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也就是說,葉瑜然需要給匠人定級。

這種感覺,就有點像上輩子國家給各個行業發的從業資格證和等級證。

從業資格證,代表你能從事這個行業,而等級資格證說明你的技能水平。比如說會計證,高級會計證和初級會計證還是有區彆的。

葉瑜然不想做那種特彆水的等級定級,要做就做保證金高一些的,至於這裡麵會不會冒出來許多濫竽充數的……

不好意思,葉瑜然自知自己做不到那麼完美,但隻要她把框架搭了出來,隨著時間的流逝,總有人會把這件事情做完。

想要養活定級協會,就要擁有更多的匠人,想要更多匠人,就需要有學校來培養這麼多人才……

“唉……”葉瑜然歎息,她好像又把問題給繞回來了。

想了想,葉瑜然把上輩子的技工等級證給搬了過來,初級、中級、高級、技師、高級技師。

要是做到高級技師,那可就值錢了,不僅代表了你技術高超,同時還是一種榮耀,不管你走到哪裡,隻要亮出這個證,大家都知道你是這方麵的“大師”

匠人又分木工、金工、皮革、染色、刮磨、陶瓷等六大類30個工種,拿其中“木工”舉例,又分輪、輿、弓、廬、匠、車、梓,七個工種。

輪,又叫“輪人”,是製作車輪的人。

這樣說大家可能不太懂,但要是換成現代的汽車、輪船以及航空製造業的從業人員,大家可能就懂了。

輿,就是車廂,“輿人”也就是製造車廂的人。

同樣的,放到現代,就是汽車、輪船以及航空製造業等行業的模型工。

弓,又叫“弓人”,顧名思義,就是製作“弓”

的人。

放在現代,就是製作傳統弓的手工藝品製造的從業人員。

古代不像現代,擁有很多武器,那時弓箭是極為重要的武器之一,也是許多老百姓能夠接觸到的,用來防身的範本。

鐵器,是要管製的,隻有農具才能使用(包括菜刀)。

像殺豬刀什麼的,那也是要到官府登記的,而且隻有負責殺豬的殺豬客才能使用,如果他的殺豬刀丟了,也要去官府登記,還要接受一定的懲罰。

葉瑜然也是到了古代才知道,古代並冇有大家想象的那麼“臟亂無序”,人家也是有自己的規則的。

隻不過,相較於經濟高度發展的現代,它的職業可能冇有現代那麼“豐富”。

所以,古代纔有一句話叫做“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狀元”。

之前葉瑜然家修房子請的那位師傅,就是工匠中的一種,叫“匠人”,是專門從事房屋建築行業的從業人員。

不過你們不要以為工匠地位低下,是下九流,就真的不能做官了。所謂不能做官,是指大部分匠人,而其中有少部分是可以的,畢竟不管是官府,還是皇家,他們都盯建造城邑、修建道路、苑圍、陵墓之類的。

負責乾這些的,一般都是有官職的工匠。

比如說,修城邑的叫“封人”,主管規劃道路、市場、施捨的叫“遺人”,主管井田水渠和道路建設的叫“遂人”,主管道路工程的叫“司險”,主管陵墓工程的叫“塚人”,主管都城和城邑規劃和軍營建設的叫“量人”,主管測量的叫“土方氏”……

一般是世代相傳。

冇點背景什麼的,工匠想做官,極難。

葉瑜然當然冇打算觸及這部分人的利益,她所做的定級也好,培訓也好,全部針對的是民間工匠,也就是所謂的“下九流”。

至於若是有一天,培養出來的民匠打敗了官匠什麼的,那是以後的事情,與現在的她無關。

未來的民匠:“……”

未來的官匠:“……”

七七八八,整理了一大堆資料,葉瑜然決定——還是從紙和筆墨下手。

先解決了這兩個問題,再偷偷摸摸把活字印刷術搬出來,解決朱氏書塾的“教育成本”,以點帶麵,以少數帶動多數的方式,先把種子種出去,再慢慢尋求發展。

等小苗長大了,彆人蓋都蓋不住了,到時候纔是她大展身手的時機。

畢竟,一股小溪流很容易掐斷,但若是滔滔江河,可就冇有那麼容易了。

葉瑜然繼續低頭寫著,將記憶中的“造紙術”寫了出來。

巧工坊不是冇有研究出造紙術,隻不過他們所獲得的造紙術是朱五花功夫從彆人那裡“淘”來的舊式方法,製出來的紙比較粗糙,也就供朱氏書塾的學生練習用。

但想要用更好的紙,還是得花錢去店裡買。

因為是團購,又由劉氏、朱八妹等人牽頭,倒是很容易買到比外麵便宜的紙,可相較而言,每年所花費的成本還是滿高的。

後來,朱五直接“收購”了一個即將關門的造紙作坊,又“買”了一家人關門的書坊,這才徹底解決了朱氏書塾的用書、用紙問題、造紙坊、書坊很少對外銷售,基本上都是朱家人“自產自銷”,有點私人作坊的感覺。

葉瑜然冇打算代替造紙坊和巧工坊的工匠乾這個活,她隻是將她腦子裡的造紙術步驟寫了出來,又塗又抹的,反覆修正,很明顯是聽彆人說,後麵再“補錄”的樣子。

確定無誤以後,葉瑜然把它交給了朱五,讓他找人研究一下。

“秘密行動,明白嗎?這紙是我們自己用的,不對外銷售,如果要對外銷售,就地提價,當精品紙賣。”葉瑜然盯著朱五的眼睛,怕他一時頭腦發熱,壞了她的計劃。

“娘,我知道,我們朱家出的風頭滿多了,現在不宜再出什麼風頭了,我會小心的。”

“那就好,你七弟和那位的事情還冇定,我們還是小心為妙。”葉瑜然把朱七和瑤月公主打發出去的事,本來就用了朱五的人,自然不可能瞞過他。

也就是說,朱七是朱家少部分清楚瑤月公主身份的人之一。

“嗯,我辦事,娘放心。”朱五拍了拍胸脯。

說句老實話,朱五也冇想到他家七弟這麼厲害,不聲不響地就拐了一位公主回來。

要不是他娘說,他都不知道。

朱五有點不明白,身份那麼高貴的公主,為什麼會看上他那個傻弟弟呢?

難道,真像戲文裡所說的那樣,瑤月公主經曆了太多鉤心鬥角,就想找一個心思單純、好控製的?

想了想朱七的情況,朱五覺得這事對他也不算是壞事,又見葉瑜然冇有反對,便冇有插手。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