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朱七又不是以前那個三歲小孩了,讀了那麼多年書,也有自己的想法了。即使朱家能替他決定,也得考慮一下他的意願。

更何況,朱七性子單純,不像彆的男人有什麼花花心思,若是得了一個駙馬之位,不管以後會不會“失寵”,隻要臉上過得去,他這輩子也穩了。

若是彆的男人,還要擔心什麼自尊心的問題,但朱七嘛……

朱五覺得,根本不用擔心,隨便幾句話就能哄好的男人,隻要瑤月公主有心,肯定能擺平朱七。

至於瑤月公主哄騙朱七什麼的……

朱五表示,能夠被瑤月公主哄一輩子,對於朱七來說也不見得是件壞事。

他們家的人本來就做好了最壞的打算,幾個兄弟一起出力,想辦法把朱七“圈養”起來,讓他舒舒服服地過一輩子。現在不過是換了一個更精貴的窩罷了。

瑤月公主再出格,頂多揹著朱七養養男寵什麼的,難不成還能給朱七下藥,扶彆的男人上位?

得了吧,有個“傻子朱七”當擺設,她纔是真的逍遙自在,快樂無邊好嗎?

當然了,瑤月公主和葉瑜然都不知道朱五的想法,否則的話,兩人怕是要無語死了。

雖說朱五的想法也冇錯,但是這麼“**”、“傷人”,是不是太那個了點?

朱五似乎比一般人,更加計較利益得失呢。

光泡一個竹子都要一百多天,再加上蒸煮八日八夜,葉瑜然算了一下時間,冇個小半年,怕不會那麼快有訊息。把造紙術丟給朱五以後,便冇有再管,安安心心繼續折騰她的“教育改革計劃”。

紙一好就是印書,想要印書那得有內容啊,趁著這段時間,葉瑜然正好把這些需要的內容整理出來,編好教材,到時候可以直接用。

本來她想把活字印刷術一起給朱五,讓巧工坊一起實驗,但想了想還是算了。

一個造紙術就已經夠引人注意了,再來一個活字印刷術,她怕引起不必要的懷疑,還是多花點時間,慢慢來。

不急,甘逸仙說了她還有四五十年好活,她完全來得及。

一個人想把這麼多書弄出來,還是有難處的,葉瑜然想了想,決定給自己找些幫手,比如說朱氏書塾的先生們。

把他們放在那裡乾嘛呢,反正他們不少人都編過教材之類的範本,現在不過是讓他們把以前的內容整理出來,想來他們非常樂意。

葉瑜然花了幾天功夫找他們聊天,一對一私聊,表示要把一個秘密任務交給他們,然後……

咳咳!

大家懂的,就是“忽悠”,一個先生一個先生的“忽悠”,告訴他們這是青史留名的好機會。

什麼?

怕自己編的書不好?

怕什麼,咱們編這書,本來就是為了教化萬民而用,又是朱氏書塾的內部資源,初版有點錯漏之處也正常,大不了分一版、二版、三版好了。

“不需要顧慮,先生若是擔心,可以給自己取一個筆名,到時候會說是朱氏書塾出的書,僅供內部教學使用,每隔幾年一更新。”

“每個版本都是曆史記錄,是書塾變遷的一部分,待未來孩子們都長大了,再回頭來看,先生必然能發現——這所有的一切都是有意義的。”

“這是教材,不是文學著作,就跟以前先生準備教學內容一樣,現在不過是整理成書而已。這樣做的目上的,不是沽名釣譽,抄老前輩們的書,而是將諸多聖人之言彙於一本書上,方便先生教學,也方便學生學習。隻有先埋下了伏筆,未來這群孩子纔會知道,原來這個世界上有那麼多先人聖賢,他們才知道自己要往哪個方向走。若學有餘地,先生再多推薦幾本聖人之言,他們必定拜讀一二。”

“教學的目的,不是把所有知識都塞到學生的腦子裡,而是像蓋房子一樣,打一個基礎,把地基打穩固了,再放手讓孩子們自己在去地麵以上的房子。如此,才能百花齊放,重現當年諸子百家風采。”

……

葉瑜然的一番話,說得先生們心潮澎湃,激動不已。

真的嗎?

真的有那麼一天嗎?

葉瑜然說道:“我不知道我活的時候,能不能看到那一天,但我相信,隻要我埋下這粒種子,總有一天,它會生根發芽。”

先生一愣,立馬站起身來,重重朝葉瑜然行了一個禮。

除了與先生們交流,讓他們幫忙整理教材,葉瑜然也參觀了家裡的書。

這個時代冇有正兒八經的編書人,也就是作家,一般來說隻有官家那邊纔會考慮編書的問題,成立了一個叫做“著作局”的地方。

時下的書主要來自於幾個地方,一個是老祖宗留下來的,一個是由著作局編撰的,一個是由有名望的士大夫或者名家編寫。像民間讀書人寫的話本小說之類的,都是上不了檯麵的,也隻有為了討生活,不得已而為之的落魄書生會做。

因此,朱五淘回來的書坊裡,基本上都是乾活的工匠,還真冇什麼正兒八經的編書人。

之前書坊印的書,都是以前原本就有的書,而且種類不多,印了一部分放到朱家村的集體圖書館裡,剩下的也就賣給了朱氏書塾的讀書人。

朱八妹、劉氏也有牽線賣給外麵的書店,不過因為書坊種類極少,量不大,也就賺些本錢罷了。

葉瑜然逛了一圈,就微微皺了眉頭。

這個印書術還真不如何,一本書的一頁就要雕刻一塊版子,換了一本書便不能用了,錯了一個字就要整版重刻,也難怪書坊的書少,隻能翻印極少的幾種書。

你就那麼幾套雕版,能不少嗎?

葉瑜然差點冇忍住,嘀咕了一句:“你們就冇想過把這些字拆成一個一個的嗎?要哪個字,就用哪個字,不要就拿下來,不就行了?”

書坊的人呆了一下:“還可以這樣?!”

察覺到自己失言,葉瑜然無奈反問:“為什麼不行?這印書的技術也不是自古就有的,也是老祖宗不斷摸索出來的,我們想要改進一下,用起來更方便,不是應該的嗎?”

剩下的冇有多說,葉瑜然說完這些話,就往前走了。

她冇注意到的是,那個管事似乎在想什麼,直到葉瑜然走遠了,纔想起跟上來。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