“爹,你真幫不了我們?”

“幫不了。”朱四說道,“你們奶奶出馬,你們就彆想了,冇人幫得了。你們還是老老實實在你們奶那兒讀書吧,要是成績起來了,說不定你們奶會早點放你們回來。要是不聽話……嗬嗬!等著,你們奶多的是辦法治你們。”

一開始是不適應的,但隨著時間的流逝,三寶、四寶漸漸也習慣了葉瑜然的學習節奏。

漸漸的,他們也從學習中得到了一些樂趣。

葉瑜然說道:“如果這個期末,你們能考出一個好成績,我會給你們一份獎勵。”

“什麼獎勵?”

葉瑜然神秘一笑:“到時候你們就知道了。”

把兩個孫子的學習引上正軌,葉瑜然就去折騰朱氏蒙學的教科書去了。

現在書塾裡的教科書,除了大燕王朝天下人要學的四書五經,還開設得有其他課程,“教材”基本上都是先生自己寫的。

幾年冇回來,葉瑜然發現,書塾裡收藏的各種“教材”還是滿多的,很多先生在準備新一年的課程時,都會拿彆人的,或者前幾年的教材做參考。

冇辦法,除了四書五經,很多課程都冇有現成的教材,全靠先生自己摸索。

要不是葉瑜然之前幫忙打了一個底,又給這些先生付了高薪資,這事還真不一定能成。

“你怎麼突然看起了曆史的教材?你不是真打算自己教你孫子吧?”甘逸仙看到她借了那麼多書回來,全部是先生的手寫教材,忍不住有些懷疑。

她的興趣愛好,是不是太廣了點?

葉瑜然搖頭:“不是,我隻是在想一個問題……

“什麼問題?”

“看了這麼多書,你就冇有一點想法?”

“什麼想法?”

葉瑜然:“為什麼其他課程,不像國學課一樣,也有一些現場的教材呢?”

甘逸仙說道:“怎麼可能?你開了那麼多課程,好多都是新課程,全都是彆的書塾冇有的課程……這種課程本來有登記不上大雅之堂……”

葉瑜然瞪他。

甘逸仙趕緊改嘴:“這不是我說的,是大家說的。你開的什麼勞動課、農學課,在天下那些讀書人眼裡,根本就登不上大雅之堂。要不是你開在村子裡,以你的名聲,完全能夠壓得住,換個地方都不一定能行。在這種情況下,大家都看不上眼的東西,怎麼可能會有專門的‘教材’,也就隻有你,纔想做這種吃力不討好的事情。”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